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493章 世间法则【加更】
    佐久间龙二的话虽然有那么一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却又是他们大和民族不得不承认的耻辱。

    石原结衣心里的耻辱好久才平息下来。

    她不得不承认,骄傲的大和民族看起来如此的高素质完全是因为法律的重罚。

    公共场合的东瀛人都规矩得要命,说话轻言轻语,接电话捂着嘴,排队老老实实。

    就算在他们首都那种近两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挤得前心贴后背的地铁里发生碰擦时,东瀛人也永远是互相鞠躬,互相道歉,撞人的会说“斯米马塞”,被撞的也说“斯米马塞”,和谐的令人发指。

    这一切功劳或许都归功于严格的轻犯罪法条例。

    当然,这必须架构在发达的经济和高教育的背景下,不然一切也是白扯淡,真穷的吃不上饭就没人会在乎什么是“公德”了。

    另外这一切也都因为东瀛有耻感文化。

    这点在佐久间龙二身上体现的非常完美,他若去做那些没有礼貌的事情,会让他有一种耻辱感。

    虽然这种耻感文化放在一个黑色组织成员的身上感觉有些可笑,但不得不承认佐久间龙二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

    “好好安顿这位小姐。”佐久间龙二淡淡道:“结衣,交给你了。”

    石原结衣点点头:“我会的。”

    ……

    老洋房内,几个人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

    风洐和赵逍遥以及杜破武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给出陈鱼跃一个答案:“毕颖在那个抬上东瀛人汽车的大箱子里!”

    陈鱼跃点点头:“没错。”

    “那她岂不是有危险了!我们现在就追上去!”赵逍遥当时就急眼了。

    杜破武的拳头也狠狠捏紧,这就好比羊羔落入的狼口之中,随时都可能被吞掉!

    “那混蛋为什么会这么做。”风洐也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子车星津把毕颖送给东瀛人的行为实在是太离谱了。

    只有陈鱼跃很冷静的示意他们不要担心:“毕颖被交给了那个东瀛人或许更安全。”

    “哥,你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怎么可能!”杜破武当时就瞪眼了:“那可是东瀛人,全世界最像魔鬼的混蛋。”

    “客观的说,有一部分东瀛人的素质还是不错的。”陈鱼跃道:“那个家伙我在怀石料理接触过,是个有原则的人。”

    “没那么简单的,东瀛人守规矩完全是因为轻犯罪法的震慑。”赵逍遥可不相信东瀛人。

    陈鱼跃看了看他:“你这就有点自欺欺人了。我们都去过东瀛,都知道东瀛警察的数量少之又少,街上几乎看不到,如果万事都要靠警察维持,人口密集的东瀛早乱成一锅粥了。”

    风洐点点头,赞同陈鱼跃客观的看法:“这都归功于东瀛的‘世间法则’,那就像一双无形的鹰眼一样,在盯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操纵着每个人的行为规范。”

    陈鱼跃和风洐看待问题还是非常客观的,东瀛的确有这样一个“世间法则”,而且非常的具体,框在那么具体的法则下任何人都会修炼得一身察言观色谦逊有礼的好习惯。

    “世间法则”对东瀛而言是一堵无形的牢不可摧的墙,绝对不可逾越的雷池!

    就是因为东瀛人害怕自己被挤出“世间”,所以才都会像演正能量剧一样戴上面具生活。

    不少东瀛爱情动作片里惯用的情节里有一个细节,很多人也肯定注意到了这一点。

    那种落单的女孩在公寓楼道突然被陌生人抱住的情节,她们绝对不会大声尖叫,原因是怕吵到街坊,这会很失礼!

    甚至是女孩在公车和地铁上被痴汉骚扰,她们也不会大喊大叫的呼救,也是为了不打扰到其他乘客。

    这都是在东瀛人眼中“世间法则”下才会发生的情况。

    全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会提倡女孩在这种情况下要大声呼叫求救!这并不是打扰其他人!可东瀛人就不那么认为。

    当然,这种“世间法则”也是有好处的,你在华夏跟旅游团经常会碰到等人的情况,有些极品同团的游客甚至会因为个人迟到原因让别人等半小时甚至是一小时,回来也会跟没事儿人似的,好像自己花钱了,等他也是应该的。

    在东瀛试一试,迟到一分钟的人上车之后都会像个罪人一样,先给司机和导游道歉,然后一个一个给同车游客道歉,在狭小的车厢里来回鞠躬几十次也要坚持做完。

    就因为东瀛人不敢忍受别人鄙夷的眼光!

    这就是灌篮高手中樱木花道有个绝招叫“用眼睛杀死你”的原因了,因为在东瀛有一句谚语是“用口杀不死人,用眼睛可以”。

    很多外国人分辨东亚国家人口的时候会用一个很简单的方式:走路时眼睛东张西望的是华夏人,走路时眼睛朝前看的是东瀛人,走路时眼睛傲慢朝天看的是高丽人。

    所以东瀛这近乎残酷的“世间法则”是比他们的法律都要严苛的,这甚至可以追溯到东瀛明治维新前的一千多年里,所以这是骨子里的东西。

    “我知道东瀛人在乎这种法则。”赵逍遥又反驳道:“那都是因为东瀛古代限制人口流动,所以生存就意味着一个人要遵从乡土地域集体这些‘世间法则’,一旦成了人间失格的家伙就寸步难行了。”

    杜破武也点点头:“我记得有个东瀛古时的第一名将说过,人就是城,人就是石篱,人就是沟渠。 ”

    “但东瀛人所谓的‘世间法则’只是局限于他们国内!”赵逍遥道:“暴戾的东瀛鬼子就藏在谦逊有礼的外表下面!”

    这点的确是事实,东瀛公司一般都有出国休假,一旦到了其他国家脱离了‘世间法则’的约束,平时循规蹈矩的东瀛人就会性情大变,各种抽烟酗酒,调戏女孩,言行放纵的事情屡见不鲜。

    “东瀛人一出国就不是人,两年前三十个东瀛人在暹罗国酒后集体裸泳的事情,就他妈是东瀛人干的!”赵逍遥火气越来越大:“暹罗国更他妈蠢,非说那是我们华夏人干的!操,东瀛人整天‘旅行之中无羞耻’挂在嘴边,全世界都不应该对东瀛人开放旅游!一旦无形的圈子解套了,东瀛人的素质能低的令人瞠目! ”

    这就不难解释战争期间的东瀛士兵为什么爆发出超乎人类良知的兽性,为什么平时在东瀛老老实实的孩子会恶狠狠用刺刀捅死妇孺了!

    “东瀛吹天天说他们素质高犯罪率底,也不看看他们自杀率有多高!因为‘世间法则’把他们压抑的都选择自杀了。”赵逍遥看了陈鱼跃和风洐一眼:“你俩可不是东瀛吹。”

    陈鱼跃微微一笑,安抚赵逍遥道:“我当然不是东瀛吹,但那个东瀛人我正面接触过,虽然没有说话,但我能感受到,他不是那种两面性的东瀛人,他的自律很可怕,而且他一看就是在华夏待了很多年的人,东瀛人的‘旅行之中无羞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赵逍遥虽然有些不想去相信,可陈鱼跃都说了,他没理由不相信陈鱼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