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08章 强烈刺激
    一个小时之后。

    杜破武和赵逍遥都在温泉里出来了,毕颖仍然在卫生间里没有出来。

    陈鱼跃示意两人坐下,不要着急,更不要去催她,让她自己慢慢来。

    任何一个女孩儿剪掉自己头发的时候,都要做很长的心理斗争。更何况现在毕颖要做的不只是把自己的长发剪断,还要把自己头上所有头发用推子推光。

    恐怕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女孩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吧。

    刚才毕颖说要自己动手的时候,陈鱼跃真的被她的勇气给震惊了。

    原本陈鱼跃是想过自己帮她处理的,但现在看来毕颖比他想象中要坚强多了。

    一开始他还怀疑毕颖不会答应离开华夏的要求呢,现在看来他所有的担心都是多虑,毕颖比他想象中要坚强的多。

    终于,洗手间的房门被推开。

    毕颖在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一刻陈鱼跃他们几乎已经认不出人了,毕颖原本的长发已经全部被剪掉,她就像是一个刚刚剃度的小尼姑,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

    没等陈鱼跃他们开口说话,毕颖就上前拿起了一套运动衣,转身跑入套房的卧室中。

    几分钟之后,一个假小子出现了,就在陈鱼跃的面前,完全看不到毕颖以前的影子。

    毕颖带着帽子,她依然还不习惯别人看到她没有头发的样子。

    “你们觉得这样行吗?像是一个男孩儿吗?我估计就我这种性格根本不需要伪装吧,反正我从小也不像是一个女孩。”毕颖显然是在故意的强忍心中委屈。

    她不希望陈鱼跃他们看出她的不开心。

    所以她全力以赴的让自己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

    可是她越是这样,陈鱼跃他们就越是心疼。

    他们真的不希望毕颖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自己的心里,他们也希望毕颖能够将自己的委屈通通发泄出来,她这个时候若是能够大哭一场,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放心。因为那是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就算没有什么原因,一个女孩儿被剪了头发估计也会伤心一阵子吧。

    “我觉得挺漂亮的,这衣服特合适,显得你倍儿精神。”赵逍遥违心道。

    当然他这话也并不算全部的违心,毕颖穿这身衣服的确是挺精神的。

    “逍遥哥,听你的意思,我好像更适合当一个男孩儿啊。”毕颖道:“说真的,我哥从小就特希望我是一个男孩。”

    陈鱼跃他们纷纷愣住。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哥对我说的话,他说,毕颖啊,如果你是一个男孩该多好,我就不会那么担心了,而且我相信我的弟弟一定比我强,到时候我们哥俩就可以在一起并肩作战……”毕颖的眼眶已经红了。

    陈鱼跃打断她的话:“虽然你是个女孩,但你依然很强大,比你哥想象中的更强大,他一定会为你而自豪的。”

    毕颖却摇了摇头:“如果是个男孩,今天这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如果我是个男孩儿,我可能会像你们一样,也有自保的能力,如果是个男孩,说不定你们那里也会接纳我,说不定以后亲手为我哥报仇的人就是我自己了。”

    陈鱼跃竟无言以对。

    杜破武一向都嘴笨,更不会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如果你愿意,女孩又怎样?我们那里一样有女孩儿。”赵逍遥却回答道。

    毕颖指了指自己:“那你说如果我想加入你们,你们会愿意吗?你们能接纳我吗?我可以吃苦,所有的苦都可以吃,你们做什么样的训练,我就做什么的训练。只要让我能够融入你们,让我能够有杀敌的能力!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毕颖,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陈鱼跃听得出她情绪的失控:“你别想太多。”

    “哥,不是我想太多……而是我今天终于才发现,如果一个人太弱小了,很多事情都只能选择忍耐。”毕颖道:“一个人的忍耐力有多强并不能代表什么,或许只能说明这个人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做其他的选择,所以只能忍。”

    毕颖的话也说到了陈鱼跃他们的心底。

    如果他们怀疑的对象没有那么强大的背景实力的话,或许他们也不需要一直忍到现在。

    他们会一直忍一直躲,一直到现在,都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对抗。

    有些时候,这就是现实。

    “小不忍则乱大谋。”陈鱼跃只能安慰毕颖:“有些时候的忍耐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应对。”

    “哥,我愿意相信你。”毕颖点点头:“只要你让我忍,我就一直忍着,你让我忍多久,我就忍多久,你让我去多久我就去多久,你让我什么时候回来,我再什么时候回来。你让我什么时候去,我什么时候就去。哪怕是现在你马上让我离开,我都会毫不犹豫。”

    陈鱼跃鼻子一酸,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球。

    这么多委屈,都要让毕颖一个人去承受,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二哥。

    当初陈鱼跃在毕昇的墓碑前承诺过,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个唯一的妹妹受到任何的委屈,可现在他没有做到,他食言了。

    这件事情上毕颖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可是陈鱼跃真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首先要保证的是毕颖的安全。

    如果他连毕颖的安全都没有办法保证,其他岂不更是空谈。

    赵逍遥感觉到了陈鱼跃的自责,他上前拍了拍陈鱼跃的肩膀:“哥,很多事情我们别无选择,既然现在我们不得不让她受委屈,那我们就在以后的事情里把毕颖受到的委屈找回来!”

    “那些人给我们的每一丁点的委屈,我都会还回去!”杜破武哐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加倍奉还。”

    毕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已经在无意中深深的刺激了他们。

    陈鱼跃终于再次抬起头来,该咽下去的,再难他也要咽下去:“你能自我调整就好。等我把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就送你离开,别怕……你只要记得,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有我们呢。”

    毕颖上前抱住了陈鱼跃。

    这是在她亲哥哥离开之后唯一能带给她安全感的人。

    所以无论陈鱼跃说什么,毕颖都会无条件的选择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