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12章 肝肠寸断
    飞机终于起飞,带着女扮男装的毕颖远走他乡。

    陈鱼跃的心情久久都无法平静,他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必须尽快解决问题。

    “哥,我怎么觉得我们特窝囊?我心里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们龙组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我真不知道自己这张脸应该往哪放了。”赵逍遥深呼一口气。

    毕颖的离开对于他们而言有着非常不一样的意义。

    杜破武也一直在默默的捏拳,他恨不得把自己的骨头都捏碎。

    “我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一样。”陈鱼跃默默道:“自从我进入龙组,一直到我们出事之前,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压在别人的头上,从来没有人可以压在我的头上。但这一次,我不得不承认,我们已经被对方压着打了。”

    “我不想承认,因为我们还没开始还手,现在不管他们怎么打我,到时候我都会用双倍的方式还回去。”杜破武的眼眶突然红了。

    陈鱼跃一眼就看出来他心里再想什么。

    总喜欢和杜破武斗嘴的赵逍遥应该是最了解杜破武的人,他看到杜破武眼眶红润的那一刻,自己的眼泪就控制不住了。

    他们三个人现在心里想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他们都想到了同一个人——毕昇。

    那个为了能让他们顺利撤离而牺牲的人。

    那个被子弹打到血肉模糊的钢铁硬汉。

    陈鱼跃从来都没有见过意志那么坚定的男人。

    当他们意识到必须有一个人需要做出牺牲,其他人才能够迅速撤离的那一刻,毕昇就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他没给任何人和他“争夺”这次牺牲的机会。

    每次想到这件事情,陈鱼跃的心都像是被人狠狠的攥住猛扯一把。

    他多么希望那个时候挺身而出的人是他,他多么希望死的那个人是他。

    不只是陈鱼跃会这样想,整个龙组的人都是这样想的,他们都希望那个牺牲的是自己,活下来的是自己的兄弟。

    那种同生共死的交情只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才能明白的如此清晰和透彻。

    陈鱼跃至今都清晰的记得子弹击穿毕昇左腰的那个瞬间。

    他们为了行动的便捷,没有穿戴防弹背心,况且龙组原本就不属于热武器整容的人,他们平时也很讨厌穿这些东西。

    但毕昇去给他们做掩护的时候,还是捡了一个对方死者的防弹衣穿上。

    可是在那一刻,陈鱼跃才意识到,很多时候防弹背心的作用也几乎为零。

    部队里有句话叫新兵怕炮老兵怕枪。

    这不需要解释大家都能理解,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或许觉得炮弹更可怕,因为威力更大啊,能直接把人炸成渣。

    但经验丰富的高手应对炮弹的时候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面对炮弹或许受到的伤害往往是*的崩伤,可子弹不一样,子弹击中人的后果可不是一些电视剧里的画面。

    除非肌肉能够强大到可以将子弹包裹,也就是说,子弹进入身体的那一刻,人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加紧肌肉,将子弹控制在肌肉中。

    这是很多电视里会用到的手段,中弹之后还要取子弹。

    说真的,能做到这点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只有那种意志力相当强大的高手才能做到,就连陈鱼跃他们神剑部队里也不是百分之百能做到的。

    绝大多数人被子弹击中之后都会意识力丧失,子弹会在人体内翻江倒海之后贯穿出去,留下的后洞都接近碗口大小……

    现在的枪械越来越先进,威力越来越巨大,就算陈鱼跃他们龙组的人,身体也抗不住大威力的手枪。

    当然,现实也存在一些警匪斗争时中的枪伤,苏晴就中过,但那类枪的威力是很小的,所以才不至于那么惨。

    真正战场上的枪绝对没那么轻松。

    有些电影里主角挨了*都能坚持一下抗一下,但实际上根本扛不住。

    毕昇一个意志力那么强大的人,腰腹被*击中的刹那都直接烂掉了大半!

    一个人的腰腹被打掉了几乎一半,居然还能坚持和对方抗衡,还能帮自己的同伴进行火力掩护,这是何等的意志力?陈鱼跃至今都没有办法想想毕昇当初心中的想法。

    随后又有多少子弹击中了毕昇的身体,可毕昇依然站在原地。

    香港片里的防弹衣往往都特牛逼。

    但陈鱼跃见识过最牛逼的防弹衣也没有那么厉害。

    没有亲自经历过战斗的人很难想象高速步枪子弹的冲击力究竟有多恐怖。

    当初那种距离的情况下,就算子弹没有击穿那先进的防弹背心,也会把普通人身体的骨头震断。

    战争中有很多人不是死于子弹击穿身体,而是子弹击中防弹背心震碎了骨头,然后骨头插进心脾之类重要器官而致死的……

    想着想着,陈鱼跃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想到了毕昇中的最后一枪。

    头盔真的是毫无意义,说白了,中近距离下根本无法防御子弹,狙击步枪射程内也完全没有什么作用。

    子弹的冲击力如果正面击中,即使没打穿头盔,也会振断人的颈椎骨。有颈椎病的自己可以想一想这会多痛苦。

    子弹正面射入点只会留下一个直径不到一厘米的小血洞,但经过身体时形成的力量是巨大的,震波形成的出弹伤口直径就跟碗口似的……

    毕昇的身上至少有十几个“碗口”一样的伤痕时,他仍然坚持站着呢!

    可那最后一枪击中了他的头部。

    头盔直接飞出几十米外,而毕昇的头盖骨也被子弹“掀”开了……

    毕昇终于倒下了,陈鱼跃他们也顺利转移到了可以撤退的地方。

    而陈鱼跃他们眼前的毕昇呢?十几秒钟之前还是一个大活人,转眼间就没有了。

    陈鱼跃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恐惧,可他看到毕昇的尸体时,第一次意识到了什么叫做恐惧感。

    陈鱼跃清晰的看到了毕昇身上布满的伤口中渗流的血液、溢出的内脏、以及那外翻的皮下脂肪……很快,毕昇的身体开始奇怪地浮肿膨胀,肤色渐渐变为深棕色。

    那一刻,时间仿佛是静止了。

    毕昇的创口甚至开始发出强烈的异味,一开始还只是一种内脏的腥气,之后就变为了一种能刺伤脑神经的恶臭。

    随后陈鱼跃就什么都记不清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怎么样的一个状态下撤离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