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19章 扭曲心理
    好在石原结衣在旁边提醒了佐久间龙二一下:“长野毕竟是八代目安排来华夏做事情的……佐久间君,我们还是应该对他有所保护。”

    这句话还真提醒了长野宁次。

    长野宁次马上抓住机会:“佐久间君,我来之前八代目跟我说过,可以直接找你提出要求,你需要无条件的帮助我,配合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八代目绝对不会说这种话。”佐久间龙二讽刺道。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马上电话联系八代目,问问他究竟是不是这样说的!”长野宁次又道。

    佐久间龙二冷笑一声:“我现在给八代目联系,就算他没有说过这句话,也一定会让我帮你,长野宁次,你的聪明都用错了地方,不然你不会变得像今天这么惨。”

    “八代目真的说过这句话,佐久间龙二你不要那么自以为是,你知道我来华夏的目标任务是谁吗?你知道我的任务有多么重要吗?你知道我的任务是和谁的合作吗?”长野宁次一连抛出了好几个疑问句。

    佐久间龙二哼了一声:“我虽然没有你那么多的小聪明,但却不至于没有脑子。你知道我手中被救走的那个女孩是谁让我帮忙看守的吗?”

    长野宁次一头雾水,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是子车星津。”佐久间龙二继续道:“我知道,你或许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但你一定知道烨磊吧。”

    长野宁次倒抽一口寒气,他当然知道烨磊,烨磊和八代目的关系非常不错,而且这次八代目让他来天海做这件暗杀的事情,也是和烨磊有关系的。

    虽然八代目并没有把事情说的特别透彻,但是八代目把任务交给他之前,刚刚和烨磊手下一个叫石虎的得力干将吃过饭。

    所以即便是八代目没有把他来做这件事情的具体原因说清楚,长野宁次也能猜得出这事情一定跟烨磊有关系。

    “我告诉你,子车星津和烨磊同属一个组织。”佐久间龙二淡淡道。

    长野宁次震惊的看着佐久间龙二:“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我做的事情和烨磊有关系?”

    佐久间龙二盯着长野宁次的眼睛:“你以为你来华夏的事情,我不会找八代目询问吗?”

    “难道你……”长野宁次的话完全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原来如此!

    佐久间龙二继续道:“我从来不会直接相信任何一个人,即便是我们岛川会的人,我也同样会去怀疑,所以说所有的事情我必须找八代目亲自询问。”

    “从一开始我来华夏,你就没把我当作和你平起平坐的人吗?”长野宁次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践踏。

    “在我确定你来华夏的目的之前,我的怀疑是对岛川会的负责。等我确定了你来华夏的任务之后,我对你有百分之百的尊重。”佐久间龙二淡淡道:“可当你接二连三做出这种让人失望的事情,我为什么还要尊重你?”

    长野宁次不再言语,重重的低下头:“佐久间君,我恳请你看在八代目的面子上,救我离开。”

    说完最后这话,长野宁次直接长跪在地,整个人都俯身在地面,久久不敢抬头。

    佐久间龙二一项都不喜欢软骨头。

    “如果你现在这样走了,八代目交给你的任务岂不是没有人继续去完成了?”佐久间龙二反问:“你觉得你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回去,八代目会原谅你吗?”

    长野宁次浑身一抖。

    八代目的手段他们所有人都很了解。

    对于一个失败者,八代目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岛川会的惩罚是相当严重的,长野宁次这种巨大的挫败者所面临的往往是非常严重的处罚。

    “你现在回去的下场甚至不如在华夏被华夏的警方抓住。”佐久间龙二所说的是一个事实:“所以你为什么要让我帮你回去?”

    长野宁次突然就不知道如何解释了:“我……我只是觉得……我宁愿回去接受所有的惩罚,也不能够让华夏人羞辱我!我……我们的民族尊严绝对不能丢在华夏。”

    “长野,我不得不承认你说话真的特别漂亮。但是,我很清楚你的话有多么的虚伪。”佐久间龙二不屑道:“在你的身上,我看出了发自骨子里的软弱。你是一个懦夫,你恐惧,你害怕,在华夏你不敢面对失败,回东瀛你一样不敢面对惩罚。”

    “不!我接受一切惩罚!只要我回到东瀛我就会接受所有一切的惩罚!请你相信我!”

    佐久间龙二摇了摇头:“你回去之后也会选择逃避。”

    被说中了心思的长野宁次浑身打了个冷颤,他当然要选择逃避,不然真的会被八代目剥皮了吧……

    但他不敢承认啊,如果承认了肯定就回不去了,就佐久间龙二这种脾气的人,说不定直接就代表八代目给他活剥了。

    “佐久间君,请相信我,相信我不会做出背叛的事情,我不是那种无耻之人。”长野宁次哀声求饶,这恐怕是他这辈子做过最羞耻的事情了。

    而这种羞耻的事情竟然是来源于岛川会惩罚的恐惧。

    佐久间龙二鄙视的摇了摇头:“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东瀛的男人,你的行为已经严重的玷污了我们的民族尊严。”

    “这不怪我,你和他们交过手的,这不怪我,只怪对手太强大了,是他们华夏人欺骗了八代目,告诉八代目这是一个我能够完成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能完成的。”长野宁次苦苦哀求:“佐久间君,连你都无法对抗的人,我怎么可能赢?这真的不能怪我。”

    佐久间龙二心里也明白他这番话的道理。

    但是,懦夫就是懦夫,无论如何解释,也都是懦夫的行为。

    “就算如此又能怎么样?”佐久间龙二反问:“难道我们永远都只能欺凌比我们弱小的对手吗?你是一个上忍……可你的尊严又在何处?”

    上忍?长野宁次心中冷笑,他作为一个忍者的尊严早已经在臣服岛川会的那一刻全部都丢掉了。

    现在的他,确切的说已经不能算的上是一个忍者了,他做的太多的事情都违背了作为一个忍者的原则。

    这么多年来,他心中那颗忍者的心早已经死掉了,他早已经陷入了世俗,为了金钱和地位而活着,是他现在唯一的追求了。

    所以一切早已经不在了,他又何必守护那空空荡荡的尊严呢?

    佐久间龙二突然转身,锃的一声将背后悬架上的一把武士长刀拔出,长野宁次的后脊瞬间冒出冷汗!

    然而佐久间龙二并没有伤他,而是把刀直接扔在了长野宁次的面前。

    这是佐久间龙二能给长野宁次的最后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