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22章 贪者自哀
    长野宁次临死的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和佐久间龙二之间的差距。

    他以为佐久间龙二和他同样是没有在陈鱼跃面前占到便宜的人,所以他们的实力应该相差无几。

    可是长野宁次没搞清楚,佐久间龙二在陈鱼跃面前没有占到便宜是因为陈鱼跃顾忌佐久间龙二的实力而撤离,但长野宁次在陈鱼跃面前是顾忌陈鱼跃的实力而自己逃走。

    性质上存在着本质的不同。

    陈鱼跃那天的目的并不是要和佐久间龙二一争高下,他的目的是救人。

    当长野宁次彻底没有了呼吸之后,佐久间龙二才缓缓松开手。

    石原结衣有些无奈的摇着头:“佐久间君,你应该很清楚,八代目一向都很讨厌别人代替他做这种清理门户的事情……虽然长野的情况特殊,可是……”

    “无论我做什么样子的决定,八代目若信任我,都不会觉得有问题。”佐久间龙二摇了摇头:“如果他不信任我,就算我今天不做这件事情,他也依然会觉得我有问题。”

    “为什么你总是不相信我的话。”石原结衣长叹一声。

    “不,我从来都没有不相信你说的话。”佐久间龙二摇了摇头:“只是我做事情有我自己的原则罢了。”

    “但你做事的原则或许会害死你的。”石原结衣就是不明白,佐久间龙二为什么不听她的话呢。

    佐久间龙二却目光坚毅的看着石原结衣:“长野没有解决的事情,就让我来帮他解决。”

    石原结衣错愕的瞪大眼睛:“你这是在给你自己找麻烦,你知道吗?”

    “我原本就是一个为了解决麻烦而生下来的人。”佐久间龙二坚持自己的想法:“既然是在华夏发生的事情,就应该让我来解决。”

    “八代目不让你去做这件事情是怕我们岛川会在华夏所做的事情曝光!”石原结衣强调道:“我绝不准许你这样做!”

    佐久间龙二摇了摇头:“快让人来收拾一下,尽快处理掉长野的尸体,华夏警方用不了多久就会追查上门。”

    石原结衣并没有紧张:“华夏警方做事的效率并不高,我们是东瀛人,他们不会轻易来打扰我们的。”

    “别小看华夏警方。”佐久间龙二大手一挥:“马上做事。”

    ……

    温泉酒店内,陈鱼跃和赵逍遥两人都泡在温泉池中闭目养神。

    杜破武却整装待发似的,坐在院内的休闲椅上,时不时警惕的环顾四周。

    “都说了,他们肯定不会再有人来找麻烦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赵逍遥很是无奈:“下来泡个澡舒舒服服的多爽啊。”

    “万一他们今天晚上杀个回马枪,真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怎么办?你们两个好好泡,我在这帮你们守着。”杜破武摇摇头。

    赵逍遥算是劝不动了,转身对陈鱼跃道:“哥,你看见没?这就是一个死脑筋。也不想想今天晚上这事儿已经够让他们头疼了,他们再敢来就是脑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杜破武也很坚决:“东瀛人真来杀个回马枪的话,你能光着屁股上来干架吗?”

    “真到那时候谁还在乎光不光屁股啊,再说了,你看看我们是光着呢嘛?穿着呢!我穿泳裤了好不好!”赵逍遥无语了:“别搞得我跟个变态似的,谁家泡温泉会光着屁股泡啊,光着屁股泡的那叫澡堂的大池子。”

    杜破武懒得理他:“行了,别叽叽喳喳的,让三哥睡会儿。”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好好的泡个温泉,一会睡得特别香。你愿意守夜,你就整夜的守着吧。”赵逍遥说完也闭上了眼睛。

    两人不在争吵之后,陈鱼跃才缓缓开口。

    “破武,现在真不用那么紧张。”陈鱼跃道:“那个人逃走了,警方一定会一路追查,毕竟是手中有武器,警方的人不敢掉以轻心,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一定会逃去怀石料理店。”

    杜破武皱了皱眉头:“怀石料理店的大块头肯定会帮他报仇。”

    “这是一定的,但却绝对不会是今天。”陈鱼跃笑了笑:“他可不是个傻子,他很清楚自己现在面临的麻烦,怀石料理店内一定会把和那个东瀛忍者有接触的证据全部收拾干净。”

    杜破武恍然大悟。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避开一切麻烦。”

    “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举报?哥,你就给那个刑警队的周呈宣打电话,告诉他怀石料理店内的东瀛人和这些人有联系,他们是一伙的!”杜破武道:“直接让警方把他们查了就是。”

    “说你傻,你还真傻,警方做事需要讲究的是证据,证据,证据!重要的事情我说三遍,你好好琢磨琢磨能有什么证据?”赵逍遥又忍不住了:“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来证明他们之间是相互勾结的。”

    陈鱼跃点了点头:“逍遥说的没错,警方没有铁证就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杜破武又不爽了:“难道一丁点的蛛丝马迹的证据都找不到吗?”

    “如果怀石料理店内的人不准备一下的话,一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的证据。可是我相信店里的那个大块头是个聪明人,他不会犯下这样子低级错误的。”陈鱼跃道:“我用手机查过了,这个怀石料理店在天海已经开了六年。”

    杜破武和赵逍遥纷纷震惊的看着陈鱼跃,这消息实在是有点太夸张了。

    六年,他们居然已经隐藏在这里六年了。

    “如果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坚持那么久?”陈鱼跃道:“岛川会的人在华夏怎么可能不做违法犯纪的事情?他们可是在自己的国家都不会做好事的人。”

    杜破武捏紧了拳头:“六年了……这些王八蛋究竟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别想这个了,他们干的破事儿肯定数不胜数。”赵逍遥也皱着眉头,心情很是抑郁:“但是现在被骗叫惨的人,有几个不是因为自己太贪婪,有几个不是因为想吃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说难听一点,都活该。”

    杜破武沉默不语。

    陈鱼跃长叹一声,多少人都是因为自己的贪婪才陷入了麻烦,又有多少人因为一时的贪婪而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都是人性所致。

    赵逍遥最后的话虽然有些刺耳,可这毕竟是事实啊。

    岛川会在华夏所做的一切,都是利用人们的贪婪,没有贪婪之心的人永远不可能让自己陷入麻烦和骗局。

    陈鱼跃只希望所有人都可以不再那么天真,不再那么烂漫,不再那么无邪,有些时候面对天上的馅饼,一定要比平时提高更多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