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29章 假装糊涂
    佐久间龙二虽然早就知道子车星津一定会来,可是没想到他来的那么快。

    刚刚应付了警察,现在又要应付这些人,佐久间龙二在精神上显然是有些倦意,这些事情实在是令他感觉头疼。

    石原结衣把人带到之后就去准备茶水了。

    佐久间龙二伸手示意他们几个人坐下。

    子车星津刚一落座便开门见山道:“佐久间君这是碰上了什么麻烦?怎么会有那么多警方的人在你这里。”

    “子车兄肯定有所耳闻才会赶过来吧?”佐久间龙二也没拐弯抹角:“你既然会来,多少都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有所耳闻是自然的,传说温泉酒店昨夜发生了鸣枪事件,而这件事情和怀石料理店有关系。”子车星津微微一笑:“在华夏,鸣枪可不是小事儿啊。”

    佐久间龙二表示同意:“贵国的法律我很清楚,我在贵国也不是一两年了,很久了。一件我知道很严重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只要我不做的事情,岛川会所有人就都不会碰。”

    子车星津对此却深表怀疑:“佐久间君或许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但是你手下的人却不一定了。”

    佐久间龙二哼了一声:“我的手下,我了解,而且非常了解,不需要你的担心。”

    “我来这里是带给你好消息的。”子车星津继续道:“佐久间君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如果子车兄带来的是好消息,我当然会感谢你。”佐久间龙二伸手示意:“请讲。”

    子车星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么说来,佐久间君是相信我了?”

    “当然相信。”佐久间龙二点点头,他相信任何一个华夏人在华夏的人脉都要比他多,比他更可靠。

    子车星津对佐久间龙二的答案很满意:“那我不妨告诉你,虽然警察在这里没有查到和鸣枪事件有任何牵扯的证据,却无意发现了一个其他很有意思的小东西。”

    佐久间龙二怔了一下:“希望子车兄能够明说。”

    “等一会儿石原小姐来了,我自然会告诉你。”子车星津卖了个关子。

    说话间,石原结衣已经准备好茶水送到了房间中,佐久间龙二看了看石原结衣,然后便把目光锁定在子车星津的身上。

    “请慢用。”石原结衣放下茶水之后便准备离开。

    子车星津却叫住了她:“石原小姐,请等一下。”

    石原结衣怔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子车星津道:“子车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和需要吗?”

    “不,我没有任何的需要,我只是想问一问石原小姐,你身上佩戴的这个佛牌是什么来历。”子车星津笑了笑。

    石原结衣怔了一下,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

    佐久间龙二闻言脸色就有些难堪了。

    “这个……这个是我去暹罗国的时候求的。”石原结衣缓缓开口。

    “石原小姐,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坦诚相见,不然的话,就算我能够帮助到你们的时候,恐怕也没有办法帮助你们了。”子车星津挑了挑眉毛,有些挑逗的意思。

    石原结衣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佐久间龙二一挥手:“你先下去吧。”

    “是。”石原结衣起身告退。

    佐久间龙二让石原结衣离开了,子车星津呵呵一笑:“看来佐久间君是不太信任我呢。”

    “不,我很信任你。”佐久间龙二道:“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是知道了事实,所以才会问刚才的问题,子车兄,有什么话还请直说,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不要那么生分。”

    “好,既然佐久间君让我直说,那我就直说了。”子车星津道:“这个佛牌根本不是石原小姐在暹罗国求来的,这个佛牌是你们在一个华夏女孩儿身上取得的。”

    佐久间龙二不在言语。

    子车星津顿了一下,继续道:“难道佐久间君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子车兄是知道我们在华夏的一些生意。”佐久间龙二道:“这种事情我们做的很多。”

    “佐久间君你误会了,我又不是警察,我不会追究你这些事情的,就算你把华夏所有的拜金女孩都给抓走去东瀛拍爱情动作电影,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子车星津笑着摇摇头:“这些我根本就不在乎。”

    佐久间龙二有些不明白了:“那子车兄究竟……”

    “现在是警察无意发现了这个佛盘,对你们有所怀疑了。”子车星津道:“这件事情警方已经盯上了,所以你们恐怕有麻烦了,而且还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麻烦。”

    “不知道子车兄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们解决这个麻烦?”佐久间龙二询问道。

    子车星津摇了摇头:“现在石原小姐肯定是走不成的,警察已经盯上她了,如果她现在要回东瀛,马上就会被扣下。”

    “难道就让她在这里等着,等着警察查出证据对她进行拘捕吗?”佐久间龙二皱眉道。

    “如果警方能够查出证据,你觉得今天他们还会让石原小姐留在这里吗?”子车星津反问道:“警方根本就没有查出什么证据,所以才会一直围着你们查来查去,我说的麻烦是这个。”

    佐久间龙二却淡淡的道:“如果只是这个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这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子车星津盯着佐久间龙二的目光道:“佐久间君,我想问问你,我送给你的那个礼物,你保存的还好?”

    佐久间龙二面无平湖:“子车兄送我的那些酒的确很好喝,我非常喜欢,在这里我再说一声谢谢。”

    子车星津嘴角稍稍抽搐了两下:“是吗,难道你只喜欢那些酒?”

    佐久间龙二点了点头:“当然,那些酒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

    “除了那些酒呢,还有其他的。”子车星津的声音压的非常低沉:“我希望佐久间君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关于那件礼物,我可开不起任何的玩笑啊。”

    佐久间龙二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不好意思了,子车兄,我真的听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还有其他的礼物,为什么我不知道呢?”

    子车星津的脸色稍稍显得有些难看。

    老白和独眼也感觉到了这个东瀛人要和他们玩儿阴的。

    “咱们都是聪明人,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那样只会浪费你和我之间的时间。”子车星津直言道:“刚才警察走的那么痛快,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我给你的另外那件礼物已经不在你这里了,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件礼物究竟是转移了,还是搞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