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58章 细思极恐
    “够了!!”李唯全一声怒吼:“这里是刑警大队!不是菜市场!怎么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周呈宣,你到底是怎么管理的!?”

    周呈宣哪知道陈鱼跃会拿着领导开这么大一个玩笑,他也是被搞了个措手不及。

    李唯全带单位新人出去吃饭惹出笑话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周呈宣不得不想办法解释弥补一下。

    “陈鱼跃,你刚才的思想非常不对,有些时候领导带着年轻人出去吃饭是为了提拔和锻炼年轻人!”周呈宣瞪了瞪眼睛,示意陈鱼跃配合一下,多少都给李唯全一个台阶。

    可李唯全现在一点都不想听到陈鱼跃说话,即便是周呈宣再给他找台阶,他也没有想要的意思。

    “够了!周呈宣,马上让我们公安系统之外的人离开这里!”李唯全吼道:“不,不能离开,而是控制起来,万一走漏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怎么办?让犯罪嫌疑人逃走了,你负的起责吗!”

    这时候李唯全就是想让陈鱼跃知道,有身份的人还是不要得罪,得罪了会有不好的下场。

    周呈宣仍然试图缓和气氛:“领导,这真不是外人,这是我在社会上发展的一个很好的线人,我对他有百分之百的信任。”

    “我不管他是不是你的线人,我现在只是不希望让一个系统外的人站在这里捣乱。”李唯全道:“先把他拘了。”

    “李副书记,你这未免就滥用职权了。”苏晴还真是越来越讨厌这个领导了。

    李唯全有些咬牙切齿,年底他就该退休了,本以为是退休之后才会没有人听他的话,没想到现在就有人看不上他了。

    不就是仗着省里的关系吗?不然苏晴敢这样跟他说话吗!

    “你是不是觉得苏和伟高我一级,你就可以在我面前目无尊长了?”李唯全终于忍不住对苏晴爆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关系才来刑警队做了支队长,如果不是苏和伟,你还在派出所里做你的小民警呢!跟我提滥用职权?我看滥用职权的人是他苏和伟吧!”

    苏晴当场便被说的面红耳赤。

    “领导,你这样说话可就有点过分了。”周呈宣的脸上也终于绷了起来:“苏晴是我的人,她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被提拔,我都一清二楚。她是靠着自己的工作能力才当上了支队长,我周呈宣不养闲人,这点你是清楚的。”

    李唯全一看周呈宣也敢反他:“我告诉你姓周的,我还没退呢,是不是觉得我快退了,所以没用了,你就敢这样跟我说话?”

    周呈宣从来都不会巴结领导,他对领导尊重就只是因为看着年长。

    现在李唯全说话已经越来越没有一个年长者的风范了,周呈宣的那点尊敬也已经彻底被耗尽了。

    “李副书记,不要说的好像你在位的时候我就会阿谀奉承你似的。”周呈宣道:“我周呈宣今天会坐在这个位置上都是我一步一步干出来的,是拿着能力和业绩拼出来的,不是拍马屁拍出来的。而且不管我是不是这个队长,只要我穿着这身衣服,我都会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

    “好!你们真伟大,你们自己玩儿!但我告诉你,如果这次你们抓不住人,都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李唯全说完便甩袖上车离开了刑警大队。

    这一场原本不需要的闹剧这才匆匆结束了。

    等到李唯全离开之后,苏晴突然后悔自己不应该那样做,她自己倒无所谓,可最后竟然连累了周队。

    但周呈宣却不以为然。

    陈鱼跃打趣道:“周队,我得罪人家领导就算了,你也跟着来,以后的工作还怎么进行啊。”

    “反正他也没几个月了。”周呈宣道:“其实我早就对这个李副书记的一些行为有些不满意了,今天也是借着机会说几句罢了。反正今天我不会听他的命令,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对我不爽,那就干脆不爽到底吧,随便他!”

    苏晴抱歉的摇摇头:“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多嘴。”

    “行了,没你的事儿,就算没有你,他今天也会找理由找点麻烦的。”周呈宣摆摆手。

    陈鱼跃突然提出了一个令人细思极恐的想法:“周队,苏晴,你们平时有这类似行动的时候,上面领导会催促吗?”

    “这倒不会,领导们更喜欢只看结果,那样更直截了当更省事儿。”周呈宣道:“这还真是第一次有领导来催促我们做事。”

    “你们说,现在最想要你们行动去查怀石料理店的人是谁?”陈鱼跃又道。

    周呈宣怔了一下,有些不明白陈鱼跃的意思。

    苏晴也皱了皱眉头:“现在最希望我们去查的当然是东瀛人,一旦我们查不到东西,东瀛人就有理由了。”

    “所以啊。”陈鱼跃点点头:“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到一丝阴谋的气息吗?”

    苏晴突然倒抽一口寒气:“不会吧……”

    “这话可不能乱说。”周呈宣也明白了陈鱼跃话中的意思:“这个李副书记虽然官僚气息比较浓,这次的事情做的也的确有点奇怪,但我相信他不至于和东瀛人勾结一起。”

    陈鱼跃却不那么认为:“我觉得有些事情只要钱到位,什么结果都有可能发生。”

    “不不不,绝对不会的。”周呈宣可不想那么认为:“现在这事儿已经过去了,我们就谁都不要再提了,过去就过去了。”

    苏晴惊异的看着陈鱼跃:“你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呢?这也太可怕了吧。”

    “我只是觉得狗急了跳墙,这个时候东瀛人一定会着急,他们着急的情况下,做出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也是有可能的。”陈鱼跃道:“不管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想的太多,我还是想提醒一下你们。”

    “不可能!”周呈宣说完就挥手示意所有人都散了,拉着陈鱼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苏晴也快步跟了上去。

    回到办公室之后,周呈宣把门一关:“陈鱼跃,就算你有这种怀疑也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这种话。”

    “你怕影响不好。”陈鱼跃道:“如果他真的敢这么做,那还怕什么影响啊?”

    “当然怕!”周呈宣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说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什么证据的话,就不可能对李副书记造成任何的影响,既然不会影响到他,那何必说呢?”

    陈鱼跃一怔:“周队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所有人都觉得你说的对,李副书记就是做了勾结东瀛的事情,然后几个月以后他仍然能平安无事的退休。”周呈宣道:“这对他们而言是什么样子的影响你想过没有?”

    陈鱼跃这才明白了周队的意思。

    如果让大家知道这个领导做了坏事而没有得到惩罚,影响是多么恶劣就不言而喻了。

    一旦这些年轻人里未来有人得到权利,想到这个领导的事情,或许会让他也存在侥幸心理,觉得即便是滥用职权干点什么,或许也不会得到惩罚。

    那是不可预计的恶劣影响。

    “你们还是太年轻了,说话做事都不懂分寸。”周呈宣道:“我为什么会在大家面前尊敬他,是因为我希望大家都觉得一个能够成为领导的人,就有他值得尊敬的地方,是一个值得我们学习的人。”

    “周队,对不起,是我做错了……”苏晴很抱歉。

    “算了,你也没什么错,换做是谁被当面说了那种话,心里也会不高兴的。”周呈宣道:“后来的一切都是李唯全自己找的,他说的那些话就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了。”

    陈鱼跃佩服的看着周呈宣,心道这还真的是够难为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