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60章 从长计议【加更】
    十五分钟之后,送食材的箱货缓缓离开了怀石料理店,负责监控的警方人员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怀石料理店内,送食材的小哥穿着一身并不合身的袴褶来到佐久间龙二面前:“我只要在这里待够五个小时,真的会付给我两千块钱吗?我现在留下等于翘班……老板若知道肯定要罚我五百块……你可千万别骗我。”

    佐久间龙二点了点头:“当然。”

    送食材的小哥仍然半信半疑:“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穿走我的工作服,虽然我俩个头差不多,但是他比我还瘦呢,不合身啊……而且,我一会儿想要走的话,难道穿着这种袍子吗?这袍子根本穿不出门啊。”

    “这叫袴褶。”佐久间龙二强调道:“不是什么袍子。”

    “不管这是什么,这东西穿出去都很丢人的。”送食材的小哥不断的摇着头。

    “你究竟想说些什么。”佐久间龙二道:“是要加钱吗?如果要加钱的话就直说。但不需要侮辱袴褶。”

    虽然袴是起源于华夏传播到东瀛的,但是东瀛人明显要比华夏人更喜欢这种传统衣服,而且袴在古代东瀛是作为男子象征的服装,而镰仓时代以来就成为男女都普遍穿着的了。

    袴在东瀛很受欢迎不仅仅是因为方便活动,也能保护下身并起到保温效果。

    华夏现在几乎没有人穿这衣服了,但东瀛却比较常见,算得上是武士的常服和庶民的礼服。

    “老板,你如果觉得合适的话,那就再给我加点吧……我这也不容易。”送食材的小哥低声道。

    佐久间龙二站起身来,突然一把抓起身后的*,锃的一声将刀拔出!

    “你想要多少,开个价吧。”佐久间龙二冷冷道。

    送食材的小哥双眼被*的反光刺的几乎睁不开眼,慌忙摆手拒绝:“不不不,两千已经够多了,我哪好意思再开口。”

    佐久间龙二这才把*收了回去。

    ……

    赵逍遥在送食材的箱货缓缓离开怀石料理店的时候就直接跟了上来。

    现在怀石料理店周围的警方监控人员那么多,谁想出来都几乎没有可能,但这辆送货的车如果能够利用好,就能瞒天过海。

    所以赵逍遥对这辆车盯的很紧。

    因为那送货小哥在怀石料理店出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赵逍遥心中就马上燃起了疑心。

    他觉得事情有异常就肯定有问题,所以就毫不犹豫的跟了上来。

    果然,在送食材的箱货离开怀石料理店才两个路口的时候,那送食材的小哥就跳下了车,脚步飞快的往人少偏僻的地方奔去。

    赵逍遥丝毫不敢怠慢,马上紧跟着跟了上去。

    前面的人一边跑一边迅速将工作服脱下丢掉,这一刻赵逍遥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他第一时间就拨通了陈鱼跃的电话,并且将他们现在前往的路线告诉了陈鱼跃。

    接到电话的陈鱼跃终于露出了笑容。

    等他挂了电话,苏晴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因为你们一直没有去搜查,东瀛人还是等不及了,应该是开酒吧的那个麻生已经在怀石料理店跑出来了。”陈鱼跃道:“刚才逍遥把他逃跑的方向告诉我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要去那个私人游艇俱乐部。”

    在天海市送外卖的经验让陈鱼跃可以迅速分析路线。

    苏晴惊讶的看着陈鱼跃,又看向了周呈宣:“周队,我们是不是马上安排人去那边抓人!”

    “私人游艇俱乐部?那种地方恐怕没那么容易行动……”周呈宣怔了一下。

    如今的游艇是有钱人享受生活的一种态度,有钱人为了显示自己的惬意,显示自己的高雅,显示自己的气量,早已经开始玩儿游艇了,这种水上运动其实是一种新的时尚的交际手段,如今比高尔夫更抢手。

    当然,这绝对是只有富豪才能玩得起的游戏,普通的有钱人也只能是看看罢了。

    毕竟对于游艇俱乐部这种地方而言,不是光供给游艇泊位和会所效能就能够了,真实的游艇俱乐部还必须具有有关的全部配套效能。

    所以这种大投资的项目必定是需要高收费的,高端会员制的游艇会需要入会费用就接近一两百万呢。

    普通有钱人真玩儿不起,就说大小一百尺左右的游艇吧,多少钱先不说,就说买得起之后要花多少,普通的维修大概在一万多一次,每年定期检修费用大概在十万左右,船位费一年少说也要二十万,另外还需要交给管理部门的管理费用也得十万二十万的吧,加上需要的船长和船员这些服务人员每年也得开几十万工资吧……

    这就是不在乎钱的富豪烧钱才能玩得起的东西。

    至于普通老百姓就算了,还是攒钱买车位这种事情比较靠谱。

    “那种地方都是富豪玩儿沙龙的地方,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就让随便查的。”陈鱼跃淡淡道:“你们警方出动非常不方便,还是我们去解决吧。”

    周呈宣看了看陈鱼跃:“那你打算怎么解决?”

    陈鱼跃沉默了一会儿,想说话却欲言又止。

    “那我就这样说吧,你有打算把人抓回来的想法吗?”周呈宣道。

    陈鱼跃实话实说:“如果能跟着这个人,我希望能一直跟出去,看看他们在公海上的‘中转站’……他既然敢走海路逃走,就说明他们有非常成熟的海运走私偷渡路线,既然我有追查出来的机会,我为什么不去。”

    周呈宣点点头,他已经明白陈鱼跃的想法了。

    “那就是说,你并没有打算把人给带回来。”周呈宣淡淡道:“一旦上了公海,情况会变得非常危险,说句实话,我并不希望你去。”

    “周队,我也是有话直说的人,之前那些被他们害了的女孩都送去了东瀛,现在想把人追查回来的可能几乎为零,而且那些女孩去了肯定会受到严重的折磨,能活着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了……”陈鱼跃道:“现在如果有机会破坏他们这条海上路线,就意味着让他们失去继续把华夏女孩带去东瀛的途径。”

    周呈宣做了个深呼吸,他心里也很清楚,陈鱼跃说的没错。

    现在断掉他们的途径是非常重要的。

    之前发生的那些悲剧已经无法挽回,他们能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避免以后还会有悲剧发生。

    想要避免以后还会有悲剧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切断他们的路线,只有彻底的切断他们的非法运输途径,狠狠打击他们的要害,他们才能有所收敛,才会知道什么叫畏惧。

    但这些都是内陆的刑警无法做到的。

    “兄弟,这事情就交给你了。”周呈宣拍了拍陈鱼跃的肩膀:“看你的了。”

    陈鱼跃微微一笑:“周队,我做事情不需要像你那样有那么多的顾虑,你就放心吧。”

    “你们小心点!公海上是很危险的!”苏晴担心道。

    陈鱼跃却笑了笑:“我知道。”

    周呈宣则提醒的更加明确:“你要知道一点,我们华夏的海军是一支现代化的‘要塞舰队’,安全地在近海防御的堡垒内是可以通过不断地补充火力给对手制造麻烦,但是‘要塞舰队’若进入公海战斗,恐怕就没有那么悠然了,所以公海上可是一点都不安全的。”

    陈鱼跃嗯了一声,这些对于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事儿。

    这里毕竟是靠近华夏领海的公海,就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里会比较的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