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62章 伪装求援
    “哥,咱们有什么作战计划吗?”杜破武看了陈鱼跃一眼。

    陈鱼跃摇摇头,轻描淡写道:“对付这么一群捕鲸的混蛋还用得着什么战术吗?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们了。”

    “你不是总是教我们不要轻敌吗?就算他们只是捕鲸的混蛋,我也不会把他们只当做是捕鲸的混蛋。”杜破武哼哼一笑:“我要把他们当做正儿八经的对手去对付。”

    赵逍遥看了杜破武一眼:“我看你是真的准备弄死几个吧?”

    杜破武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赵逍遥一本正经的道:“谁都没有权利剥夺别人的生命,这点你可是要牢牢地记住啊。”

    杜破武瞪了他一眼。

    可赵逍遥却话锋一转,直接问陈鱼跃:“但咱们这次是特殊情况,对吧哥?我们是不是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直接……”

    “我们华夏人所谓的人权是华夏诞生的人权,和欧洲诞生的人权并不是一个概念。”陈鱼跃道:“在我看来,西方人那所谓的人权已经在执行上面发生了很严重的问题,甚至产生了严重的负面作用。”

    三人说话间,游艇距离捕鲸船只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总是有老外声讨我们的人权问题,但他们所追求的是‘天生就必须拥有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完全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必须就拥有和享受的‘生命权’,就是说没有人有资格剥夺别人的生命,推导出来的结论竟然是没有人有资格剥夺杀人犯的生命,于是死刑被废除了……”陈鱼跃道。

    这听起来的确挺“伟大”的吗?

    “就好比北欧那小国里,一个在夏令营里杀了六十多个青少年的杀人狂魔都因为那脑残的小国信仰人权而没有判死刑。”陈鱼跃道:“就因为一句没有人有资格剥夺他的生命权,让一个杀了那么多人的家伙至今都活的很舒服。”

    赵逍遥皱了皱眉头:“我也听说这事儿了,据说这杀人犯还在监狱里考上了大学,那监狱设施跟酒店套房似的,游戏机都提供,没事儿的时候召集狱友一起吃鸡,一起开黑……这是坐牢吗?”

    陈鱼跃冷笑一声:“不就是为了他们所谓的人权吗?但是这种人被人权的思想受益了,但是那被杀的六十多个孩子的人权却被肆无忌惮地践踏了……所以那些一本正经说废除死刑就是有讲人权的煞笔全都是脑残,除非是不杀人就被人杀被人辱的特殊情况,任何杀人害人者都该死,只有判他们死刑,才是对那些受害者人权的尊重。”

    杜破武的拳头突然捏响:“如果这些人都牵扯我们华夏女孩失踪的案子,那有一个算一个,都该死。”

    陈鱼跃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在这种时候若还放过他们,真就对不起那些被他们残害了的女孩了。

    那些女孩被畜生们带走,下场根本无需多想。

    先不说是不是受到其他的折磨,就说岛川会涉及到的行业里,爱情动作片是必拍的,这种时候就算东瀛当地小有名气的女演员都会被往死里用,更何况是这些被他们贩卖去的女孩呢?

    一个拍爱情动作片的女演员一般会被领导到高层再到制片再到演员全部都祸害,十年前就已经有东瀛本地女演员在爱情动作片的拍摄过程中猝死,很多拍摄会为了真实都是真的搞暴力,一个电影之后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东瀛爱情动作片女演员多的数不胜数……

    所以现在东瀛女演员都小心了,都不拍这类了。

    可是这类暴力型的影片依然是深得东瀛变态们的喜欢啊,必须有人顶上啊,这些被骗过去的女孩几乎都不可能逃脱这种厄运,多少一部爱情动作片就没影的女演员,基本上都没命了……

    所以这些东瀛人犯下的罪刑早已经深深的践踏了人权,对这类践踏人权的狗东西还讲什么人权?

    反正陈鱼跃是不会和一群践踏人权的混蛋讲什么人权的,只要是栽在他手里了,就都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他们的船很快就接近了捕鲸船。

    捕鲸船上的人也发现了他们,一个头上缠着白色绷带,双手沾满血腥的家伙拿出船舶无线电通信的手台用东瀛语吼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请马上离开!不要影响我们渔船的作业!”

    陈鱼跃也拿出船舶无线电通信的手台用东瀛语回应他:“我们是在华夏做生意的东瀛人,出来海钓碰到你们,想跟你们学习一下。”

    对方一听是东瀛人,也就放松了警惕:“我们是捕鲸队的,和你们海钓不是一个级别,你们最好不要靠近附近海域,这些鲸鱼的血腥有可能会引来鲨鱼,你们最好快点离开,不要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捕鲸船周围的海水殷红一片,真不知道他们究竟捕杀了多少条鲸鱼才让这海面变成这个颜色了。

    “鲨鱼能来就最好了。”赵逍遥低声嘀咕着:“正好拿你们喂鲨鱼。”

    “拿他们喂鲨鱼未免太便宜他们了吧?”杜破武也在旁边跟着道:“我还是想亲手一个个把他们给捏死……”

    “别那么暴力,你若真弄死这么多人就麻烦了,那要积压多少的戾气。”赵逍遥道:“咱们来这里可不是为杀人的,我们是为了惩罚那些应该得到惩罚却转空子逃脱的。”

    两人低声交流的时候,陈鱼跃仍然在跟捕鲸船上的东瀛人用手台交流着。

    “我们的船碰到一些问题,希望你们可以帮助我们。”陈鱼跃道。

    “我再强调一次,我们是捕鲸队的作业船只,不是救援船队,你们如果需要救援就向救援方面发出信号!”船上的东瀛人很冷漠,即便是对待自己国家的人,也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

    陈鱼跃道:“我们联系过救援队,但是船只定位损坏,救援队一时半会找不到我们,如果真的来了鲨鱼,我怕我们船小坚持不住!我保证,只要救援队的船来了,我们马上离开,现在希望借助你们大渔船的帮助避开鲨鱼带来的危险。”

    陈鱼跃的话很诚恳。

    捕鲸船上的东瀛人思考了片刻之后终于给出了回复。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就上来暂时休息一下吧,我马上安排人接应你们上船。”手台里终于传来了捕鲸船上东瀛人的回复。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陈鱼跃很东瀛人的对着捕鲸船上的东瀛人鞠躬道。

    演戏就要演全套,所以要拿出东瀛人点头哈腰的习惯来,让捕鲸船上人彻底相信他们是东瀛人。

    “你们俩还愣着干嘛,跟着学。”陈鱼跃低声嘀咕。

    杜破武和赵逍遥这才跟着一起向捕鲸船上鞠躬,嘴里却嘀咕:“哥,奥斯卡都欠你一个小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