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63章 吃亏是福
    没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就被东瀛捕鲸船上的人员弄到了捕鲸船上。

    刚一上船,船上的几个东瀛人就上前严肃道:“你们可以暂时留在船上,但搜救队一旦来到,你们就必须马上离开。”

    “没问题!谢谢你们,我们就是来暂避一下,现在海水已经那么腥了,万一惹到鲨鱼,我们真的害怕。”赵逍遥演技还挺高,点头哈腰道:“幸亏是遇到了你们,如果是遇到了别人,恐怕都不会帮我们。”

    “只要你大声说自己是东瀛人,谁敢不救你们?”东瀛人自恋道:“如果碰到高丽人不用担心,高丽人本就拍我们东瀛马屁,肯定会主动救你们。”

    杜破武受不了对方自以为是的态度,忍不住吐槽一句:“就怕没有碰到高丽人,反而碰到了华夏人。”

    “如果碰到华夏人,你们就更不用害怕了,虽然华夏人从小就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但他们仍然不会记住教训的。”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华夏人永远都是那个愚蠢的农夫。”

    会把善良当做愚蠢的人永远都一定是个卑鄙者。

    如果不是陈鱼跃拦着,杜破武的拳头恐怕已经砸在这家伙脸上了。

    “这样践踏华夏人的善良,恐怕是不好吧,我们在华夏做生意,觉得华夏人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诚信上面很讲究。”陈鱼跃淡淡道:“都是邻国,还是搞好关系更重要。”

    “邻国又怎么样?我们何必和华夏搞好关系?”东瀛人反问:“既然你们在华夏做生意,就应该更多的在华夏骗钱啊!坑害他们华夏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原本就是下贱的民族,低等的民族。”

    陈鱼跃眼皮跳了一下,这是暴怒的前兆。

    “不讲诚信,现在谁还会跟你做生意?”赵逍遥道:“就算是和华夏人做生意也要讲究诚信。”

    “不,不需要讲究,你看人家美帝国,借了华夏那么多钱都不还。”东瀛人得意洋洋道:“你没看美帝国那个脱口秀主持人的节目吗?主持人问只有几岁大的白人小孩,美帝国欠了华夏那么多钱该怎么办,那小孩是怎么回答的你知道吗?”

    陈鱼跃他们哪有时间看电视节目啊,况且还是美帝国的,就连华夏的电视节目也没有时间看,当然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白人小孩说,把华夏人都杀光就好啦。”几个东瀛人说完,再次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陈鱼跃三人倒抽一口寒气,这种思想恐怕不只是一个白人小孩才有的吧?

    “更可笑的是,还有一个黑人小鬼,说要建立围墙将所有华夏人隔离在里边就好了!哈哈哈哈!”东瀛人笑的更猖獗了:“在我们东瀛,那些黑人就是在新宿池袋做拉皮条的生意,没有社会地位,没有人会高看他们一眼,但华夏还那么欢迎黑人,那个什么联欢晚会上,多少自己国家的人都没安排,却安排勒一堆黑种人上去表演,也不看看那些人对华夏有什么贡献?哈哈哈,只有华夏给别的国家贡献和支援吧?就连黑人小孩都要把华夏人围困起来,活该是一个愚昧无知总是吃亏的国家!”

    陈鱼跃忍不住攥起了拳头。

    道德经里老子讲的是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世间万物以及人所发明的各种概念都是阴阳相生的。

    吃亏的对立面应该是占便宜。吃亏多是物质上的损失,多是一方受到损失,另一方占到便宜获得物质收益。福是平安,是健康,是摸爬滚打闯事业也是平淡度日小富即安。

    占便宜似乎是在物质上有所获得,但占便宜时在所遭受的损失是一种愧疚感,羞耻感。

    在这个趋利避害人心叵测的复杂而又简单的世界,若是吃亏可以坦荡荡的面对自己,就是福之所在。

    一个国家如果永远让别人占便宜,所有跟这个国家合作的国家都很开心,都愿意继续跟这个国家合作,这个国家无形中拥有的东西自然而然就比那些只赚便宜的国家多了许多。

    这是很多人都看不到的。

    华夏为何要一直援助世界上其他国家,而且是不少的国家都得到过华夏的援助?

    就是因为有些居心叵测的国家想要限制华夏发展,想要将这头东方的巨狮狠狠压在身下,关在笼子里。

    “罢了,不说了,反正那些愚昧的华夏人永远都想不明白这个道理。”东瀛人笑呵呵道:“你们几个先去那边等着吧。”

    “我们东瀛已经很少有人吃鲸肉了,捕鲸队为什么还要猎杀那么多鲸鱼?”赵逍遥试图套近乎,这样才能确定麻生小五郎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是为了研究鲸鱼的生命有多长,看看它们多大的时候才能算成年。”东瀛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都已经杀死了,还怎么研究生命?”

    东瀛人瞪眼道:“就是要杀死才能研究!如果你不懂,请你不要乱说话!现在就马上给我去那边等着!不要再问那么多!”

    “为什么不请我们进去,我们也是东瀛人,我们来之前看到还有一个人也来到了你们船上,他的游艇还在那边停着呢,难道他没有被你们邀请进去?”陈鱼跃追问。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而他是什么神人?你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东瀛人道:“不要总想着和别人去比较,还是想想你们自己吧。”

    “有什么不一样的,他不也是避难的吗!”杜破武道:“你们弄得这片海域招鲨鱼,上船的肯定都是避难的,大家都是东瀛人,待遇竟然还有区别,你们可真的是够有意思的。”

    “我说了你们不一样!”对方勃然大怒:“那是我们自己人!当然有权利去船舱里面享受他应该享受的待遇,你们能够上船避难就已经应该感谢上帝了,竟然还有那么多要求,真是不可理喻!”

    陈鱼跃盯着眼前的东瀛人:“你确定他是你们自己人?”

    “当然确定!”东瀛人怒道:“这还有什么应该怀疑的吗!他当然是我们自己人,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让他直接登船进去?你们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你们究竟是不是东瀛人?”

    陈鱼跃咧嘴一笑,现在的答案已经确定了,可以动手。

    “恭喜你猜对了,老子才不是东瀛人。”陈鱼跃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

    紧跟着便是犹如炮轰的一记重拳狠狠砸中了那个东瀛人的面门!那东瀛人连吼出来的机会都没有,便咚的一声栽倒在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