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598章 胜负已定
    此刻的佐久间龙二已经完全是一头困兽,所以他所有的反抗都会是一种极限的求生欲望。

    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无法逃脱最后的制裁,佐久间龙二内心的最后一丝人性也就彻底的毁灭了。

    此刻他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多杀一个算一个,他活着的这些年里所犯下的罪刑早就已经超过了下辈子的人道轮回,他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再去伤害几条人命了,那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附加的数字而已。

    至于他下辈子究竟会不会沦为畜生道里最悲惨的畜生,他都不在乎了。

    陈鱼跃强行救下一人之后,整条手臂已经在佐久间龙二的疯狂夹击下开始颤颤发抖。

    周呈宣岂能眼睁睁看着陈鱼跃自己一个人去扛起所有危险,虽然他已不再年轻,但作为刑警大队的一份子,勇气和力量是会永远伴随着他的,周呈宣毫不犹豫的撸起袖子迎上前去。

    但他才刚冲出去一步就被苏晴在身后死死的拉住了!

    有了昨天的经验,苏晴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想法了,她现在完全理解了赵炜彤当时内心的想法。

    周呈宣一脸惊讶的看着苏晴,不明白苏晴为何会拦住自己。

    可苏晴却用非常坚信的目光看着周呈宣,紧咬牙关严肃的摇了摇头,非常明确的表达了阻止周呈宣上前帮忙的意思。

    虽然周呈宣一时之间无法理解苏晴的用意,但转瞬之间,陈鱼跃和佐久间龙二的再次搏斗就让他明白了苏晴的意思。

    几乎所有包围佐久间龙二的刑警全部被陈鱼跃的气势镇翻在地,陈鱼跃毫不犹豫的迎着佐久间龙二冲了上去。

    陈鱼跃坚信,既然自己能扛得住健康时佐久间龙二那充满恐怖力量的拳头,就一定能抗得住佐久间龙二现在已经没剩下多少的力量。

    两人的碰撞发出了惊人的声响,那拳骨之间发出的声音令人叹为观止,他们甚至不敢相信那是拳头砸在肌肉上的声音。

    因为他们谁都没有见识过那般恐怖的力量。

    悄悄躲在远处急诊楼上的李唯全和秘书也都在他们离开之后便跑到了窗口。

    现在下面发生的一幕令李唯全怀疑自己真的被周呈宣给打昏了,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因为他好像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清楚两个人的拳速。

    “你确定我现在是清醒的?”李唯全惊讶的摇着头,问身旁的秘书。

    李秘使劲的点了点头:“您当然是清醒的,刚才放走那些人也都是周呈宣做出的决定,不管您到时候怎么说,他都没有办法推脱自己的责任。”

    李唯全瞪了秘书一眼:“我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楼下那是两个人吗?”

    李秘一脸无辜的看着李唯全:“是啊,这不刚放了人质就打起来了,看样子,应该是那个东瀛人不想服输吧。”

    “那家伙简直就不是人……”李唯全陷入了沉思,而陈鱼跃也同样因为惊人的身手让李唯全感到不可思议:“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子又是谁……不是急诊病人吗?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灵敏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到底是谁。”

    “那个小子好像的确是挺有来头的。”李秘道:“之前抓住那个东瀛人的就是他,还有,开船带回周围市区失踪的那些女孩的人也是那个小子,他肯定是不简单。”

    李唯全指着窗外:“你必须给我好好的查查他!必须查出来那小子是干什么的。”

    “是!”

    ……

    当陈鱼跃再一次将佐久间龙二制压在身下的时候,体力已经彻底透支了。

    佐久间龙二试图挣扎反抗,可他的双腿却再也无法发力,就在刚才,陈鱼跃的拳头击碎了他的脊椎,一开始佐久间龙二还不想相信,但当他发现双腿已经无法用力的时候才承认了这是一个事实。

    佐久间龙二的脊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这点他自己太清楚了。

    只是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在生命的最后,还是得到了这样的报应。

    他刚加入岛川会的时候,对付自己的仇人最喜欢的方式就是打断仇人的脊椎。

    因为一旦脊髓损伤就会导致受伤平面以下双侧肢体感觉和反射都消失,以及膀胱和菊花括约肌功能也会丧失。

    现代西医学除在脊髓损伤的急性期采用手术治疗外,对这种伤害尚且还是没有理想的治疗方法的,所以他才会采用这种手段去伤害那些他的仇人,让他的仇人一辈子都瘫着,活在悲剧之中。

    佐久间龙二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平静的微笑。

    “你赢了……我心服口服。”佐久间龙二终于认输了。

    陈鱼跃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警惕:“你当然会输,这个世界上原本就只有正义才能赢。”

    “哈哈哈哈哈……”佐久间龙二突然大笑了几声:“不,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正义才能赢,而是赢了的就一定是正义,哈哈哈哈,你活的未免也太天真了。”

    “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陈鱼跃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那些人也不可能逃脱华夏法律的制裁,你以为他们逃走了,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他们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被抓回来。”

    佐久间龙二哼了一声:“我真没有想到你是一个如此卑鄙的人,都怪我太天真了,竟然以为你或许和其他华夏人不一样,但是我错了,你和其他华夏人一样,你和所有华夏人一样,都是卑鄙的。”

    陈鱼跃懒得和他废话:“任何人都有资格说这种话,但唯独你们东瀛人没有这个资格。”

    “卑鄙的华夏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成功啊?”佐久间龙二的声音突然变得阴沉了几分:“我告诉你,你想的太多了,你不会成功的,我不会承认你们华夏法律的制裁,我会化作厉鬼继续让你们感到头疼!”

    话音刚落,佐久间龙二居然挣扎着捡起掉落在他脑袋旁边的那把手术刀,然后缓缓的将手术刀竖在自己的咽喉处。

    他双眼发出阴冷的光芒,冷笑着缓缓的将自己的喉咙压向竖起的手术刀。

    锋利的手术刀轻松的刺入佐久间龙二的喉咙,佐久间龙二的眼神随着手术刀的贯穿逐渐失去了光芒,很快,血就染红了佐久间龙二身下的整片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