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651章 莫走夜路
    陈鱼跃和风洐来到市郊荒山之后并没有着急,他们将车停在了几公里之外,为了避免被察觉。

    这时候还不到九点,时间稍微有些早,他们决定夜再深一些的时候进行侦察,如果得到有利的信息,清晨五点再发动进攻。

    华夏人讲究子午流注,也就是中医针灸以人与天地相应的理论基础,这是自古以来神级医贤们研究出的一种人体经脉规律。

    每天的十二个时辰对应人体的十二条经脉,由于时辰在变,因而不同的经脉在不同的时辰也有兴有衰,人的生活习惯符合自然规律,所以把人的脏腑与十二个时辰中的兴衰联系起来看,环环相扣十分有序。

    亥时,也就是夜里十点前后,这个时候的三焦通百脉,人应该进入睡眠,百脉休养生息。

    或许普通人不会在乎这个原理,夜里十点的时候大部分人还在宵夜,还在看电影,还在逛街,即便是回到家里也是追剧看综艺,基本上是不可能在这个时间进入睡眠的。

    可是武修之人就不同了,他们会非常在乎子午流注所以他们会尽快进入休息状态,等到子时彻底进入睡眠状态之后胆经旺,胆汁便可以推陈出新,再到丑时便是肝经旺,肝血推陈出新。

    等到寅时也就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人体肺经旺,会将肝贮藏的新鲜血液输送百脉,让人充沛的迎接新的一天。

    陈鱼跃决定清晨五点发动攻击则是因为卯时的大肠经旺,也就是利于排泄的时刻,所以这个时候是人体最疲劳的时候。

    由于陈鱼跃他们无法确定对方人数,所以一旦确定对方在这里藏身,就一定要找一个对他们最有利的时机解决问题。

    理论上人体最疲劳的时候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

    子午流注的规律陈鱼跃从小就清楚,,由手太阴肺经开始生旺,以后每一时辰依次轮换一经脉生旺,至丑时结束为一昼夜循环周次。

    简单的说,一天当中经脉脏腑有其最空虚的时辰,通常最空虚时辰在生旺后的第六个时辰。

    比如说手少阴心经是在午时生旺,所以午后第六个时辰子时就是心经最空虚时辰。

    研习武修之人都懂这个道理,陈鱼跃相信对方也会明白,所以会非常注意休养调整,如果他们真的藏身在这处荒山,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下必然会遵循子午流注的规律去休息的。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陈鱼跃和风洐才下车准备徒步进入荒山侦察。

    虽然现如今的城市都飞速发展,到处都是不夜城,可是在这荒山处却依然是漆黑一片。

    在荒山野岭没有光线的黑暗的地方走夜路,多少还是有些禁忌的。

    很多人都听说过这种情况之下不能回头,不少人都说人身上有几盏灯,体虚的熄灭一盏也无所谓,但是千万不能回头,一回头就都灭了,到时候有些东西就跟定了。

    传说里有些东西很喜回头看它的人,也许看它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它,但是它会认为自己被看中了,认为看它的人是喜欢它,那就会一直跟着一直跟着,最后跟进门……

    当然,这都是瞎编的传说而已。

    但是不要乱捡黑暗处的东西却是自古以来都有道理的事情,破布烂纸或许现在没有人捡,但是首饰之类最好也别动,当然,还有人说别捡纸钱,那是死人的东西,给死人抢钱人家肯定拼命啊,但谁闲的没事儿会捡纸钱啊?

    怕的就是乱捡首饰之类的,那些东西可能是麻风病人戴过的,也可能是艾滋病人戴过的,反正是不动为妙。

    “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走夜路,突然有什么东西搭你肩膀,千万不要慌张的逃跑,而是不慌不忙的告诉它认错人了,才能慢慢离开。”风洐一边小心翼翼的潜入一边道。

    陈鱼跃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是无神论者,封建迷信的东西,还是去吓唬小孩子吧。”

    “这可不能吓小孩,从小就留下深厚的阴影可不容易摆脱。”风洐道:“咱们谁不是无神论啊,但我这小时候的阴影就一直都在呢,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夜间单独侦察任务的工作,每一次还都会想起小时候的阴影。”

    陈鱼跃苦笑道:“又是你姥姥给你留下的?”

    “是啊……我姥小时候总是告诉我,一个人走夜路被什么盯上的话,而且盯的很紧,告诉你,赶快往人多的地方跑。”风洐道:“这种话说的多了,我每次夜里行动都会一直觉得有人跟着我。”

    “怪不得你警惕性那么高。”陈鱼跃还真是哭笑不得,这么优秀的侦察人员具有如此厉害的警惕性竟然是因为小时候被姥姥吓的。

    “我姥还告诉我,一个人走夜路千万不能被美女吸引,因为只有那些东西才会三更半夜出来玩,所以一旦碰上的话麻烦会很大,她还说那个东西如果想害人,就会和那个人通灵,故意让人看见。”风洐叹了一声:“唉,她那时候哪知道现在满大街那么多夜店了呢。”

    陈鱼跃也是醉了,一个天海市随随便便就能找出上千家夜店,每天三更半夜还出来玩儿的人可不在少数。

    这年头到处都是不夜城,就算是有那些个东西,估计也被挤兑的没地儿待了。

    “就是因为这故事,搞的我就算在夜店撩妹都没办法入戏。”风洐苦笑道:“我这半年多来才想明白,不是我女人缘差,而是我和女人接触的时候总是怀疑人家是‘那个东西’,表现肯定就不自然。”

    “你还真是被你姥荼毒的不轻。”陈鱼跃道:“那你也不至于现在还有所顾忌吧?”

    “所以我才说小时候的童年阴影是最可怕的东西,实在是太难摆脱了。”风洐道:“后来我长大一些,我姥再给我说的那些什么鬼打墙啊鬼吹灯啊之类的,我就不相信了,现在也不觉得可怕,就是那些在我心智不成熟的时候讲的那些东西让我恐惧。”

    “国内像你这么可怜的家伙肯定也不在少数。”陈鱼跃道:“估计不少人小时候都受过这种惊吓。”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如今尚还有阴影的人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