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661章 真正矛盾
    风洐则在一旁等待陈鱼跃的最终决定。

    “当初天组在内部做调查之后的报告上是怎么写的?”陈鱼跃突然问了这个困惑他很久的问题。

    “报告上说的就是内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嫌疑,所有人都有各种人证以及不在场证明。”风洐道:“这份调查显然是敷衍行事……如果他们真的做了仔细的调查,军师就不会出此下策让我们和天组的人翻脸了。”

    龙组和天组之间以前并没有什么过节,恰恰相反,因为陈鱼跃和龙玥灵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龙组对天组一向都是非常的友善。

    在神剑部队里和龙组之间矛盾最大的显然就是世家阵营的那些子弟们。

    尤其是身份显赫的个别世家子弟,这些人对外一直都是谁也看不起,当天,他们内部也有相互之间的矛盾,只是一个世家阵营里还要分为南北派,南派的人少,而且都各自距离自己的家乡较远,所以在必要的时候还会低调一些。

    但北派的人就不一样了,仗着神剑部队的驻地就在燕京郊外,每一个人都离自己家的地盘比较近,个个都耀武扬威。

    尤其是为首的赵延谱,在没有上级首长领导的情况下, 他恨不得把神剑部队变成他自己的地盘,总是表现出一副“老子在这里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样子。

    而且也不知道赵延谱究竟是那来的勇气,竟然一直都觉得自己肯定是神剑部队未来的接班人,动不动就拿出一副掌管者的样子。

    这点可不只是龙组所在的格斗阵营的兄弟们深恶痛绝,热武器阵营里的一些人也对那群身份显赫的世家子弟嗤之以鼻。

    所以龙组即便是有抵触也是对世家阵营里的那几个人,不会和天组有什么抵触。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赵延谱对龙玥灵的追求。

    赵延谱在龙玥灵对他爱答不理的情况下就宣告所有人,说龙玥灵是他要追的女人,谁敢和他抢就是和他作对,就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可龙玥灵一向都看不惯赵延谱的言行,所以对他从来都是冷眼相对。

    赵延谱心里对这事情一直都很忌讳,总觉得有人背后搞鬼,由于龙玥灵和陈鱼跃走的近,整个神剑部队又都传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才是金童玉女,就更是激怒了赵延谱。

    所以平日里赵延谱没少因此下过绊子,背后搞一些小动作也都是常有的事情。

    只不过绝大多数时候他的那些小聪明都会被一一化解,陈鱼跃也懒得搭理他,更不会去和他争什么,毕竟赵延谱是世家子弟里身份最显赫的一个,和他胡搅蛮缠只会惹得一身骚。

    越是如此,赵延谱就越是喜欢带着世家子弟的人找陈鱼跃他们所在的格斗阵营的麻烦。

    久而久之,双方无形之间就有了一些敌意,当然,这种敌意是不会表现在表面上的,所以即便是首长领导们也看不出来。

    上面的人还以为这是他们两个阵营之间的“良性”竞争呢。

    小伙子就应该热血方刚,相互之间杠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但是赵延谱一直都很不服气,不服气的原因倒也简单,就是因为原本属于世家阵营里的天组的龙玥灵,在某些事情上总是“偏袒”属于格斗阵营的龙组。

    天组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多次让赵延谱极度不满。

    可是他又苦追龙玥灵,自然不敢对龙玥灵说三道四的,重要的是龙玥灵根本就不是偏袒,她每次都只是站在公平的立场上去说事,但对赵延谱而言就变成了一种偏袒。

    “哥,天组毕竟是属于世家阵营。”风洐忍不住提醒道。

    陈鱼跃瞪了他一眼:“所谓的这个阵营,那个阵营,都是属于内部的自我分化!”

    “这阵营的划分也不是我们去分化的,分化也是那些世家子弟先挑起来的事端,若不是他们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我们格斗阵营里的兄弟们也不会厌恶他们,搞热武器的那些家伙也不会分出去个什么热武器阵营。”风洐越说声音越低:“最后逼得那些‘佛系青年’都组成了他们自己的佛道阵营。”

    “那我们以后就跟着人家那些‘佛系青年’学学什么叫与世无争。”陈鱼跃道。

    “怎么可能与世无争?”风洐道:“我们每一次的出色完成任务对于世家子弟而言就是‘争’,我们没得选择。”

    陈鱼跃忍不住用手指狠狠的顶了一下太阳穴,这还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风洐又强调:“哥,我不反对你把人交给天组,我更是绝对信任龙玥灵的,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天组的其他人……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世家阵营的人,而我们上次出事情又跟世家子弟……”

    “够了。”陈鱼跃打断风洐的话:“没有确切证据的话就别说了。”

    风洐恼怒的一拳甩在身后的树干上:“怪就怪我自己没本事查到有效证据!”

    “其实我并不希望这一切跟他们有关系。”陈鱼跃摇了摇头:“如果一切都是误会更好,至少说明了我们内部是团结的,难道不是吗?”

    “算了,哥,我什么都不说了,你自己决定吧。”风洐道:“是死是活兄弟都陪你,毫无怨言。”

    “我肯定不会把你们往死路上带。”陈鱼跃拍拍风洐的肩膀:“就算我们要保持我们的怀疑,但对龙玥灵的那份信任还是应该给她。”

    风洐耸了耸肩膀,他早就同意了,一点意见都没有,刚才说那些也只是希望提醒陈鱼跃不要忘记一些事情。

    “她现在是我们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也是唯一能够在这件事情上面帮到我们的。”陈鱼跃道:“我让她带人来,但若是见面的话,我会单独和她见面把事情说清楚。”

    风洐点点头:“这样最好,即便是有消息透露出去也可以保证大部分的隐秘。”

    “我会提醒她的,况且龙玥灵可比你还聪明,她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点不需要我们担心。”陈鱼跃道:“这地方就先交给你们了,我想办法去找苏晴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