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663章 有人顶罪
    陈鱼跃看她那么着急便问:“赶着干什么去?”

    “高尔夫山庄放火的人抓住了!”苏晴道:“周队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等等,人是你抓来的?不对,是他自己来的啊……那你来干什么了?”

    一时之间苏晴的脑子有点乱,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了。

    “放火的人抓住了?”陈鱼跃一脸惊讶,他来找苏晴就是想说放火案他解决不了的事情,苏晴却告诉他抓住了?

    可是高尔夫山庄放火的显然是子车星津那边的人,子车星津的人已经全部被扣下了,放火者怎么可能自首?

    苏晴见陈鱼跃也很诧异,便拉起他道:“走,跟我去找周队,他说放火的人来自首了!”

    陈鱼跃还真服了,这怎么平白无故的就有人站出来顶罪呢?开什么玩笑呢……

    两人匆忙来到周呈宣办公室,敲门后发现一个刑警押着一个戴着手铐的青年正在对周呈宣叙述放火的细节呢。

    周呈宣对两人一招手,示意他们进来听,随后对那青年道:“你继续说。”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有钱人的样子,所以就想放火吓吓他们……我……我没有什么目的,就是简单的仇富……”青年继续道。

    “仇富心理你就放火烧了你工作的地方?”周呈宣冷冷道:“你脑子里面都是些什么?”

    陈鱼跃皱了皱眉头:“周队,你说他烧他工作的地方?”

    “没错。”周呈宣道:“这小子是高尔夫山庄的工作人员,这不是来自首吗,我问他放火的动机呢,他告诉是因为他仇富。”

    陈鱼跃摇摇头:“仇富的人个人对财富所具有的强烈占有欲,仇富是仇富人,爱富是爱财富,仇富的本质是爱富,他显然不像是个仇富的人。”

    青年怔了一下:“我……我怎么不像了,我就是一个仇富的人,我……我看见有钱人就不舒服,我就想要他们的钱,我就是仇富!”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看见有钱人就不舒服?为什么不喜欢有钱人?”陈鱼跃继续道。

    “因为……他们……就是因为他们有钱我没钱,所以我就嫉妒!”青年解释的有些搪塞。

    陈鱼跃摇摇头:“周队,真正仇富的人认为仇富是理所应当,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出于认为富有必定和**扯上联系。”陈鱼跃道:“这类人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过的好,一边仇视富人,一边却又渴望成为富人。这家伙显然不是。”

    “我是!我就是见不得别人比我好!”青年争辩道。

    陈鱼跃皱了皱眉头:“还从没见过一个人抢着要把自己的罪名坐实呢。”

    虽然陈鱼跃没有多说什么,可这话还是让周呈宣心里敲鼓了。

    当然,追求财富是从古自今的人普遍存在的,就好比古时候书生常说的一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这句话就是建立在“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基础上,读书好就能拥有黄金和美人,这话真不假,不少穷人家的孩子就是靠着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的,这种例子从古自今数不胜数。

    绝大多数人都是一边骂着富人贪婪,富人**,富人不是东西,然后一边想要成为富人。

    这观点全世界都这样,古时候更是这样,不然也不会有人把“杀富济贫”的行为标榜成英雄了。

    但绝大多数人都能控制自己那种不健康的心理,只有少部分人不受控制才会表现出极端仇富。

    若能做出放火这种事情的仇富者就可以说是极端中的极端,这种人即便是做了放火的事情也不会认为自己是错的,反而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

    一个肯定不会认为自己犯错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跑到这里来自首呢?

    显然这个青年根本就不是那种极端中的极端,他或许也会有正常的羡慕外加小嫉妒富人的心态,也会有向往自己成为富人的愿望,可绝对不是那种极端仇富者。

    “好,先不管你是为什么放火,你说你怎么放火的。”周呈宣转移话题。

    “我……我就是……就是把房间电路破坏,然后引发火灾。”青年随口道。

    “怎么破坏的?”周呈宣继续追问。

    青年竟然被问的哑口无言,最后有些不耐烦道:“就是用工具破坏啊,这没什么难的,就是搞坏线路啊!”

    “其实在房间干烧一壶水若忘记断电也会引发火灾的。”陈鱼跃补充了一句。

    那青年马上道:“对!就是这样做导致的火灾!”

    可陈鱼跃却继续道:“但现在普通的小宾馆都会因预防火灾而配备自动断电的烧水壶,更何况是你们高尔夫山庄这种五星级的高档酒店呢?难道一个自动断电的烧水壶都没有吗?”

    青年再次被问的哑口无言。

    这时候周呈宣已经明白情况了,这小子根本就不是放火的人,甚至根本和这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懂一点电路方面的知识,想要安全的破坏电路导致失火而且还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陈鱼跃道:“可你好像就根本不懂‘电’方面的知识吧。”

    青年额头上已经冒汗了。

    苏晴气到拍案:“说!你为什么要顶替犯罪分子来自首!究竟是什么原因?”

    “我没有,我没有顶替,我就是放火的人,就是我干的!一切都是我干的!”青年吓得哇哇大叫,干脆胡搅蛮缠:“一切都是我做的,我现在已经记不得当初究竟是怎么做的了,我受到了惊吓,我精神上有创伤!对!我有精神病!我有精神病!我可以去开证明,我有间歇性的精神病!“

    周呈宣有些无奈,原本以为早上可以得到个好消息,谁成想竟然碰上这么一档子破事儿。

    ”小刘,你先把他带下去,让他在拘留室里好好冷静一下情绪,想清楚了再说。”周呈宣摆摆手,示意小刑警尽快把这胡搅蛮缠的家伙带走,他看见就心烦!

    苏晴警告那青年:“替人顶罪也是一种犯罪行为!你最好清楚一点!”</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