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666章 说服周队
    李唯全离开之后,周呈宣直接将陈鱼跃拽到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就顶罪的那小子根本一点电路上的知识都不懂,怎么可能说出刚才那些话!”周呈宣当然不信:“你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今天你必须把这话给我说清楚。”

    陈鱼跃示意周呈宣放开他,别那么激动:“周队,领导都亲自来给你垫台阶了,你就下吧。”

    “那真相呢?我要的是真相,我要的不是台阶!就算这案子我办不了,我离职,我丢饭碗,我也不会随便把事情给糊弄过去!”周呈宣轴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劝服的。

    这也是陈鱼跃为何刚才不通过任何人的同意就进去教那顶罪的小子如何陈述的原因。

    陈鱼跃倒是依然很平淡:“自首的人已经把细节说的很清楚了,你没有理由不相信啊。”

    “那些话是你教的?”周呈宣瞪眼道:“陈鱼跃,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没想到你在这种时候会做出这种事情。”

    “谁说我没原则?我当然有原则。”陈鱼跃淡淡道:“只不过我懂得如何变通,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既然改变不了,就换一个想法去做。”

    “颠倒黑白,那也算换一个方法吗?”周呈宣感到不齿。

    陈鱼跃反问:“我有说过要颠倒黑白吗?犯罪者必然会接受制裁,不是非要你去制裁,也不是非要我去制裁,而是用法律去制裁。能用法律制裁他们的不只有你周队。”

    周呈宣怔了一下,陈鱼跃的话让他听起来很费解,但却又有一种似懂非懂的感觉。

    陈鱼跃突然向前附身,在周呈宣耳旁道:“周队,如果我告诉你那些人还有犯下的其他罪过,而且远比放火更严重,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查!查出来他们之前犯的那些罪,所有的罪过都要加起来,数罪并罚,从严处置!”周呈宣喝声道。

    “一个纵火案他们都能把证据清理的一干二净,那些罪行你更找不到证据。”陈鱼跃道:“你觉得这件事情你还能管得了吗?周队,相信我,他们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

    “他们究竟还做过些什么?除非你说服我,不然我没有办法相信你。”周呈宣盯着陈鱼跃严肃道。

    陈鱼跃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说服你?你又为什么要相信我?有些话我点到即止,周队,你能接受就接受,你不能接受,那就继续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周呈宣再次愣住了。

    陈鱼跃指了指门外:“李唯全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不希望我们过多的去干涉高尔夫山庄。”周呈宣道。

    “我还以为你没搞清楚呢,呵呵,但现在听来你心里很清楚。这显然是山庄自己安排的人,他们不想事情继续闹下去了。”陈鱼跃道:“你若还不识时务呢?莫说你现在根本找不到凶手,就算你能找到,人家不承认呢?”

    周呈宣一时语塞。

    “之前高尔夫山庄动用那么多关系给这个案子施压,你就应该知道他们是有后台的。”陈鱼跃又道:“而现在他们想息事宁人,说明什么?”

    周呈宣摇了摇头。

    “说明你们查到的某些事情可能威胁到了他们的后台,所以人家不希望你继续查了。”陈鱼跃挑眉道:“明白吗?”

    “我是警察,查不查案子我说了算,我不需要听任何人的话。”周呈宣强硬道。

    “那很好啊,你自己立过军令状的,四十八个小时之内,如果还不能结案,那你就去基层派出所体验生活。”陈鱼跃道:“明天这个时候你就下去体验生活了,我想问你,你还拿什么查?”

    “我……”

    “去派出所要做的就是民警应该做的事情,你应该去处理民事纠纷,而没有权利继续插手这种刑事案件。”陈鱼跃鼓掌道:“然后找一个临时顶替你的人,迅速把案子解决,还是把这个自首的人推上去,人家轻而易举就成名成腕儿了,搞不好就借这个机会一路踩着爬上来了,到时候你周队回来或者是不回来都无所谓了,就算你回来,这里还有你的位置吗?”

    周呈宣被陈鱼跃说的哑口无言。

    陈鱼跃伸手拍了拍周呈宣的肩膀:“周队,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但是有原则的人也应该有智慧,我说的是大智慧。”

    这一刻周呈宣真的被陈鱼跃说服了。

    “虽然我没有在你们这个圈子里,但我相信任何一个圈子里有好人就有坏人,有实实在在想要做出成绩的,也就一定有溜奸耍滑,想要抄捷径的。”陈鱼跃最后道:“别因为你的原则而给某个溜奸耍滑的人一个抄捷径的机会。”

    “陈鱼跃,看不出来呀,你那么年轻,却有大智慧。”周呈宣感叹一声。

    陈鱼跃急忙摆手:“别别别,千万别这么说,周队,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周呈宣苦笑着摇摇头:“陈鱼跃,那你给我说实话,真正的纵火犯是不是已经被你盯上了?还是说已经被你拿下了……”

    “周队这是哪里话,如果我真把这事儿做了,早就……把人给你送来了。”陈鱼跃咧嘴道。

    “少给我在这打马虎眼,你如果没把人盯上,又怎么知道他犯过比这放火更大的罪呢?”周呈宣伸手敲了敲太阳穴:“小子,虽然我没有大智慧,但我也不傻,我有小智慧。”

    陈鱼跃摆手道:“周队,你这可就不叫智慧了,你这叫误会,这一定是个误会。”

    周呈宣才不信他的话呢:“我今天就信你这个人了,相信你能把真正的纵火犯正法!”

    “那是必……呵呵,我尽量吧。”陈鱼跃话说了一半就改口了,若说必需的话,就等于是承认他真的已经盯上甚至是解决了犯罪者。

    周呈宣岂能听不出陈鱼跃这点小心思:“别尽量,这事儿你必须得答应我,不然这案子我还是没法结。”

    “行行行,听你的,这事就交给我了,我肯定给你办的妥妥儿的,绝对不会让真正的犯罪者逃出法网。”陈鱼跃道:“还有,周队,那顶罪的小子肯定也有难言之隐,别太难为他了。”

    周呈宣瘪嘴道:“那你小子还挺有爱心啊?但我告诉你,我肯定不会轻饶他,不然他记不住,以后还会做这种蠢事,继续包庇真正的犯罪分子!”

    “那就随你喜欢吧,反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陈鱼跃扭头走出审讯室。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