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687章 榆木疙瘩
    手术很成功,一切都很顺利。

    有专家亲自上阵的手术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外,卢母现在所需要的就是静养和调理。

    卢雪虽然在照顾人的事情上面并不专业,但是有许伊安排了医院最好最专业的护理人员,卢母住院这段时间也是完全可以放心的。

    下午陈鱼跃下班之后,手术也已经结束了一阵子了,他便和叶雪芙一起来到医院探望。

    叶雪芙买了很多适合手术之后的病人去服用的滋补营养品,卢雪感动的一塌糊涂。

    这些东西对于叶雪芙来说或许只是很普通的东西,可是对卢雪来说却是平日里看都不敢看的,更别提花钱去买了。

    卢雪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感谢他们了。

    几个女人在屋里说话的时候,陈鱼跃则和杜破武一起来到了住院部的楼下。

    杜破武指了指门口角落:“昨天有两个人一直在这里盯着,门口大概有五车人,等我把卢雪送回来没多久,被你揍的那家伙就带人来了,听他那意思应该也是住在市立医院了。”

    陈鱼跃点了点头,他出手虽然不重,但是却也足够让那个南哥来医院好好休养休养了,那猪头脸想要消肿的话至少也要挂个三、五天点滴。

    “他们应该早就摸清了卢阿姨住院的病房,昨天来的时候一点都不陌生。”杜破武又道:“所以我就没敢离开。”

    陈鱼跃笑了笑:“我还真怕你把人送到就离开呢,看来你也不傻啊。”

    “我凭什么就傻了。”杜破武切了一声:“我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才好。”

    “怪不得卢雪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呢。”陈鱼跃摸了摸下巴:“挺好的。”

    “哥,你说什么呢。”杜破武瞪眼道:“你别跟着胡说八道,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那么八卦了。”

    “小子,我可告诉你,现在楼上病房里,叶雪芙和许伊肯定更八卦,我若是告诉她们你说她们跟娘们儿似的,你猜猜你会是什么后果?”

    杜破武默不作声的盯着陈鱼跃看了好一阵子:“哥,你肯定不会那么做的对吧?我错了……”

    陈鱼跃拍拍杜破武的肩膀:“小子,如果人家对你有意思,你会怎么办?”

    “哥,你就别逗我了,卢雪现在对我们只是感激,不只是对我感激,对你也感激。”杜破武摇头道:“她们女人误会也就罢了,你可别跟着误会。”

    “误会?”陈鱼跃摇了摇头:“小子,我告诉你,卢雪对我的感激我是能够感觉出来的,但是她对你的感激跟对我是不一样的。”

    杜破武切了一声:“说的你好像多了解女人似的。”

    “总归是比你有点经验吧?”陈鱼跃挑眉道:“我可告诉你,你还真别不相信我,这事儿我就是比你有经验。我现在就想问你,你觉得卢雪怎么样。”

    “去去去,别跟我说这些。”杜破武摆手道:“我现在不想说这些。”

    “你也是血气方刚的男儿郎,这种时候难道没点自己的想法?”陈鱼跃不相信。

    杜破武无奈道:“哥,我求你了,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给我的任务,送卢雪回来,保证她的安全,我只是要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任务罢了。”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陈鱼跃对这个榆木疙瘩还真是头疼:“破武,我可是提醒你,虽然卢雪看起来挺普通的,但是我敢保证,她现在是因为心思都在她母亲的身上,所以对自己太不在乎了,才会看起来那么普通。”

    “那又怎么样?”杜破武不解。

    “现在阿姨的手术很成功,卢雪已经没有那么多心思了,她只需要把自己整理的清清爽爽的,哪怕仍然一点妆都不带纯素颜,也绝对是一个美女。”陈鱼跃道:“我敢保证。”

    杜破武仍然一脸茫然:“那又怎么样?”

    “若是让雪芙教她化一点点的那种淡淡的裸妆,卢雪一定也是个非常有气质的女孩。”陈鱼跃继续引导。

    杜破武还点点头:“我也能看得出来,卢雪的底子很好的,若不然那流氓混混也不会骚扰她了。”

    “既然你都能看得出来,那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吗?”陈鱼跃惊讶的看着杜破武:“我们都看得出来卢雪对你有意思了,你竟然还那么木讷?”

    “哥!我……”杜破武惊讶的张大嘴巴:“我都说了你们就是八卦,卢雪只是感谢我而已,我哪能因为这么点事情就……”

    “你别小看这么点事情好吧!”陈鱼跃道:“这不是一点小事儿。”

    “那你做的岂不是更多?”杜破武反问。

    陈鱼跃摇了摇头:“兄弟,我告诉你,有些事情他不一样,我做的再多,人家看我不对眼,就不会有那种感觉。一旦人家就喜欢你这一口的话,即便是你没有做那么多,那她对你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行了行了,别再说了,我现在头都大了。”杜破武无奈道。

    “我就问你小子一句话,你难道真不想谈恋爱?”陈鱼跃道。

    杜破武抬头看着陈鱼跃,好一阵子才回答:“哥,我们现在自身难保,一堆麻烦都还没处理呢,我哪有心思谈恋爱啊……再说了,我以后还想回到神剑部队呢,我……”

    “你的意思是说,你以后要投身国家,保卫人民,所以你自己的事情就完全不考虑了是吗?”陈鱼跃又问。

    “我也不是那么极端的意思,只是觉得我不是那么靠谱的人。”杜破武道:“有些事情我感觉不适合我做,我做不来。”

    “我觉得你就是矫情。”陈鱼跃道:“什么叫不适合你做?什么叫你做不来?男女之间产生感情然后延续生命,这就是人类的历史,难道在你身上就不一样了?你比别人特殊还是怎么样?”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陈鱼跃道:“我看你就是矫情,我告诉你,卢雪那女孩特别的单纯,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能比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更适合你了。”

    杜破武两眼一瞪:“哥,我怎么听这话里好像还有别的意思啊?”

    “对,就是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话里有话。”陈鱼跃道:“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极其纯粹的人,除非是和一个一样极其纯粹的人才能和你走到一起,而卢雪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她真的挺适合你的。”

    “我总觉得你这话是说我们都傻啊?”杜破武挠挠头。

    “这不是傻,这是纯粹。”陈鱼跃摇了摇头:“你现在可能还没有办法理解我的话,但我相信你早晚有一天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哥,咱现在能不说这个问题了吗?”杜破武道:“我现在只是希望能够保证她的安全,那就足够了,其他的先不说了,好吧?”

    “可以,我今天也不是一定要你表态,我只是想提醒你,别那么没心没肺。”陈鱼跃道:“有些事情是需要你自己去感受的,记住,别因为你自己的不在意而伤了别人的心,如果你真的没有念头,我可以帮你去说服卢雪,但我相信你不是没有……所以我才会跟你说那么多。”

    杜破武嗯了一声,很认真的点了点头。</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