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784章 隐藏犯罪
    苏晴这时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我也吃好了,先走一步,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们了~”

    叶雪芙点头示意苏晴快走,刑警大队那边的路段早高峰一向都是比较拥堵的,若不多提前二十分钟上路肯定会迟到。

    “我看逍遥那边的状态还不错。”苏晴拿好东西走向陈鱼跃:“心理状态还挺不错呢。”

    “那必须的。”陈鱼跃微微一笑:“你也不看看他是谁的人,我的人,心理一向都很厉害。”

    苏晴也会心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让他动作快一点,越快拿到证据越好,我身上的压力可是挺大的呢。”

    “你们这行有一天压力小的时候吗?”陈鱼跃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是真想不明白你一个女孩为什么会想干这个。”

    这个问题苏晴就回答不了了,她只是留下一个无辜的表情便转身离开了,赶时间呀!

    陈鱼跃也只能感慨苏晴投错了胎,女孩就不应该做这一行,刑警这行以后就应该有个限度,就不要让女孩子考。

    这并不是陈鱼跃有什么性别歧视,他也尊重男女平等,但是很多事情上面男女之间真的很难平等。

    就好比刑警这行业,男人一个月三十天可以保证每天都身体没问题,但是女人行吗?生理上的区别就让女人每个月至少都会有那么几天的状态远不如男人。

    而刑警这活儿又那么“不是人”干的事儿,但凡不会偷奸耍滑的人,但凡是有一定责任心的人,做这件工作就一点不能偷懒。

    尤其是几百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他们处理。

    华夏的人口基数太大了,若说统计每年有多少的刑事案件发生是不可能的,若是说各级人民法院每年共审结一审刑事案件的话就应该有一百万,但是有很多刑事犯罪没有被发现,这个没有被发现的数量恐怕也是挺可怕的一个数量。

    太多太多的事情都等着苏晴这样的工作人员去处理。

    “每次看到苏晴那么辛苦的时候我都想劝她换个工作。”叶雪芙吃完东西便收拾残局。

    陈鱼跃也走上前来帮她收拾:“任何工作都需要有人去做,你也别说她了,你的工作也一样很辛苦,忙起来也是六亲不顾。”

    叶雪芙对此并不否认:“但我的工作性质至少没有她那么危险,每当看到她做的工作那么危险的时候我都会替她感到心惊胆战。”

    “放心,现在的体系完善,其实也没那么危险,她摊上的那些危险都是因为她太积极了。”陈鱼跃也挺无奈的:“又不是男孩,还总是把自己当男人用。”

    “说到这里我还真的是挺羡慕东瀛的。”叶雪芙突然道。

    “东瀛有什么好羡慕的。”陈鱼跃不解,他可对东瀛没有半点感觉。

    叶雪芙却道:“东瀛的治安真的挺不错的,这点我们不得不承认,尽管也达不到所谓的夜不闭户,但起码是比较安全,我们不得不承认东瀛是个犯罪率比较低的国家。”

    陈鱼跃点点头,东瀛犯罪率底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这点不能否认:“比起美帝国是好多了,枪杀和暴力很少。”

    “对啊,即使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单身的女人在街上行走,发生危险的可能性也是很低的,可以说除了黑社会之间的内讧以外,犯罪行为是很少的。”叶雪芙道。

    “没错,但并不是因此就说明东瀛没有犯罪,只能说东瀛的犯罪多数不是爆发性的,而是躲在角落里进行隐藏性的稀奇古怪的犯罪。”陈鱼跃道:“东瀛的犯罪一般都是比较变态的,比如那种看起来一点也看不出凶暴的好好先生,上学的时候是学校里的高材生,上班之后也是在公司安分守己,没有什么狐朋狗友,平时不太吱声,性情也很温和……这类人犯下的事情往往都是极其恶劣的,这种人会将拐诱来的五、六岁女孩子关到自己家的地下室里,他的地下室像一个实验室,他会把孩子杀害后进行录像,并且解剖然后欣赏,然后再送回孩子家去……”

    “你快别说了,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叶雪芙听得都有些不舒服了。

    “这是真实的事件,震惊了整个东瀛。”陈鱼跃道:“那个变态在一年之中杀害了很多女孩,手段非常恶劣,并且将尸体包起来放在孩子的家门口,上面写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叶雪芙打了个寒颤:“太恐怖了。”

    “那个奥姆真理教的放毒气事件显然也是这类人做的,但那些犯罪的人都是高材生,都毕业于东瀛的名牌大学。”陈鱼跃道:“东瀛人犯罪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东瀛社会个人得不到发挥,自我意识受到限制,精神很压抑。”

    叶雪芙怔了一下,她突然想起来她去东瀛开会时,在各种场合都能听到东瀛人的嘴上挂着“斯托莱斯塔里纳易”这句话。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感到很疲劳,精力不足。

    东瀛人食物营养的搭配上很讲究,所以说这个所谓的的精力不足不是体力方面上的不够,而是精神上的那种劳累。

    可以说整个东瀛社会下生活的人,每时每刻都得不到精神上的解脱。

    “东瀛人还有个很有意思的特点,欺软怕硬。”陈鱼跃微微一笑:“无论是东瀛学校还是公司还是任何地方,都是很明显的弱肉强食,那些性情比较软弱的人总是被欺负,这些人平时很压抑,他们的心理变得很古怪,所以这类人的犯规也是稀奇古怪。”

    叶雪芙唏嘘不已,她去东瀛的时候可没有研究过东瀛人变态的一面。

    东瀛有很多那种满足这些心理阴暗又古怪人的各种发泄俱乐部,店里的内容各式各样,有各种虐待,简直令人难以想像。

    但这些店里进去的客人并不都是下三滥的社会败类,有的是文艺界的名流人士,政商界的高级角色,他们不但喜欢虐待别人,也会让服务的人来虐待他们,他们会觉得这也是一种发泄,使他们感到一种被人虐待的快乐。

    “东瀛人的两面性反差很大,极端的两面性,一面是文明而忍耐的,另一面则是他们极力掩盖着的阴暗古怪的。”陈鱼跃道:“所以虽然东瀛社会犯罪率低,也不代表他们没有犯罪正在进行,只是进行的都是很古怪的,偷内衣那种事情在东瀛就经常发生啊。”

    “被你这么一说,我以后都不敢再去东瀛了。”叶雪芙有点哭笑不得的把最后一个碗洗干净放下:“我们也要抓紧时间去上班了,快迟到了。”

    “我去开车等你。”陈鱼跃笑了笑,叶雪芙迅速去房间收拾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