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20章 装什么装
    身份这东西往往都是人自己给自己的,没解放的时候那些八旗弟子就算是家里没落成狗窝,所有东西典当一空,在外边也要端着身份和姿态,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身份。

    解放之后那些大院里的高干子弟的优越感也是普通老百姓和泥腿子家里出生的孩子所不能理解的。

    这就是一种自我的感觉。

    白头翁虽然不是什么有身份的家庭里出生的孩子,但是当他意识到“身份”和“阶层”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而言,他的心态就彻底的变了,变得再也不想回去做所谓的“下等人”了。

    虽然如今这个社会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下等人”这个称呼和阶层似的,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只要存在“上流社会”这个阶层,那就代表了除了那个阶层圈子的人之外,所有的都是“下等人”。

    听起来似乎挺令人不爽的,毕竟这个社会上真的算得上是“上流社会”的人少之又少,但这就是事实啊。

    普通老百姓不觉得“上流社会”能比自己有多上流,并不是因为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这么想,而是因为根本就没接触过所谓“上流”的东西。

    如果普通老百姓真的经历了所谓上流社会奢侈的生活,就不会那么想了。

    任何一个人若知道有些人的一杯漱口水都可能是他一个月的工资时都会懵圈,任何人若知道所谓的贵族一顿饭够他们赚大半辈子的都会傻眼,任何人若知道顶级奢侈的消费是他们祖上八代至今赚的钱加起来都不够,肯定会疯狂。

    所以白头翁发誓自己绝对不能降低自己的身份,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的人。

    他看过的一个特别喜欢的作者的作品里有一段描写,就是说那些说钱太多也没什么用的只有两类人,一类是从出生就不缺钱的,另一类就是从来都没有过钱的。

    以前白头翁当过没钱的孙子,如果他一直都没有机会通过犯罪行为赚到第一笔钱,他肯定也不会在乎什么金钱和身份。

    但是他享受到了有钱的滋味,尝过了当年皇帝才能有的生活,他当然就不会想要倒回去。

    如今这社会跟以前不一样了,如今只要有钱,你就能享受比当年皇帝还享受的生活呢。

    所以有了身份之后,白头翁就彻底和过去的自己划清了界限。

    从那时候开始,哪怕是再有能力的人,只要不是“上流社会”的身份,他都是一概不去理会交结。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白头翁的圈子彻底发生了变化,直到如今他身边都是他认为的“上流社会”的人,不管那个人做的是不是什么“下流”的事情,只要那个人的生活品质和身份地位是上流社会的标准,他就会认可。

    那些做着高尚事情却没有身份的人,在他眼里也是一坨不值钱的粪便。

    “力闻哥在凯总面前那么的受重视,没想到还有人会把你当下三滥看呢。”赵逍遥笑了笑,这个时候赵逍遥完全可以肯定力闻绝对痛恨着他,就是因为凯总对他们的一个区别对待,在别人眼里就成了两个极端。

    力闻微微一笑,这种隐忍力的人是真不简单。

    “白头哥说的没错,我和逍遥兄弟肯定是比不了的。”力闻轻描淡写的承认着。

    赵逍遥对这个家伙还真的是越来越佩服了:“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

    白头翁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赵逍遥,心里好奇这家伙会说出什么样子的话来。

    “都是人,分什么高低贵贱啊?”赵逍遥不屑道:“往祖上翻几辈都是乡下种地泥腿子的娃,谁比谁高尚啊,装什么贵族啊。”

    这话基本上就是指着白头翁的鼻子骂街呢。

    力闻显然没想到赵逍遥会说这种话。

    白头翁的脸色都变了,可赵逍遥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都是猿人进化的,祖辈上谁还能比谁高尚不成?人是不分三六九等的,畜生才分呢,纯种的名马,纯种的名狗为什么值钱?因为纯。但是人就不一样了,这年头混血儿才吃香呢,可放在过去混血儿可没这么漂亮的名字,那叫杂种。”

    “这话就过分了。”力闻笑了笑:“可不能拿杂种这种词儿来形容人家混血儿。”

    “我可没有侮辱的意思,我只是说一个事实。”赵逍遥道:“往前翻个几百上千年可不就是这样吗。现在社会先进了,人类进步了,所以才没有那些糟糠的东西了。”

    白头翁突然发声了:“听逍遥这话的意思,是看不起我这泥腿子的后代了?”

    “我可不敢,往上翻几代,我祖宗也是泥腿子,谁也没资格看不起谁。”赵逍遥道:“我和白头哥恐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白头翁还想说两句什么,但是手下突然冲上前:“有车回来了!”

    “放进来!”白头翁马上下命。

    力闻意识到是力争回来了,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心道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恐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白头翁可不会想那么多,力争的车一进来就马上下命令让手下的人把车给包围了。

    力争的脾气可没有力闻那么隐忍,他们虽然是双胞胎,但是性格却是完全不同的性格。

    白头翁的人一股脑的包围上来,力争还没下车就已经有火了,所以停车开门的那一刻就动手了,一脚猛踹就掀翻一人,怒斥道:“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竟然敢来这里撒野!”

    在场的人就连白头翁都不知道凯总身边是双胞胎,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基本上所有人都傻眼了,惊讶的看着力争。

    白头翁愣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心道这姓凯的可真是不简单啊,竟然隐藏的这么深,今天若不是他赖在这里也不可能知道凯总这么大的秘密啊。

    “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这里撒野?”力争面前的人纷纷散开一条路,力争大步走过来:“人呢,这个时候还不动手,凯总养了你们是吃白饭的吗!”

    力闻见弟弟的情绪激动,不得不上前劝说:“这是凯总的意思,你别乱来。白头哥既然来了就是客人。”

    力争一听是凯总的意思,这才没有了-脾气,但他仍然是很不爽的瞪了白头翁一眼,他对白头翁的态度可没有他哥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