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27章 没有选择
    三个人正聊这件事情的时候,凯歆突然在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昨天直接睡在了以前毕颖休息的屋子里,由于这里毕竟不是自己家,赵逍遥也迟迟没有回来,所以她休息的并不是特别沉,所以早上听到客厅里有轻微的说话声音就醒来了。

    “你回来了。”凯歆见到赵逍遥之后的心情舒缓多了,虽然昨天她和叶家姐妹聊的也挺开心的,但赵逍遥在她心里的位置还是很难被任何人取缔的,只有赵逍遥来到她身边的时候,才能够让她有足够的安全感。

    三人纷纷向凯歆打了个招呼。

    “怎么醒那么早,昨天睡觉的时候肯定也不早了吧。”赵逍遥道:“再去睡会儿吧,这点儿连公鸡都没起床呢。”

    “你们聊什么呢。”凯歆这会儿哪还有心情睡觉啊,直接就走上前来:“昨天我家究竟出什么事了,你跑回去做什么。”

    赵逍遥知道凯歆也是个聪明的女孩,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我去你家帮忙完全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你父亲。”

    “你别总是拿着犇羴鱻场地的人情当做你的挡箭牌,犇羴鱻那场地的人情你已经还我了。”凯歆道:“我们现在要谈的所有事情都跟犇羴鱻场地租赁的事情无关,你为什么要回我家去帮我父亲?”

    这个时候陈鱼跃和风洐意识到他们应该给这两人一点空间,纷纷起身主动离开。

    赵逍遥不得不求救:“哥,你们干嘛去啊,一会儿早餐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们买。”

    “你别试图转移话题。”凯歆有些生气的看着赵逍遥。

    陈鱼跃也笑了笑:“是啊,早餐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和风洐出去买。今天人多,也就不给你们选择的机会了,买什么吃什么吧,凯歆,你没问题吧?”

    凯歆感激的看着陈鱼跃:“谢谢鱼哥。”

    “咱们都是自己人,这有什么客气的。”陈鱼跃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经看了出来,凯歆是真的很喜欢赵逍遥的,虽然那感觉或许还不能算的上是爱,可那份喜欢却是纯粹和真诚的,不参一点杂念。

    “哥……”赵逍遥可怜巴巴的看了看陈鱼跃。

    但陈鱼跃和风洐都没有理会他,径直就出门买早点去了,现在时间虽然还早,但是等他们把东西买回来的时候,估计其他几个女孩也就都睡醒了。

    此刻客厅里只剩下了赵逍遥和凯歆两个人,赵逍遥只能尴尬的转移话题:“昨天在这里睡的怎么样?”

    “至少是比你睡沙发舒服。”凯歆道:“我这个人对陌生环境的适应力挺差的,睡的并不踏实。”

    “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赵逍遥道:“不过就算把你带我家去休息,估计你也睡不好。”

    凯歆看了赵逍遥一眼:“你昨天回来是准备带我回你家的?”

    赵逍遥随口道:“这里和我那边一样,反正都比你自己家安全就够了。”

    “对了,你别转移话题,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单独回我家。”凯歆道:“我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逍遥沉默了片刻,这话还真的是让他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接。

    凯歆看着赵逍遥:“有那么难回答吗?跟我说实话就那么难吗?”

    “我没有欺骗你的意思,只是有些话我的确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你聊。”赵逍遥道:“我可以肯定你父亲也不希望你知道你家里的事情,所以有些东西还是不告诉你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家里的事情我都没有知道的权利吗?”凯歆无法理解的看着赵逍遥。

    “这跟是不是你家里的事情无关。”赵逍遥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凯歆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我知道,肯定是我父亲做了一些见不得光明的事情吧……”

    赵逍遥一怔,莫非凯歆早就知道自己父亲的那些生意?如果她知道的话,那凯家以后出的任何事情就都会跟她有关联了,这一刻赵逍遥是不希望凯歆知道她家里的那些事情的。

    凯歆沉默了片刻:“虽然说我并不知道我父亲究竟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当初我妈带我离开就是因为看不惯我父亲做的一些事情。”

    “你们的离开也是因为你父亲生意上的事情?”赵逍遥再次放心了:“这么说来,你父亲的生意你并不了解。”

    “我若是了解就好了。”凯歆道:“一直以来我父亲都不会让我知道他所做的那些生意上的事情。但是我不是瞎子,有些事情我也看得出来,高尔夫会所就涉嫌一些肮脏的事情,我见过出入那里面的女人,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就证明了她们的职业。”

    赵逍遥愣了一下。

    “但是这种社会现状恐怕不只是发生在天海,全国各地都有,全世界也都是这个样子。”凯歆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了:“在很多有钱人的眼里,女人只不过是生意过程里的一样工具,就跟饭桌上的烟酒是一样的,只是供人享用的一种消费品罢了。”

    “你还知道什么?“赵逍遥道,高尔夫会所涉嫌特殊服务这种事情对于凯家的生意来说,真的只能算是最小的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了。

    这些皮肉生意对社会的影响其实远不如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能知道什么,我父亲从来都不跟我讲。”凯歆摇了摇头:“我觉得我对我家生意上的了解恐怕还不如你多吧?”

    赵逍遥这就放心了,凯歆不知道那些事情就好。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

    “如果……”赵逍遥还想开口说什么,但是刚一开口就把话吞了回去,想想还是算了,有些话少说点更好。

    “如果什么?”凯歆却没有放过赵逍遥的意思。

    “没什么。”赵逍遥摇了摇头。

    凯歆岂能猜不透:“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父亲做的是一些违法犯纪的事情,我会不会大义灭亲?”

    赵逍遥一怔。

    凯歆也没找赵逍遥求证的意思,直接自己回答自己的答案:“我或许会跟我妈一样的选择,我们都做不到大义灭亲,但是……却也不会想要同流合污吧。”

    不等赵逍遥开口,凯歆又补充道:“同流合污这个词或许用的不够准确。”

    随后赵逍遥在凯歆的脸色上看到了一抹说不清的笑容,有无奈,有悲凉,有惋惜,有心痛。

    因为这一切都不是她所希望的吧,毕竟没有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出身,没有人能够选择自己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