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30章 小马过河
    凯总把目光缓缓的落在力闻身上,他在征求力闻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力闻是一个会用脑子分析事情的人。

    力闻不敢不承认自己内心的想法,只能对凯总微微点了点头,告诉凯总这地方是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好,逍遥,我相信你。”凯总征求了力闻的意思之后才缓缓开口。

    “凯总!你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相信这小子,若是这小子胡说八道,我们岂不是要白跑一趟!”力争道:“凯总,你要相信我,黄桦没那么容易追踪到!”

    赵逍遥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你听说过小马过河的故事吗?”

    力争瞪了赵逍遥一眼:“你什么意思?”

    “幼儿小故事啊。”赵逍遥一本正经道:“小马过河你都没听过啊?”

    力争这么大的人岂能去听幼儿故事,他盯着赵逍遥并不是想听故事,而是想知道赵逍遥这家伙脑子里究竟再想什么。

    赵逍遥无奈的摇摇头:“唉,连这都没听过,罢了罢了,我给你讲一讲吧。”

    “谁要听啊!”力争无语,他才懒得听幼儿故事呢。

    可是赵逍遥却完全没有理会力争是否愿意听这个烂大街故事的意思,直接就讲:“有一天,马妈妈把小马叫到身边,让小马把一袋粮食送到河对岸的村子里。小马驮着粮食飞快地来到了小河边,可是河上没有桥,只能自己淌过去。可它又不知道河水有多深。犹豫中的小马一抬头,看见了正在不远处吃草的老牛,赶紧跑过去问,您知道那河里的水深不深呀?老牛挺起高大的身体笑着说,不深,不深。才到我的小腿。”

    一屋子成年人竟然真的坐着听赵逍遥讲幼儿故事!

    力争实在是忍无可忍:“你究竟想说什么就直接说!”

    可赵逍遥仍然没有理会他,似乎非要把故事讲完才能把逼格装的漂亮:“小马高兴地跑回河边准备淌过河去,它刚一迈腿,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小马别下去,这河可深啦!小马低头一看,原来是小松鼠。小松鼠翘着尾巴睁着圆圆的眼睛认真的告诉小马,前两天它的一个伙伴不小心掉进了河里,被河水卷走了。”

    “你够了!这个故事我们都知道!”力争道:“然后小马不敢过了!回去问妈妈,老黄牛说河水浅,小松鼠说河水深,这可怎么办!妈妈告诉它,让它小心去试试!小马小心地试探着,一步一步地淌过了河!他明白了河水既没有老黄牛说的那么浅,也没有小松鼠说的那么深。只有自己亲自试过才知道!”

    赵逍遥点点头:“看来你知道啊。”

    “是个人就知道!”力争简直快疯了!这家伙是再怀疑他的智商吗?

    赵逍遥耸了耸肩膀:“所以,小松鼠觉得很深的河对于老黄牛而言才能没到小腿而已。”

    力争突然愣住了。

    这个混蛋的意思他终于明白了。

    “你认为很难的事情,或许对于我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赵逍遥道:“所以你凭什么说我是胡说八道呢。”

    力争彻底哑口无言。

    “凯总,我有一个建议。”力闻道:“反正我们白天也不适合采取一些行动,所以干脆找两个兄弟去看一看。”

    凯总也是这个意思,大白天的大张旗鼓是不可能的,但是晚上若是派人去了却扑空的话也不太合适,最好是现在找几个靠谱的人去把情况搞搞清楚。

    如果赵逍遥是胡说八道,他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着赵逍遥了。

    如果赵逍遥说的是真的,那凯总就需要好好琢磨晚上的行动了。

    当然,如果黄桦真的藏身在赵逍遥画的这个圈圈里面,凯总就更不会错过这样一个人才了。

    “好!我亲自带人去查探!”力争自报奋勇道。

    凯总却抬手示意不需要他去。

    力争看着凯总的手势愣住了:“凯总,难道你不信任我吗?”

    “不是不信任,而是觉得你不适合做这件事情。”凯总也没避讳什么:“你对逍遥没有信任,所以去的时候不会谨慎和小心,万一打草惊蛇就坏了。”

    “我……”力争还想再说什么,却看到力闻给了他一个手势,示意让他闭嘴,他也就没有继续讲下去。

    “力闻。”凯总道:“你安排两个机灵点的兄弟过去吧。”

    “是。”力闻点点头:“我现在就去安排。”

    “记住,只是探一探,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凯总提醒力闻道:“让他们机灵点。”

    力闻点点头:“凯总请放心,我会嘱咐到位的。”

    他们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凯歆完全听不懂啊,可是她知道父亲要对付的人一定就是袭击自己的人,而且也一定跟昨天晚上赵逍遥回来做的事情有关系。

    事已至此,赵逍遥该做的已经做了,凯歆也不可能改变事实,她能做的就是阻止后续。

    “爸,既然赵逍遥已经做了那么多,那我就更应该说一句了,如果这件事情赵逍遥做对了。那你就让他从今往后离我们家远一点。”凯歆道:“包括我在内。”

    凯总当然不会答应,如果赵逍遥把事情做的那么漂亮,他更是要挽留的啊。

    “凯歆,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凯总试图把这件事情含糊过去。

    “爸!”凯歆不甘心。

    凯总却没有继续任凭凯歆胡闹下去的意思,直接起身:“逍遥,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我多照顾她一天,这个请求不算过分吧?”

    赵逍遥笑了笑:“凯总说不算过分,那就当然不算过分了。”

    “那就麻烦你了。”凯总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招待你了,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家里的人,我先走一步。”

    “凯总慢走。”赵逍遥完全没有客气的意思,大模大样的坐在沙上,甚至根本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力争,走。”凯总要离开,自然是要带着力争一起。

    力争原本是想等凯总离开之后给赵逍遥放几句狠话呢,但是凯总直接招呼他离开,他连给赵逍遥放狠话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心有不甘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