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42章 父女关系
    儿女和父母之间的对立面是相当直接的,当儿女对父母的话无法接受的时候,会反驳的一无是处,不会留情面。

    就是因为这种关系才会有这种对立的存在。

    凯总原本是想找个台阶下去,可凯歆却把台阶一脚踹开:“国学?爸,你觉得你有那个悟性吗?”

    “我……”凯总都不敢开口了,他半辈子的人生经历难道还没点悟性吗?

    “国学读一读就够了,但千万别以为学了国学就能怎么样,若是国学真的那么牛那么厉害,那些所谓的老祖宗读了上千年为什么还没能关紧那被鸦片撬开的国门?”凯歆是一点情面也不留。

    赵逍遥再次试图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我们应该读李白杜甫,也看菲茨杰拉德,今天若是学习了论语,明天就去接触一下纯粹理性批判。”

    凯歆对赵逍遥还是比较理智的,当然,赵逍遥说的话她也是认同的。

    “……”凯总想说话呢,可却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自己的话会不会又把女儿给惹毛。

    赵逍遥帮他们圆场缓和气氛:“传统文化要接受,但是现代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的起点也要多了解。”

    “赵逍遥!我们现在不是谈论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要你马上离开我家。”凯歆突然回归了正题:“不要帮我父亲做事。”

    “行行行,我都听你的。”赵逍遥连连点头。

    “我就不明白了,逍遥既然有能力,我让他帮我做事有什么问题吗?”凯总这就无法理解了:“难道他不在我这里做事就不会去别人那边做事吗!”

    凯歆盯着父亲许久没有说话。

    这时候赵逍遥也不插话了,他已经意识到凯歆要说什么了,这话若是开口,才是真正的大爆炸呢。

    “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就问你,赵逍遥为什么不能为我做事,我请他来做事难道不可以吗?”凯总道:“这是我的个人自由,也是他的个人自由,轮不到你管我们吧?”

    凯歆一直都在忍,她忍着不想说,可父亲一而再三的言语终于彻底激怒了她。

    “爸,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凯歆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小刀。

    凯总的脸色终于变得不在那么的自然,眼底的那一丝恐慌显然是对女儿独有的。

    说实话,他这么多年都不让女儿知道他做的生意,不只是为了保护女儿,还为了自己在女儿的面前保留一丝做父亲的尊严。

    有句话说的好:做人不一定要风风光光,但一定要堂堂正正。

    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堂堂正正,拿什么抬起头来?

    就好比凯总,他拥有财富,拥有地位,拥有学识,拥有权力,这些东西单独拿出来某一样,或许都能够让人风风光光,可是他拥有这所有,却在女儿的面前抬不起头。

    只因为他做人不够堂堂正正,他做的一些事情让他表面上再风光也不能掩盖内心抬不起头来的自卑!

    在自己儿女面前都抬不起头,这是何等的悲哀?

    什么叫尽善尽美,什么叫问心无愧,什么叫真诚待人,这些东西他作为一个父亲都没有。

    有些穷人或许无法风风光光的给予自己的孩子那些物质上的东西,但是只要他堂堂正正,他就能够在孩子的面前挺直腰板,教育自己的后代也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有些富人或许可以毫无限制的赐予自己的孩子那些物质上的享受,但是他没有真诚正义,他就没办法在孩子面前挺直腰板,只能把自己的孩子影响的不懂得何为正义。

    凯总在这件事情上的心理其实很简单。

    说难听了,他就是那种当了*还想要立贞操牌坊的人。

    他自己没有堂堂正正的做人,却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堂堂正正,所以他才不敢让孩子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

    凯总虽然堕落,却还没有堕落成为那种拿着自己堕落换回的成果在儿女面前炫耀的脑残。

    可是有些人不那么想,有些人就真的是那种会拿着自己堕落和卑鄙换回来的成果在儿女的面前炫耀。

    这样子影响出来的下一代能是什么心态?

    作为孩子第一任的老师就是这种影响和教育,不能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为什么现在年轻人的价值观那么的扭曲,为什么如今大部分人宁愿成为赚钱轻松的网红,也不想要成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都是影响所致。

    “凯歆,够了,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先回房间。”凯总的声音变得低沉。

    这是一种没有底气的表现。

    凯歆指了指赵逍遥:“我告诉你,如果你要跟我父亲做事,我这辈子都会看不起你的。”

    “行,我懂了,我现在就走。”赵逍遥咧嘴一笑,没想到凯歆竟然是一个这么认真的人。

    “你等一下。”凯总可不想放赵逍遥离开,他看重赵逍遥可不只是看重一个可以重用的手下,而是看重了一个可以托付的年轻人:“我们之间的事情不是她一个女孩子能明白的。”

    “爸,你不要逼我。”凯歆深呼一口气。

    凯总却道:“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他做我做的事情,这样可以了吧?我留他是想和他说一些其他的事情。”

    “说什么?”凯歆追问,说实话,她真的没有办法相信她的父亲:“有什么不能当着我面说,如果是可以见人的话,那你就当着我面说,如果是见不得人的话,那你就干脆不要再说。”

    “凯歆,我是你父亲,希望你能够给我一点尊重。”凯总有些无奈:“难道你对我连这么仅存的一点信任都没有吗?”

    “没有。”凯歆的回答相当干脆。

    凯总摇了摇头:“就算你给我一点点尊重,这总可以吧?我向你发誓,我绝对不会做害他的事情,这是我以父亲的身份向你保证的。”

    “那你记住,你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向我保证的。”凯歆说完径直走向门外,头也不回的对赵逍遥说了一句:“我去车里等你,五分钟之后你不出来,我就自己离开。”

    赵逍遥苦笑着点点头,他是真没想到让自己最头疼的竟然是卷进来的父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