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50章 不算大鱼
    现场处理工作进行了接近三个多小时。

    苏晴他们回队的时候也是浩浩荡荡的,距离刑警队不远的犇羴鱻内自然是听得到动静。

    好多晚上吃饭的家伙也都聊起了今天刑警队大行动的事情,由于事情还没有公开,所以很多人嘴里也只是以讹传讹罢了。

    “陈老板,听说你和刑警队的苏队挺熟的,她也经常来你们犇羴鱻呢,你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给我们大家伙说说吧,大家现在都很好奇啊,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刑警队都倾巢出动了,特警队的直升机都安排了。”

    来犇羴鱻吃东西的人里永远都少不了好奇的家伙。

    “这事儿我可不敢乱说。”陈鱼跃一边放下这桌客人点的手切牛肉片:“有消息新闻肯定会说的。”

    “新闻上的东西都是删删减减才让我们知道的,你这里肯定有第一手信息啊。”客人继续道。

    陈鱼跃笑着摇摇头:“这你就太高看我了,人家警方的一些行动都是秘密行动,那都是不能乱说的,我又不是警方的人,岂能知道哪些。”

    “陈老板,你也太谦虚了,你们犇羴鱻开业的时候就连刑警队的周队都带着人过来捧场了。”有人又道:“你和刑警队的关系够铁的啊。”

    “哎呦,我的老顾客啊,人家周队来我这里吃顿饭也是正常的,总吃食堂也腻啊,出来换换口味而已。”陈鱼跃一边说一边走:“不存在什么捧场一说,你们可别下传哈,对人家周队的名声可不好。”

    “随口一说!”那桌子客人也都不在多言了,真让刑警队的人听到,以为他们背后嚼他们周队长的舌头根,那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陈鱼跃又去给别的桌客人上菜,结果那桌的客人也好奇的问他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对此陈鱼跃也真的是一点招儿都没有,这是人家的自由,嘴巴在人家的身上,人家想说就说,想问就问,就好像他想不回答就不回答是一个道理。

    一整个晚上陈鱼跃都在敷衍这些好奇的家伙。

    问的人多了,就连杜破武都烦了,稍微有些翻脸的提高声音:“来这里吃饭就是吃饭,别谈那些敏感的东西,谢了,诸位!”

    杜破武这大汉站出来一开口,哪还有敢直接和他唱对台戏的啊。

    这下子陈鱼跃才算是清静了一些。

    “你以后对客人客气点,别搞的跟领导干部传达命令是的,这样会让人不容易接受。”陈鱼跃走到杜破武身边小声提醒他。

    杜破武才管不了那么多呢:“虽然他们这些人那么没完没了的,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每个人都要问,你不嫌烦我都嫌烦了。”

    两人正说话呢,苏晴就托着疲倦的身体来到了犇羴鱻。

    刚才那些好奇的客人们真的见到苏晴之后,反而不会扯着脖子说刑警队出任务的事情了,反而是一个个的都老实的很。

    “看见没,这些人就是嘴痒,并不是真的关心正事儿,真的有正事儿就都担心牵扯自己了。”杜破武摇了摇头。

    陈鱼跃上前道:“今天怎么忙那么晚?”

    “出任务。”苏晴道:“雪芙她们呢,怎么没看见她们。”

    “雪芙今天晚上有个会,筱夭在学校帮着她系里的学生排练下个月的元旦晚会节目呢。”陈鱼跃道。

    “学生可真够闲的,离着元旦还有一个多月呢,这就开始排练节目了?”苏晴一脸惊讶:“我上学怎么没那么多时间搞课外活动啊。”

    “你们警校能一样吗。”王勇笑着走上前:“你们先去后边吃点,我让你嫂子准备好锅了,今天这个羊肉很不错,新鲜!”

    苏晴不好意思道:“勇哥,又让你操心了。”

    “哪里话啊,你都累了一天了,来勇哥这里还要帮忙。”王勇道:“是我心里过意不去啊,快去先吃点东西,看你这样估计中午也没好好吃吧?”

    苏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陈鱼跃给了苏晴一个眼神,示意苏晴跟他去里边一边吃一边聊。

    苏晴知道陈鱼跃想问什么,就跟着陈鱼跃直接去了后厨那边的房子里。

    两人给嫂子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自己开始弄吃的。

    看得出来苏晴是真有点饿了,涮了点羊肉之后马上捞到碗里准备先填下肚子。

    “今天怎么样,是不是收获很大啊。”陈鱼跃一边给苏晴继续涮肉,一边问:“是不是钓到了大鱼。”

    苏晴看了陈鱼跃一眼,她现在对陈鱼跃可以推算出她们刑警队任何事情都不会感觉到惊讶了。

    “是不是大鱼你不清楚吗?”苏晴看了陈鱼跃一眼:“真正的大鱼还在窝里趴着呢,赵逍遥这么大的诱饵都钓不出来,我怎么才能把他抓住。”

    陈鱼跃一笑:“苏晴,你现在说话可是越来越有水平了。”

    “还不是跟着你学的。”苏晴吃了一大口涮羊肉,不太开心的叹息一声。

    “怎么了,这是碰上麻烦了吧?”陈鱼跃一怔:“有麻烦就说啊,别唉声叹气的啊。”

    苏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陈鱼跃,你说,如果一个犯罪分子明明就是犯罪了,可是没有足够的证据给他顶罪,他又能找到很多的人给他作伪证,说他没有犯罪,最后判决的时候他就很可能得到逃脱,这种事情我该怎么办?”

    陈鱼跃想都没想:“那就大嘴巴抽那混蛋,抽到他认罪啊。”

    “别瞎闹,我和你说正事儿呢。”苏晴道。

    陈鱼跃的表情这才认真起来:“你是说黄桦?”

    “黄桦已经死了。”苏晴摇摇头。

    陈鱼跃惊讶的看着苏晴,这也太突然了吧?黄桦那货的命也太软了,才这么点事儿就挂了,命不够硬还出来混,真是无语了。

    “是另外一个叫白头翁的。”苏晴又把碗里剩下的涮羊肉吃掉。

    这时候锅里的也涮熟了,陈鱼跃马上给苏晴又盛了一碗。

    平日里苏晴晚上是很少吃肉的,看她现在吃这么香,肯定是饿了。

    “你听我仔细跟你说。”苏晴一边吹着碗里的热羊肉,一边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陈鱼跃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也把周队现在无法搞定白头翁的困难告诉了陈鱼跃。

    虽然苏晴觉得陈鱼跃也没有办法解决,但是告诉陈鱼跃也算是一种倾述,一种放松的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