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53章 酒精催化
    陈鱼跃现在喝酒的计量已经追上了保力的进度,这个时候保力才算是可以对他有所接纳了呢。

    来,鱼跃,谢谢你的啤酒。保力又一次主动端起酒杯: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喝酒了,你也不是第一次给我送酒添菜了,但今天的不一样,我希望今天不是客套。

    陈鱼跃端起酒杯就喝,这个时候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喝。

    只要让保力看到他喝的痛快,喝的毫无保留,喝的像是一个把他当作是真朋友的状态,那就足够了。

    今天这杯酒我喝的挺痛快的。保力也一饮而尽:不瞒弟弟你,我的酒量不行,五瓶啤酒就差不多了。

    陈鱼跃拿过保力的杯子就给他倒满了:保力哥,你若是觉得酒量不行,那这样,我喝两杯,你喝一杯!

    关于保力的酒量陈鱼跃还真的是清楚,因为保力来犇羴鱻吃饭的次数太多了,他每次都不多喝,三四瓶就直接扣杯子了。

    今天保力现在已经算是喝的第五瓶了,比平日里喝的都多了。

    保力虽然酒量不好,但却也是痛快人,陈鱼跃都这样说了,保力肯定不能开口说自己不喝了呀。

    若是保力现在就扣杯子的话,陈鱼跃今天晚上这些酒真算白喝了,他绝对要让保力再喝两瓶。

    等保力再喝两瓶,整个人的状态就会不一样了,到时候说话办事儿就简单多了。

    我三杯,保力哥你一杯!怎么样?陈鱼跃进一步加大了。

    保力现在彻底无法拒绝了:别,兄弟,我尽力,能喝多少就陪着你喝多少。

    有保力哥这句话,我陈鱼跃脸上的面子就足了!陈鱼跃说完一饮而尽。

    保力也没含糊,还是跟着陈鱼跃又是一杯进去。

    因为保力没开口让阿俊和光子两个人挡酒,所以两人也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帮着倒酒。

    保力哥喝的开心的酒从来都不会让人帮他挡酒,只有喝的无聊的酒才会让他们两个上来挡酒的。

    保力哥,你的事情我听勇哥聊起过。陈鱼跃又给保力碰了酒杯:这杯酒我必须敬你,我这个人最佩服的就是讲义气的人,保力哥你是活关公,兄弟我是心服口服!我喝!

    碰过的酒杯就必须喝光。

    保力这杯酒不喝不行啊,陈鱼跃都给他戴上了义气的高帽子。

    讲义气的人在喝酒上岂能没有魄力呢。

    喝!

    保力又是一杯。

    就这样,陈鱼跃一杯接一杯的敬酒,很快,保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又喝了三瓶啤酒了。

    这时候保力是真的有些喝多了,当然,他的这种喝多跟喝醉可是完全不同的,醉鬼是恶心人的,而保力这种状态是最真诚的。

    人喝到这种程度是最没有防备心的,对任何人都没有。

    鱼跃,我今天喝的太开心了。保力竟然主动端起酒杯:如果早知道咱们两个人那么投缘,我早就邀你跟着我们一起喝了。

    当一个喝多了的人主动邀酒喝的时候,那就不应该再喝了,再喝就不是多了,而是醉了。

    喝醉了的人也是无法谈事情的,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第二天也不会记得。

    来!喝!陈鱼跃端起酒杯:保力哥,说真的,你和刑警队的周队的性格很像啊,哈哈哈,但你们可是完全两路人啊。

    保力一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着他和周呈宣相提并论呢:是吗?那有机会我一定要和周队喝一杯。

    必须的,就在我这里,你们两个喝一杯肯定能成为朋友。陈鱼跃说着就把酒干了,保力也没含糊,跟着一饮而尽。

    这个时候陈鱼跃不能再让保力喝了,再喝就坏事了。

    陈鱼跃放下酒杯之后突然叹了口气:唉

    保力皱了皱眉头:鱼跃,这是怎么了,咱们喝的那么痛快,叹什么气啊。

    说到周队,我心情都没了。陈鱼跃摇了摇头:今天刑警队下去抓了场火拼,这事儿保力哥听说了吧?

    保力点点头:据说是黄桦和白头翁。

    对。陈鱼跃压低了声音:黄桦死了。

    保力对此也没有太大的惊讶:你这是苏晴给的消息?

    她去现场了。陈鱼跃又道:据说白头翁的人都给白头翁做伪证,白头翁很可能关个四十八小时就无罪释放了。

    嗯。保力点点头,这种事情很常见,他不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你叹气是因为黄桦的死?还是因为周呈宣受伤了?

    我和黄桦没交情。陈鱼跃摇摇头:周队倒也没受伤,我是担心他有麻烦。

    保力看着陈鱼跃,大致的猜到了:白头翁要报复?

    苏晴跟我说,白头翁已经放话了,只要他出来,就一定报复周队全家。陈鱼跃道:都说祸不及家人,白头翁若是有种出来直接找周队报复也就罢了,  他威胁周队家人,这也太不讲究了。

    保力突然啪的一拍桌子:这么不讲究的事情他白头翁也做得出来!

    对啊,我也是觉得这种事儿太操蛋了,这种事情跟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白头翁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事儿我必须管。保力直接把事儿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其他的事情我管不着,但是做这种不讲究没道义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陈鱼跃一脸惊讶的样子看着保力:保力哥,这事儿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插手不合适吧?

    没道义还不讲究的事情都跟我有关系。保力道:任何一个圈子都要讲究一个规矩,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如果白头翁那种人不讲究的话,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想混这个圈子就必须讲究这个圈子的规矩。

    陈鱼跃竖起大拇指:保力哥!这杯酒我敬你,你这番话真的是让我耳目一新啊。

    干!保力也端起酒杯。

    这杯酒喝光之后,保力直接将酒杯反扣在桌子上:鱼跃,今天我真的喝的差不多了,我怕再喝下去就不记得正事儿了。

    保力哥,那我就不强求,你喝舒服了就好。陈鱼跃的任务完成,一身轻松。

    这事儿交给我了,你放心吧。保力一边说话一边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不再吃点了?陈鱼跃客气了一句。

    保力大手一挥,头也不回。

    阿俊去找勇哥结账,被陈鱼跃拉着直接就送了出去,今天这单必须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