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56章 没有机会
    叶雪芙微微一笑,拒绝了吴老板的好意。

    “吴老板不用那么客气,我不需要。”叶雪芙将吴老板披过来的衣服推开。

    作为一个有心理洁癖的人,叶雪芙刚才无意之间看到了吴老板在他的秘书给他倒满酒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拍了一下秘书的"qiao tun",这种轻车熟路的行为显然不是无意之举,而是经常出现的,所以他才会那么“顺手”的就拍了上去。

    当然,吴老板拍完之后也已知道了自己的行为有些过火,马上观察在场人的反应,并且庆幸没有人注意。

    但是这一切都被叶雪芙看在了眼里。

    只不过叶雪芙对于这些肮脏的事情不屑于理会,无论是吴老板这个人,还是他身旁的那个在任何男人面前都能表现出一副撩人模样的小秘书,都是叶雪芙并不想要去理会的人,所以她才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叶总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实在是让我伤心啊。”吴老板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可都是好意。”

    “谢谢你的好意。”叶雪芙点点头:“只不过我真的不需要,我出去就直接离开了,这衣服还是留给吴老板的秘书吧,我看她穿的也挺少的,一会儿肯定会冷。”

    吴老板的脸上稍显不悦,但是叶雪芙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也不好强求。

    但是叶雪芙是跟公司的车一起来的,吴老板仍然不相信真的有人来接她,对于送叶雪芙回家的事情还是相当执着的。

    “那些领导方面我会安排人好好招待,叶总,送你回家这件事情你可不能推辞。”吴老板跟在叶雪芙身后:“今天晚上的局是我组的,如果叶总回家路上碰上什么雷雨麻烦的话,我这心里可过不去了。”

    这家伙对自己的魅力实在是太高估了,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自信,让他以为只要他可以送叶雪芙回到家里,然后暴雨下来,他就可以找借口在叶雪芙家里借住一晚,然后他就可以和叶雪芙的关系更进一步。

    当然,这一切都是这个老流氓自己脑子里想象出来的。

    叶雪芙已经不想多解释,该说的她都已经说过了。

    这个时候其余人已经坐车离开了,叶雪芙走出房间之后径直走向了这家农家小院的大门口。

    陈鱼跃已经把车停在了门外等她呢。

    又是一道闪电将夜空照的通明,紧跟着便是雷神轰鸣。

    吴老板快步跟上叶雪芙,不死心道:“叶总,你现在叫车不安全的,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吴老板请回吧,别那么客气。”叶雪芙已经看到了下车的陈鱼跃,心里瞬间轻松了许多。

    陈鱼跃见叶雪芙走出来的后边还跟着一条尾巴,马上就迎上前去:“结束了吧。”

    “嗯。”叶雪芙点点头,示意陈鱼跃赶紧带他离开这里。

    而紧跟上来的吴老板见到陈鱼跃后非常不善的拦了上来:“你是什么人?”

    “你管我呢。”陈鱼跃哪能理会吴老板这套,叶雪芙他们或许还要顾及一下面子,但陈鱼跃才不管这套呢。

    先他在天亚集团只是一个保安部的人,不牵扯任何上面的领导和展层面的事情。

    再者说现在是下班时间,他虽然也是天亚集团的员工,但是下班的时间他是自由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家伙一直跟在叶雪芙后边跟狗皮膏药似的,叶雪芙显然已经非常厌恶这家伙了,可是这家伙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似乎自己觉得自己很抢手似的。

    四个字来形容这种人,那就是厚颜无耻。

    “叶总,前段时间滴滴的司机对乘客做出了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吴老板虽然去过天亚集团,但是还真没碰到过陈鱼跃,虽然他听说过天亚集团保安部有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叫陈鱼跃却并没有真的见过,所以把陈鱼跃误以为是干快车的司机了。

    陈鱼跃一听也是醉了。

    叶雪芙真的不想再解释了,可却不得不强调:“吴老板,他是我的朋友,不是快车司机。”

    吴老板一脸不相信的打量着陈鱼跃,这种人怎么配得上做叶总的朋友呢,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啊。

    “上车。”陈鱼跃给叶雪芙打开了车门,他觉得叶雪芙根本没必要和这种家伙解释什么,毫无意义。

    “叶总,还是我送你吧,我……”吴老板还不死心呢。

    陈鱼跃回头不耐烦道:“你这人可真够有意思的,也不看看这都什么天了,暴雨马上就要下来了,还跟这里废话呢。”

    “我是不放心你开车,担心你不能把叶总安全送回家!”吴老板有些着急,他真正担心的是眼前这家伙把叶雪芙送回家后万一下暴雨了怎么办:“年轻人,你还是早点回家吧,一会儿万一暴雨下来路上不安全的。”

    陈鱼跃一听这话就看穿了吴老板的心思:“这就不劳烦你操心了,我和雪芙住一起,比你方便。”

    吴老板一听脸都绿了。

    “你去送才不方便,还要再回来。”陈鱼跃摆摆手,示意吴老板别再浪费时间了:“该干嘛干嘛去。”

    吴老板期待的看向车内的叶雪芙,希望叶雪芙可以解释一下他们住一起这不是真的。

    可是叶雪芙根本就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完全就是默认了似的。

    吴老板心里虽然不爽,可是眼前的青年男女都是有自主能力的成年人,都有自己决定自己所做事情的权利。

    他没有任何权利说什么。

    陈鱼跃转身上车,动汽车直接掉头离开,留下一脸懵圈的吴老板,他的人生计划都被打碎了,不甘心啊。

    看着那远去的汽车尾灯,吴老板只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这口气叹过之后,天上哗啦一声就下起了暴雨。

    这暴雨绝对是犹如瓢泼,根本不是雨点,就感觉是老天爷在天上把洗脚盆给打翻了,直接整盆的水就往下浇啊,吴老板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雨水给浇透了。

    当他拔腿跑回房间之中已经成了落汤鸡一般,鞋子里都能养鱼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