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75章 所谓忠义
    最近天海市发生的大事情就是白头翁和黄桦的火拼。

    这次的事情里最吃亏的就是白头翁,当然,黄桦那命衰的已经是了,就不能算了,白头翁不可能去和私人相比较。

    除掉短命的黄桦之外,白头翁就是唯一一个吃亏倒霉的家伙了,他这么一个吃亏倒霉的家伙,竟然还被保力说成不讲究?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啊,白头翁就好像被鱼刺卡住了喉咙,想吐也吐不出来,想咽还咽不下去,难受啊。

    “保力哥,你若是有话就直说吧,这搞的我根本就听不懂什么意思啊。”白头翁最终不爽的坐回位置上:“我现在可真的是有点不爽了。”

    “你不爽了?”保力抬头看了白头翁一眼:“既然那么不爽我,那又何必跟我那么客套,还要让酒,陪笑,岂不委屈?”

    白头翁皱了皱眉头:“保力哥这话真的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白头翁究竟什么事情对不起保力哥了?”

    保力却摇摇头:“没有,你任何事情上都没有对不起我。”

    “那我就不明白保力哥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了。”白头翁直言道:“既然我白头翁没有得罪过你,那保力哥你今天又何必对我咄咄相逼呢,我可是很尊敬保力哥你吧?今天我所做的一切,在场的诸位也都看得出来,阿俊,光子,你们在保力哥面前说句公道话,我白头对保力哥是不是足够的尊重了?”

    阿俊和光子都是保力哥的人,岂能会帮白头翁说话,保力哥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保力哥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俩肯定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行了, 我也不和你兜弯子了。”保力虽然坐在椅子上,却仍然给白头翁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白头翁点点头:“我等的就是保力哥这句话,有什么就直说,就算是让我白头翁去死,也应该让我死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混我们这口饭的,拜的是什么神灵。”保力淡淡道。

    “自然是关二爷。”白头翁道:“我拜关二爷是相当虔诚的。”

    保力冷笑了一声:“为什么要拜关二爷?”

    白头翁一怔,心道这还用问吗?

    抛开历史上的真正人物是什么样子来说,自从古代评书这种东西风靡市井之后,关二爷的地位就开始节节高升。

    就这么说吧,从北宋徽宗开始,直到大清宣宗道光皇帝,对关二爷的追封都是毫不吝啬,一直到“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的称号啊,这真的可谓彪炳千秋了!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在被官方不断加誉的同时,关二爷也成为了民间社会势力共同供奉的偶像啊,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就是因为关二爷身上“忠义”、“勇猛”的两个光环。

    演义里把勇猛彻底神化了,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单刀赴会,降于禁斩庞德……

    牛逼啊!

    至于忠义也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故事,那千里投刘的画面感动过多少人啊,桃园结义的故事更是黄口小儿也耳熟能详。

    这些都是演义都是故事。

    若是真的把当初的情况放在如今现代社会来看,曹孟德搞的那就是一个集团公司,士族和宗亲就是集团里的中流砥柱,孙仲谋的东吴则是一个家族企业,是一家亲戚朋友共同打拼。

    刘玄德是什么?就是帮会啊,他二弟三弟什么时候叫过他主公?都是叫大哥呢!而且他的团队里排资论辈很严重,最先追随的就地位显赫无人可及。

    这种情况下,如今道上混的自然就拜关二爷了,因为混社会就要讲究一个忠义。

    无限忠于兄弟,永不背叛兄弟,守护帮派利益,顾念兄弟之情,这就是出来混的需要讲究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在关二爷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至少是绝大多数人说知道的这个人物就是这样的。

    加上后来皇权和黑势力都是有意的去抬高关二爷的地位,所以才造就了今天的关帝。

    至于为什么无论皇权还是黑势力都要抬高关二爷的地位呢?

    因为关二爷的忠义就是对小团体利益和老大的无限拥护,无限忠诚,无限奉献,任劳任怨!被皇权的认可,源于他和同时代以及后世众多英雄豪杰背道而驰。

    都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是关二爷就偏不这么做!

    看看其他的人,厉害的人物也很多,什么徐晃,张辽,张颌,庞德,魏延,姜维,太史慈,黄忠等等,都在合适的时候都做了明智的选择。

    说白了就是背叛了老的帮派和大哥,投奔了新的老板和老大,而且都混的很好。

    这就是王朝时代的君王所需要的东西,是忠君爱国以及忠孝节义伦理教化的榜样,是帝王用以教化天下、驯服臣民再适合不过的标志性人物了。

    白头翁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保力为何要问自己的问题应该如何回答。

    最终他用最简答的办法回答了保力的问题:“因为忠义。”

    “那我问你什么叫忠义?”保力又继续问道。

    白头翁这下彻底是没有什么耐心了:“保力哥,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现在搞得跟考试似的,我这个人不善于做考试,你问的这些问题我心里都明白,但是你让我说出来,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保力点点头:“好,那我告诉你什么是忠义,最简答的理解就是‘守规矩’!”

    白头翁点点头:“这我当然懂,我白头翁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守规矩,这点保力哥你若是不了解可以问凯总,让他告诉你我白头翁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我不需要问他,我直接问你就可以了。”保力道:“我们出来混,有句话叫做‘祸不及家人’你肯定听说过吧?”

    “那必须的啊!”白头翁道:“这就是规矩啊,最基本的规矩啊。”

    “那我就要问问你了,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拿着别人的家人来当作威胁的手段?”保力一句话就把白头翁给说愣了。

    白头翁这才恍然大悟,他是这样威胁过周呈宣啊,可是周呈宣是警方的人啊,根本不是他们一路人啊!

    保力今天到底是什么路子?白头翁实在是不明白了,他为什么要给周呈宣来出头?搞什么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