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878章 进退两难
    陈鱼跃接过一个电话之后,便迅速陷入了沉默,白头翁的下场是他没有想到的,当保力将结果转达给陈鱼跃之后便挂了电话。

    这下和凯总有交易来往的两个人就都死了,黄桦和白头翁的死也让陈鱼跃彻底断了可以跟进凯家犯罪事实的线路。

    当然,好消息是再也不需要为了周呈宣家人的安全而担心了。

    苏晴看出陈鱼跃的变化,便忍不住上前询问:“是不是有了白头翁的什么消息?”

    “白头翁已经离开天海了。”陈鱼跃选择隐瞒是因为不想把保力连累,原本这事儿就是他把保力牵扯进来了,若是再连累保力就太不讲究了。

    再说了,这事儿和保力原本也没有什么牵扯,都是凯总一个人做的,这种罪是否还给凯总记着已经不重要的,他犯下的那些事情多这一条命也没什么影响,少这一条命也不会给他减轻。

    “怎么会呢?”苏晴一脸惊讶:“我亲眼看着他进了高尔夫山庄,你肯定是搞错了。”

    “没有。”陈鱼跃道:“你想想,现在白头翁离开之后是不是对他自己有利?”

    苏晴想了想,点了点头,的确如此,白头翁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逃走,他留在天海市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本来就受到了重创,还被警方盯上了。

    陈鱼跃又道:“那你说他的离开是不是对凯总也有利?”

    “当然了。”苏晴道:“这样一来就他就更安全了,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事情好不好,凯总绝对比白头翁自己还更加希望白头翁离开。”

    “所以白头翁去高尔夫山庄之后,凯总是不是会竭尽全力的说服白头翁,让他尽快的离开天海市?”陈鱼跃道:“然后剩下的事情还需要我跟你多讲吗?”

    苏晴忍不住皱起眉头:“那他究竟逃到哪里去了?”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陈鱼跃道:“我找保力哥帮忙只是想要说服白头翁不要威胁到周队的家人,但现在看来白头翁只是一个怂瓜蛋罢了,他都自身难保了,怎么可能再自找麻烦呢。”

    “那你说他会不会在临走之前对周队或者周队的家人做出伤害?”苏晴忍不住担心道。

    陈鱼跃耸了耸肩膀:“据我所知,白头翁是被凯总亲自安排人送走的,所以他现在已经不在天海了,他没有机会对周队和周队的家人下手了,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苏晴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白头翁不会对周队的家人构成威胁就好了。

    可是又有一个麻烦让苏晴觉得很不舒服。

    “白头翁就这样逃走了,实在是对法律的羞辱。”苏晴心情很不舒服,这对于她而言是挺难接受的事情,让一个重要犯罪分子在眼皮底下逃走,还要松一口气,这让身为刑警的苏晴真的是太委屈了。

    可是有些事情真的没有办法用某一种思想去解释,任何事情都是有多面性的。

    “恶人自有天收。”陈鱼跃道:“白头翁虽然逃得过一时,却绝对逃不过一世,就算他可以逃得过法律的制裁,却不会逃过其他方式的制裁。”

    “我现在甚至希望那家伙可以得到他们同类人动手惩治。”苏晴这是心底不敢乱说的心理话:“只要他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谁给予的都无所谓了。”

    陈鱼跃微微一笑,心道:如你所愿。

    现在的白头翁已经下地狱了,他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却遭遇了“自己人”的毒手,这就是代价,这也是因为作恶太多而被老天爷给收走了,活该。

    忙忙碌碌的一天又悄悄的度过了。

    ……

    凌晨。

    陈鱼跃如约来到了赵逍遥发给他的定位地址,zbs酒吧。

    叶家姐妹和苏晴都熟睡之后陈鱼跃才出来的,而赵逍遥则是陪着凯歆喝了半瓶洋酒之后把凯歆哄睡才出来的。

    风洐和杜破武就没那么多麻烦了,俩人都已经在酒吧等了他们接近一个小时了。

    陈鱼跃已经把他得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几个兄弟,今天聚到一起就是要给赵逍遥出一下主意,看看他究竟应该如何更进一步,如果实在是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了,那就尽早的撤出来,不能把自己处于危险的情况之下还无法将事情做的漂亮,这就太坑了。

    好在赵逍遥已经习惯了,反正有凯歆在身边,他想更进一步也没那么容易。

    如今凯总说解决白头翁就直接解决了,下手干净利索,丝毫都没有拖泥带水,就凭这雷厉风行,赵逍遥也应该多几分小心了。

    “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确定一个明确的方案去执行,如果没有合适的明确的方案就只能让逍遥先撤出来。”陈鱼跃道。

    赵逍遥轻叹一声:“我才刚算是好不容易得到了他们的信任,现在撤出来真的是太可惜了。”

    “这没什么好可惜的。”风洐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好的方案让你去执行的话,你得到的信任越多,也就意味着你遭到的威胁便越多。”

    赵逍遥知道几个哥哥都是为了他的安全考虑的,可是现在若是让他放弃,他还真的是有点做不到。

    陈鱼跃示意风洐也别太难为逍遥:“这些天逍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件事情上,若是让他现在放弃这一切显然也是不合适的,我们应该还有机会。”

    “当然还有机会。”赵逍遥道:“只要我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就随时都有可能打入他们的内部,如今他们信任我,所以一旦我进入核心,就会立刻得到他们这些年所有一切的犯罪证据,这绝对是最好的机会。”

    这也是赵逍遥不舍得现在放弃的原因。

    这时服务员把他们点的威士忌和啤酒送了过来,杜破武直接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端起酒杯轻碰了一下赵逍遥的酒杯,似乎是对他现在的处境表示理解和安慰。

    赵逍遥苦笑一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现在的处境就跟这烈酒入口是一个道理,既感觉到了辛辣,却又仍然想要酒精迷人的那种感觉。

    “事情若是简单就不需要我们来做了。”陈鱼跃端起酒杯:“来,喝一杯,然后都想想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喝!”

    兄弟几个碰杯共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