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902章 陷入僵持
    凯总,我来交易可是诚心实意,但你可就有些过分了。花臂冷笑一声:你一点都不真诚。

    我有什么不真诚。凯总道:我的人想要确定我女儿的情况,这难道不属于正常考虑的事情吗,花臂,做事不讲究的人可是你,我们对你可没抱有太多的信任。

    花臂冷笑着一挥手,盯着凯歆的手下突然将手里的武器上膛。

    凯总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花臂!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样有危险,你难道不清楚吗!

    凯总,我做事不讲究,这话可是你说的,你既然能说这种话,我为什么不能做这种事情呢。花臂道:我不是不讲究吗?那我就当面撕票给你看看?

    你不能这样做!凯总心中一阵担忧:我们有话好好说,这批货你可以一件一件的验收,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这种被动的局面让凯总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掌控全局。

    花臂这才再次挥挥手,手下的人也将上膛的子弹退出来,这才让凯歆的处境没有那么的危险。

    青龙,现在凯总对我们兄弟的为人做事一点都不放心,你说我们还有交易的必要吗?花臂突然看了看青龙,这时候两人应该是再说什么暗语。

    由于这话多少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所以陈鱼跃他们也不得不防。

    陈鱼跃只需要做一个换位思考,去考虑如果自己是对手,在占有优势的情况下,遭遇了对手这种态度,会怎么样去想。

    很简单,那就是要启用第二计划。

    这明摆着就是要跟凯总耗,耗到凯总主动放弃心理那点挣扎的念头,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们交易百分之百的顺利。

    如果交易暂停了,恐怕对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好处。陈鱼跃选择了主动出击,他要破坏对方是否执行第二计划的念头,因为双方的消耗对于他们来说不是好事儿,万一失去了冲动,没有了冲突,他就没有办法让苏晴来坐收渔翁之利了。

    必须有冲突,这事情才能有他们想要的结果。

    你又算是什么东西。花臂看都没看陈鱼跃,但心里却一点都没放松警惕。

    赵逍遥这一个陌生的面孔已经给了花臂足够的震撼,所以花臂不敢确定陈鱼跃那边的几个陌生面孔是否也能令人眼前一亮。

    可如今这事情已经展到了这个地步,他就不得不防备所有有可能带给他威胁的事情。

    为了凯歆小姐的安危,我们不可能暂停交易。陈鱼跃继续道:为了花臂哥你们能顺利将这批货带走,你们也不能拖下去。

    我们如何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插嘴。花臂有些震怒,因为这小子点破了他现在的心思,他就是想拖一阵子,看看耗一耗凯总之后,凯总会不会把身份降的更低一些,这样他们才能更放心。

    这段时间出了这么多事情,你不会真的以为凯总这地方就是安全的吧?陈鱼跃道:这地方也是个敏感区域,万一警方哪根筋抽了,又跑到这边来检查一下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

    花臂眉头一皱:拿警方来唬我?

    我是不是在唬人,花臂哥你自有定夺。陈鱼跃淡淡道:但是有一点你应该听说过吧,全段时间凯总的山庄失火了。警方对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放弃调查。

    什么?花臂一怔,这事情他当然有听说,毕竟这里有军火,失火的时候谁都会担心生爆炸。

    可是这件事情最终解决了,花臂听黄桦说过,说凯总这老狐狸安排了自己山庄的人自认罪,这样就避开了警方的追究。

    当然,这事情凯总没有跟黄桦说过,也都是黄桦自己查出来的。

    只有自己查出来的事情,他们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

    案子都已经结了,警方凭什么不放弃?花臂冷哼一声:少在我面前玩儿这一套花招,我不吃这套。

    警方为什么不结案?花臂哥是聪明人,自己想一想为什么。陈鱼跃也不把话彻底挑明,就那么隔着窗户纸的透气:如果是你,你相信这案子有那么简单吗?

    花臂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

    不只是花臂感到震惊,就连凯总本人都被陈鱼跃的这番话给说的有点懵。

    陈鱼跃的分析实在是太切合实际了,凯总不得不琢磨这事情的后果,倘若是还有警方的人盯着山庄呢,那他们的交易一旦被现就麻烦了。

    他必须尽快让今天的事情结束,如此的消耗下去实在是毫无意义,只是会增加他自己的风险和烦恼。

    今天这事情我都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花臂哥若是还想不清楚,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陈鱼跃微微一笑:我只是一个小角色,在这种时候我无所谓,就算警方真的得知消息来这里围捕,我也判不了几年,可你们就不一样了。

    花臂忍不住看了青龙一眼,希望青龙这时候能给他拿个主意。

    可青龙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现在尽快验货尽快交易,我们也尽快离开。

    凯总,既然拖下去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那我们就别耗着了。花臂终于有了一丝的危机感。

    那就要看花臂你有没有诚意了。凯总到现在仍然舍不得把手里这批货真的放弃:这批货是死的,但我女儿可是一个大活人,你打算怎么办?

    货是死的,没有长脚,我当然要先把货收到手里,那样才能安心放人。花臂道:凯总,只要我拿到这批货,我留下凯歆小姐毫无意义,所以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会信守承诺的。

    凯总却摇了摇头:正如你说的,货是死的,就在这里,你们只需要人来拿就好,坏不了。但我女儿却不一样

    那凯总是什么意思?花臂一怔:让我先放人是不可能的,就算我是个傻子,也知道一旦我把凯歆小姐放走,你凯总就会毫不犹豫的跟我翻脸,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凯总认真道:如果你信不过我,那又如何才能让我信得过你?花臂,信任是相互的,这点你应该清楚。

    呵呵呵凯总,你和白头翁的交易出事之后,你的信誉在天海市恐怕已经是一文不值了。花臂嚣张的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