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913章 态度恶劣
    周呈宣赶到现场之后差点就惊掉了下巴,刚才苏晴在电话里说的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随行的医护车辆迅速进场,把该处理的伤员带走处理,至于那些短命的也只能是愿他们黄泉路上注意安全了。

    当然,这些已经被陈鱼跃他们解决搞定的主犯是周呈宣最感兴趣的。

    按理说凯总是周呈宣最应该去“关照”一下的人,但现在凯歆就守在旁边,苏晴又悄悄提醒了一下周呈宣这其中的关系,让周呈宣能看在父女关系的面子上多给凯总一点时间。

    毕竟现在只要把凯总抓走,那连审加判,这一系列人赃并获的罪行基本上就判极刑了。

    也就是说凯歆也挺可怜的,和自己父亲在一起聊天的机会恐怕是不多了。

    这种情况下周呈宣多少还是要讲究一点人道主义的,该给的时间还是要给的,该给的机会也是要给的。

    “这就是花臂?”周呈宣径直走向被风洐和杜破武盯的最紧的两个人,一看花臂这双臂上的千虫纹身也猜出了他的身份,然后他目光又落在花臂身旁的人身上:“没猜错的话,这个是青龙了。”

    “周队眼睛够毒。”风洐笑了笑:“他俩就是花臂和青龙,天海市所有从海面上走私进入的武器都和他们两个有关,算是两条大鱼了吧?”

    周呈宣竖了竖大拇指,回头看向陈鱼跃:“这么大的人情,我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谢你了。”

    “这事儿周队可别谢我,跟我可没什么关系。”陈鱼跃呵呵一笑:“这些个亡命徒一大早就在这里搞非法交易,我路过自然要阻止,但凭我的个人力量是远远不足的,是苏队长路过拔刀相助,所以才控制了这些非法之徒。”

    周呈宣咧嘴一笑:“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别听他胡说八道。”苏晴无奈的摇了摇头。

    但是周呈宣很清楚,陈鱼跃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他的态度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想当这个大功臣。

    至于这所有的功绩,当然还是自然而然的算在苏晴的身上,对此周呈宣一点意见都没有,因为他很清楚,就算苏晴这事儿没有真的起到作用,陈鱼跃会出手阻止这邪恶也多少都跟苏晴有关系。

    所以这对于周呈宣而言就是人家苏晴的功劳。

    “是不是胡说八道大家也都看着呢,在场的除了你之外,鱼跃他们几个都没有执法权,所以这事儿就是在你的带领下解决的。”周呈宣说着看了看陈鱼跃,似乎在用目光询问陈鱼跃对他的这个说法满意不满意。

    陈鱼跃什么也没说,直接竖起大拇指。

    “呵呵呵,一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小女警也能被你们捧成英雄,看来你们的这工作系统里的事情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虚假呢。”花臂冷笑了一声。

    周呈宣低头看了看花臂:“是吗?那你以前以为我们这系统里是怎么样虚假的?”

    花臂呸了一声:“少给老子来这一套,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逍遥,把这个人的嘴巴封起来!”苏晴听到花臂辱骂周呈宣,便对赵逍遥道。

    赵逍遥环顾四周也没找到能堵嘴的东西,干脆把鞋子脱下来,直接脱掉了自己的一只袜子,并且还自己闻了闻,自言自语的对着袜子道:“早知道你今天还有这个作用,我就该提前多穿几天不洗了。”

    但周呈宣抬手示意赵逍遥别乱来。

    其实这个时候是听真话的好时候,周呈宣是真想听听花臂的嘴里能说出些什么实情。

    “你继续说,我倒要听听我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周呈宣刺激花臂道:“别说的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似的,其实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花臂哼了一声:“激将法啊?想让我抖点料出来是吧?哈哈哈,我花臂虽然已经折了,但是还没有愚蠢到什么事情都会和你们警方交代的地步。”

    周呈宣瞪着花臂:“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坦白从宽。”

    “行了,少给我上思想政治教育课,我对你们警方这课程完全不感兴趣。”花臂道:“你就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这样的态度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苏晴怒斥。

    “貌似我说点什么就能对我有好处似的?”花臂反问:“我自己犯的是什么事情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就今天这种事情你们也不可能饶了我,好不容易有机会抓住我,岂能不毙了。”

    这话一出口,周呈宣和苏晴都无话可说了。

    花臂说的是一个事实,他的这种情况是肯定要毙的,这家伙犯下的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

    “既然无论我说与不说都是死路一条,那我何必要出卖我的朋友呢。”花臂咧嘴发出一阵阴笑:“不瞒你们说,今天你们虽然抓了我花臂,抓了他青龙,但是明天还会有新的花臂,新的青龙出现呢。”

    周呈宣脸上阴晴不定,花臂这家伙的挑衅让他心里相当冒火。

    这种人的态度根本就是对法律的侮辱,这种人的态度根本就是对他们职业的侮辱。

    “行了,周队,人家不想说话那也别再逼他说了。”赵逍遥笑嘻嘻的走上前:“我这袜子都已经脱下来了,你总不能再让我穿上去吧?太麻烦了。”

    周呈宣一怔,立刻明白了赵逍遥的意思:“怎么处理,你随意。”

    赵逍遥站在了花臂的面前:“既然是不想说话,那就干脆不要再开口了,我没周队那么好脾气,他愿意听你说话,但我不愿意听到你的声音。”

    “你敢!”花臂双眼布满血丝的瞪着赵逍遥。

    士可杀不可辱!

    赵逍遥若是把这臭袜子直接塞进花臂的嘴里,对花臂而言就是比死还严重的羞辱呢。

    “我有什么不敢的?”赵逍遥晃了晃手里的袜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一个马上就要判刑完蛋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怕你啊?来来来,给我一个害怕你的理由。”

    花臂瞪着赵逍遥,一时之间竟是有口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