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第914章 划清界限
    “我告诉你,就你这种态度,那在我面前是相当不好使。”赵逍遥摆摆手:“我警告你,周队现在问你什么,你最好是如实回答,若不然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花臂咬牙切齿道:“算你狠……”

    周呈宣忍不住笑了,看来对付这些人,还是需要用非常规的手段,按照常规的手段对他们是没用的。

    “周队,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这孙子若是不说,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赵逍遥一本正经道:“我一只袜子就能憋死他。”

    花臂现在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他已经是将死之人,没有脱罪的机会了,所以他现在的面子尊严显然是比任何一切都更为重要,若不然他死的都窝囊。

    “那就说说吧,我们这行里究竟怎么虚假了,又有谁是拿着老百姓的纳税钱却不给老百姓们做事了?”周呈宣直言道:“我现在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我就想知道你看到谁虚假了。”

    “想让我把你们那里面的脏底子给揭开?”花臂摇了摇头:“这还真不是一两句话能讲清楚的。”

    “那你就说的简洁一点。”赵逍遥喝斥一声:“少在这里耍嘴皮子,别以为自己能糊弄过去,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嘴给你堵上?”

    花臂担心赵逍遥真的做出那种事情,赶紧回避了赵逍遥的眼神。

    而这时凯总却开口了:“我们的保护伞恐怕不是你们能轻易拔掉的。”

    周呈宣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过去:“凯总,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基本上就知道是谁了。”

    “周队你是聪明人,就算我们不说你也知道是谁,但是你需要让我们开口,这样才能成为证据。”凯总淡淡一笑:“如果我凯某人无牵无挂,我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帮你们指证,但现在我不敢。”

    周呈宣不明白:“你有什么不敢的,都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难道你不想戴罪立功吗?”

    “我现在立再大的功,也无非是给我一个死缓。”凯总道:“如果我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基本上就会在缓刑期里死于非命,而且还给我女儿留下危险和麻烦。”

    赵逍遥这时候作为男人当然需要挺身而出:“我会保护凯歆的。”

    但凯总仍然是摇了摇头:“你们也别逼我了,这话我也已经讲得挺清楚了。”

    “爸,你说的不就是李唯全吗!有什么不敢说的!”凯歆终究还是年轻,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凯总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女儿的话,而是对周呈宣道:“我的事情我女儿一概不知,这些逍遥都能帮我作证,我犯的事情跟我女儿没有半点关系,所以她胡说八道的话你们千万不要当真。”

    周呈宣可以理解凯总爱女心切的心情,所以他点了点头。

    花臂在一旁却又开口了:“父亲做的事情,身为女儿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呵呵,这种明目张胆的包庇都不管,这就是你们这些执法者所谓的公平呢?”

    “你他妈给我闭嘴吧!”赵逍遥当场就翻脸了,直接把臭袜子塞进了花臂的嘴巴里:“真是话多!”

    花臂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凭赵逍遥把袜子塞进他的嘴巴里,搞的他一阵反胃!

    这反胃倒不是因为这袜子的味道太重了,而是因为他自己内心的抵触。

    “我看你还能嚷嚷出什么。”赵逍遥把袜子塞的很深,几乎堵在了花臂的喉咙眼上,这下花臂可有的难受了。

    苏晴看了周呈宣一眼:“这案子如果真的和李唯全有关,我们解决起来恐怕是真的有困难。”

    “解决什么案子都会有困难,没困难的事情也根本不需要我们来做。”周呈宣对此看的还是非常透彻了:“这事情我们不会道听途说,也不会放任不管。”

    陈鱼跃上前示意苏晴别在这里乱说话了。

    毕竟是人多口杂。

    “凯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国外生活,对她父亲在国内的事情完全是一无所知的。”陈鱼跃淡淡道:“所以她说的话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信度,你们如果要找突破口,还是应该在这些当事人的身上找。”

    “可是……”苏晴还想再说什么,但她马上看到了陈鱼跃的目光,便明白了陈鱼跃的意思,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凯歆现在的情绪还是有一定的激动,被否认自然是无法接受:“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你们必须要相信我!”

    “你说的是不是事实没有人能知道。”赵逍遥也在陈鱼跃的示意下,迅速上前阻拦凯歆:“问题是你一直以来都不在华夏,所以你说的这些话是没有依据的,这不是过家家,这是大事,没有依据的话是不会被作为证据的。”

    “怎么连你也否定我?”凯歆不太理解。

    赵逍遥面对面的给她使了好几个眼神,可凯歆却仍然没有看明白赵逍遥的意思。

    对此凯总感激万分,他知道陈鱼跃和赵逍遥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凯歆的安全,但凡是牵扯他凯家的事情,就应该让凯歆躲的远远的,这样对凯歆才是最好的保护。

    “行,我说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是吧?”凯歆难掩失落:“那好,既然这样我什么都不说了,算了。”

    “无论事情是什么结果,警方都会给我们一个大白的真相。”陈鱼跃希望这番话可以安慰到凯歆:“你父亲的事情一定会得到公正的判罚,他该得到的惩罚一样都不会少,而他幕后的人,早晚也逃不出法律的制裁。但这些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你只需要保证你自己的安全,不要卷进这件事情,对你父亲而言,就是他现在最希望得到的结果。”

    凯歆闻言沉默了片刻,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陈鱼跃说的没错,她现在什么都做不成,无力回天,不可能解决父亲的问题,也不可能解决幕后黑手。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父亲安心离开,若想要让父亲安心,她最好的做法就是乖乖的闭嘴,让自己和家人以及家里的事情划清界限,这样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