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肥妹翻身 > 第1022章 感情无法控制
    司徒轩的长眸中没有一丝温度,他死死盯着沙发上坐着的女人。

    本以为这桩婚姻是在他完全的掌控之中。

    可现在看着自以为是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太自负了。

    “噢,对了。”

    长谷玲放下手上的咖啡杯,悠然说道:“前两天我约安沐吃了一顿饭,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对了呦,你知道吗?她现在是有男朋友的呢。”

    “我说过,让你离她远点吧?”

    司徒轩从薄唇中挤出每一个字问道。

    “嗯,司徒君你的确说过。但是,我想既然成为了你的妻子,那我就应该做到当妻子应该做的。我……呃……”

    长谷玲的话没说完,她的脖颈突然被紧紧扼住,这突如其来的力量和窒息,让她瞬间脸色通红,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在他脸上看到了最可怕的杀意。

    “我提醒你,我和你只是契约婚姻。如果再试探我的底线,我不介意当一个丧妻的鳏夫!”

    手狠狠用力推开了长谷玲,跌坐在沙发上的长谷玲摸着自己的喉咙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司徒轩,你疯了?”

    长谷玲甚至可以肯定,司徒轩刚才真的是想要杀了她的。

    “疯?我失去她的时候已经疯了,否则你以为你会在这里吗?”司徒轩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丢在地毯上,冷冷回道。

    “如果你能安静的扮演好你的角色,那么我们相安无事,如果你再做出我不能掌控的事情,那么……我想你会知道一个男人彻底疯了会是多么可怕。”

    “掌控!?你以为感情是能掌控的吗?司徒轩,如果能掌控感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不能爱你吗?”

    长谷玲从沙发上挣扎着站起来,有些踉跄的走到司徒轩的面前:“我如果不懂这个道理,我早就被父亲嫁了,怎么会等到和你遇见?”

    她本以为一切也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她却渐渐迷失在司徒轩冷酷与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中。

    “司徒君,如果感情真的能掌控,安沐会爱上别人吗?”

    长谷玲哭着说道:“温居的聚会,安沐会和她的男友一起来。难道到时候你想要告诉他们你过的并不幸福吗?上次在山间看日出,难道你就没有觉悟吗!?”

    “你找人跟踪我?”司徒轩转身长眸更加森冷。

    “我并没有跟踪你,是有狗仔给我卖了照片。”长谷玲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说道:“你的身份在那里,就算我不找人跟踪,也有不少人盯着。”

    “最好如此。”司徒轩冷声说完,转身离开。

    长谷玲赶紧追了上去:“司徒君,周末你会来的吧?”

    如果温居的聚会上少了司徒轩,那这个聚会就失败了一半。

    “早晨我会出现。”司徒轩犹豫了片刻后,说道:“不过,你想的未必会得到。别人来可不是跟你结识,更多的是想要看看我司徒轩的妻子是什么样!”

    “我不是……”

    长谷玲还想要解释自己的用意,可是司徒轩已经消失在了别墅的大门处。

    无论她怎么想的,她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司徒轩确保不会威胁到安沐,那么他根本没有心情去了解别的吧?

    想到这些,长谷玲的双眸黯然起来。

    男女之间的感情,最怕的就是一方冷漠无动于衷,另一方患得患失。

    一个在追,一个在跑,永远都无法在一起吧。

    “去,让他们去机场问问我要的樱花树是不是到了!”长谷玲命令说道。

    如果感情上无法得到满足,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面子上找回些许吧?

    ……

    “安沐,你做任何事都这么不给别人面子的吗?”

    孟波拿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有些愠怒的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

    “孟队长,我女朋友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你应该明白什么叫做信息共享吧?没理由我们提供了信息,却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那岂不是傻子?”

    语气带着十足的傲娇轻佻,再加上眼前这个男人邪魅的颜和微微上挑的细长眸子里的一丝轻蔑,孟波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碾压式的对话方式。

    有些人身上的贵气和傲气与生俱来,再加上家庭的优渥则会让这种气质培养的更加明显。

    眼前这个大热天穿着剪裁合身没有一丝褶皱西服的男人就是这类人。

    而他的自我介绍,是安沐的男朋友。

    “楚先生,我不是商人,我是一名警。察,在我这里只有你们配合的义务,没有什么信息共享。你的这套谬论用错地方了。”

    “哦?既然如此……”

    楚天厉转头问道:“亲爱的,那份分析报告我记得好像丢了是吗?”

    “嗯……”安沐眼中带笑睨了眼身边的楚天厉,配合道:“是啊,好像是丢在哪里了呢。”

    “安沐!楚天厉!你们这是睁着眼说瞎话吗?报告就在这儿,我命令你们立刻给我!”孟波拍了一把桌子,指着二人手上的文件袋吼道。

    这两人竟然当着他的面鬼扯,太不把他当回事了吧!?

    楚天厉轻哼一声,扬起手中的文件袋,道:“这是我公司的机。密文件,跟孟队长的报告有什么关系?噢——看孟队长这气急败坏的模样,总不会想要抢吧?警。察抢东西也是犯法的吧?莫非,孟队长想要知法犯法?”

    “你!”孟波被怼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他刚才还真打算直接抢过来算了,没想象这小子竟然开口堵了他的路。

    “孟队,我只是想要李晶家人的一些资料。”安沐适当的时候开口,道:“我的好朋友方树儿因为李晶的死亡十分自责愧疚,她现在精神状态在崩溃的边缘,已经立了遗嘱要自杀,如果能证实那天李晶出意外和她没有太大的关系,这等于是挽救了一条生命啊。”

    看到孟波脸色稍稍缓和,安沐继续说道:“警。察不单单是为死者伸冤,更应该保护活着的人,不是吗?”

    “呵,你少给我扣高帽子,我不吃这套。”孟波冷哼一声。

    “孟队长,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你以后有我需要帮忙的地方,我都会全力配合的。”安沐真诚说道。

    孟波也不傻,得了安沐的这个承诺,当即应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