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十八章 怪物孙离痕
    台下不少观众没留意先前的东3号比试,一见这年轻人都觉得有些眼熟。

    “咦,这东3号的人看起来很眼熟,是谁来着……啊,莫非他就是孙家的……”

    “嘘,小声点,你不会看大屏幕?上面写着哪!”

    “我的天,原来真是孙家赶出来的那位……他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谁知道呢,不过看他这样子,似乎传闻是真的……他当真性情大变,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台下的窃窃私语自然逃不过陆少曦的耳目,他不禁好奇地望了眼东屏幕,屏幕上方正显示着双方选手的信息:

    “赤焰书武馆孙离痕vs天扬书武馆陆少曦。”

    孙离痕?这名字有点耳熟。陆少曦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来了。这孙离痕他曾听蔡逡提起过。

    孙离痕,远州武林世家孙家的次孙,听闻以前是一个花花公子,贪杯好色,极讨厌习武,但自从一年多前妹妹失踪后他就性情大变,发疯般日夜苦练武功,后来因为与家族发生冲突被赶出了孙家,自此便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半年前才有他的好友无意中在远郊的深山野岭里见到他,当时这孙离痕正生生撕开一只野狼,吃着血淋淋的狼肉,披头散发就像个野人,好友想接近他却反被打伤了,而孙离痕则消失在密林中,再没了消息。

    两个月前,他忽然衣衫褴缕地出现在远州市,将赤焰书武馆的苏馆主打成重伤,逼着其出让书武馆的所有权,苏馆主不肯,被他打得不成人形,最终只得同意下来。事后有人问苏馆主关于这孙离痕的事,苏馆主躺在医院里,一听人提起“孙离痕”便全身发抖,脸无人色,说什么也不肯提及一个字。但据医院的护士说,苏馆主几乎每天夜里都会被恶梦惊醒,嘴里反复地喊着:“他是怪物,他是怪物!”

    苏馆主不过炼体五重,所以有些人不信邪,特意去赤焰书武馆挑战孙离痕,结果无一不被打成重伤,事后都心有余悸道:“怪物!真是怪物!太可怕了!”

    很快孙离痕的“怪物”之名就传开了,再没人敢去赤焰书武馆闹事。

    陆少曦也没想到自己第二轮的对手居然会是这“怪物”孙离痕!

    王羽和几个王家子弟一直在贵宾席上注视着这一切,他心情大畅地哈哈笑道:“这姓陆的小子真是倒大霉了,居然遇到‘怪物’。你们说一会‘怪物’把这陆小子打成重伤,我这五十万给还是不给呢?”

    “三少你真爱开玩笑,谁不知道那‘怪物’不要钱,只要生肉,血淋淋的生肉。到时你多给他送几箱生肉,保证他更高兴。”

    王羽笑得更开心了:“我一直很好奇这‘怪物’到底有多厉害,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

    “嘿,孙离痕只练了一年多的武,就算天赋再高,能有炼体五重或六重已顶天了。”

    又有人插嘴道:“不管这‘怪物’是什么实力,凭他能打败几个炼体六七重的对手,就不能轻视。最好他和姓陆的小子斗个两败俱伤,让宽少捡个大便宜。”

    那边的蔡家父子也紧张起来,担忧地望着擂台上的两人。

    台下观众们虽然也不了解“怪物”孙离痕的真正实力,但据闻孙离痕可是打败过几个炼体六重和炼体七重,明显比文弱书生般的陆少曦厉害得多,在众人眼里,这一战陆少曦几乎必败无疑了。

    一时间南擂台四周安静下来,比试的两人一个是人人不愿接近、被孙家抛弃的“怪物”,另一个是得罪了王家、被王家视为眼中钉的陆少曦,人人屏息静气,没人加油,连嘲讽声也几乎听不到了。

    望着浑身散发着野兽般阴冷气息的孙离痕,陆少曦不敢轻敌,他一抱拳:“请!”

    孙离痕一言不发,眼中更看不到任何感情,他只是警惕地盯着陆少曦,就像一只看着猎物的野兽。

    就在陆少曦抱拳完毕,刚要放下来的一瞬间,孙离痕出手了,他怪叫一声,整个人俯下身子,竟如恶虎般向着陆少曦扑了过来,动作又快又怪,根本不成章法。

    台下几乎都是武者,不少人更是见多识广,却从未见过如此怪诞的进攻方法,顿时发出阵阵惊呼声。

    陆少曦见孙离痕手长脚长,早就猜测这人也是走速度类型的,一直在全神提防,此时见他攻过来,立时施展天地玄黄柔身术腾空后跃,但孙离痕动作怪异至极,竟在力尽时身形如蛇般摆动,双腿交叉向着陆少曦的脖子绞去!

    这下变招更是突然,出人意料,速度更是几乎可以媲美炼体七重,换了寻常高手怕难逃他这一绞一杀。

    但陆少曦经历过陷阱通道的磨练,对层出不穷的意外早就习已为常,速度更是远在孙离痕之上,在众人惊骇的呼喊声中,他双手如挥琵琶,一拔一引间使出擒龙拳武技的“圆柔”之劲,粘住孙离痕的左腿外侧,借势旋腰一推一放,顿时将孙离痕抛了出去。

    孙离痕人在半空,如轻灵的豹子般腾挪落地,依然手脚同时着地,阴冷地盯着陆少曦,丝毫没因攻击失效而气馁。

    刚才两人交手两招,孙离痕攻击得离奇,陆少曦应对得自如,明明双方的力度速度都未达炼体七重,却表现得丝毫不逊于炼体七重,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暗暗称赞。

    “哇,刚才‘怪物’的两招真是诡异,不容易对付哪,难怪炼体七重会败在他手下。”

    “是啊,不过那姓陆的小子应对得真妙,看来确实有些本事。”

    陆少曦第一次与如此诡异的对手交手,他有心想多积累些经验,也不急着击败对手,依然立在原地只守不攻,孙离痕如野狼般围着他转了两个大圈,此时东擂台传来阵阵叫好声,王宽已击败了对手,进入五强之列,孙离痕趁着陆少曦目光在东擂台方向微一停滞的空隙,双脚一蹬,双手成爪,再次向陆少曦急攻过来。

    陆少曦见他双手成虎爪,似武技而非武技,更像是从动物身上学来的类似虎形拳的招式,不由更加好奇,他也不还手,全神贯注进入到减速世界,观察学习他的动作,只是在间不容发之际施展柔身术避了开去,孙离痕一击落空,双手撑地再次变招,右腿奇特地下扫,竟似虎尾鞭般扫向陆少曦的腰间,陆少曦叫了声“好”,再次险之又险地避了开去。

    事实上他只使了不到五成的速度,孙无痕的攻击方式实在让他大开眼界,有种耳目一新之感,看得他心痒难禁,暗暗心想,如果自己的鹰爪武技能融入这些变化,完全可以推到更高的高度!他甚至有些不舍得击败这样的对手,当下任由对手不断抢攻,只是一味地防守闪避。

    在台下众人眼里便成了陆少曦孙离痕的狂攻猛打下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王家一派的观众自然冷眼旁观暗暗欢喜,蔡克却急了:“爸,再这样下去老大会输掉的,你快想想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