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十六章 因为他是他
    薛锋一见柳子丰,就像见到救世主般,捂着流血的鼻子哭诉道:“柳师兄,你要替我们作主呀!”他一向与柳子丰走得很近,甚至以当柳子丰的小弟为荣,此时声泪俱下,份外可怜。

    柳子丰暗暗骂了句没用的东西,脸上却还挂着春风般的笑容:“薛师弟放心,我自然会为你出气。我身为学生会主席,有人欺负我们学院的学生,就是与我陆子丰过不去!”

    一番话大义凛然慷慨激昂,顿时搏得周围学生们热烈的掌声。

    陆少曦却听得差点要笑出来,这家伙真会趁机收买人心,难怪能当上学生会主席。

    见陆少曦一脸好笑的表情,柳子丰更生气了,特别是见秦如绚还握住这小子的手腕,更是妒火中烧。

    “秦师妹,这小子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别靠近他好,等学院里的老师过来一查就知。”但柳子丰情绪控制得极好,语气温文尔雅,丝毫听不出里面有愤怒和嫉妒,仿佛是真心为秦如绚着想般。

    柳子丰边说还伸要手拔开陆少曦的手。

    秦如绚正眼也没瞧他一眼,冷淡道:“不必劳烦柳师兄费心,我自己分清哪些人是好人、哪些人是伪君子。”她身形微动,连陆少曦也没看清她踏的是什么步法,握着陆少曦手腕的玉手已轻易地避开了柳子丰伸过的手。

    自始至终,她竟没任何松开陆少曦手腕的意思。

    柳子丰脸色微变,但从小的精英教育使他很快便深呼吸一口,把暴躁负面的情绪压了下来。

    “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这小子口口声声说有旁听券,却不敢拿出来示人,被逼问还恼羞成怒动手打人,秦师妹,你居然还相信这样的小人?”

    秦如绚冷声道:“信不信他是我的事。”她美丽的眼眸里忽然闪动着凌厉的光,笔直地盯着柳子丰:“不过,柳师兄,若是你敢再说他坏话,别怪我要讨教一下柳师兄的高招了!”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秦如绚平时待人清冷,但从未对人说过任何重话、更没主动挑战过任何人,此时为了偏袒这陌生的小子,竟表示要挑战与三年级的第一高手柳子丰?

    任柳子丰城府再深,终于也忍不住色变,他只觉得一股黑色的情绪完全笼罩在心头上,屈辱、暴怒、嫉妒……无数的负面情绪充溢于他的胸膛。就为了这个身穿地摊货、一脸吃软饭小白脸般的小子,秦如绚竟不惜公然与他决裂?

    这小子算什么东西!比得上省里第一大武林世家柳家的独子、将来必定要继承柳家所有地位与产业的自己?

    但他不敢冲秦如绚发脾气,满腔怒意便全撒在陆少曦身上。

    “小子,我命令你,马上滚出雷霆学院!”他双眼全是杀气,如果不是有秦如绚在旁边,估计直接就动手把陆少曦收拾一顿了。

    “不好意思,我光明正大地进来听课,你应该没任何权力赶我走吧?”陆少曦有些不喜地皱了皱眉,他一向是人敬我一分,我敬人一尺,人犯我一尺,我犯人一丈的性子,柳子丰的态度恶劣,他的语气自然也冷了下来。

    “谁说我没权力?”柳子丰更加恼怒了,他指了指胸前的学生会徽章,冷笑道:“凭我是学生会主席,就有权驱逐在学院制造混乱的外来人员!”

    秦如绚蹙起秀眉,她自然知道柳子丰确有这样的权力,她忽然冷冷地插口道:“他走,我也走。”

    周围的学生们再次张大嘴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谁也想不到秦如绚为何要如此维护一个刚认识的陌生男子,刚才两人不是才刚刚相互通过名字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柳子丰额上青筋暴起,再也无法维持温文儒雅的形象了,他怒道:“秦师妹,你为什么一定要维护他?”

    这个问题在场所有人,包括陆少曦都知道。陆少曦并非情场小白,他怎么说也是曾差点就有过女朋友的人,若说秦如绚对他一见钟情,陆少曦自己就第一个不信。

    秦如绚望了望陆少曦,眼里嘴角里全是笑意:“因为他是‘他’。”

    因为他是他?众人都摸不着头脑,但秦如绚语气出人意料的认真,自有种让人不得不信的说服力。

    “好了好了。”陆少曦苦笑着挣开秦如绚的小手,出声道:“我走,行了吧。秦同学,你也不必为了我而与同学们吵起来,我听不听课不打紧,你还要在这学院呆上好几年的,和同学们好好处关系才对。”

    “果然和传说一样,是个烂好人。”秦如绚用极小的声音哼了句,随即又笑了起来:“那好吧,天气这样好,我也正好不想上课,喂,陆少曦,你带我去玩吧。”她神采飞扬,刚才那浑身散发着的冷漠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个盼望着约会的青春小女生般。

    周围的人再次看傻了眼,这真是那个冷若冰山的秦女神么?但强烈的反差之下,现在如单纯小女生般的秦如绚却份外吸引人。除了柳子丰脸色铁青外,众男生们无不看得心猿意马。

    而秦如绚根本不理会其它人的目光,只是用充满期待的目光凝视着陆少曦。

    陆少曦还没答话,便听到有人咳了声:“马上就要上课了,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循声望去,便见一个身着军装,肩扛少尉肩章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众学生立时敬畏道:“郑主任。”他们心里顿时乐了,嘿,郑主任来了,看来这回连秦师姐都保不住这小子了。谁叫他什么谎不好撒,偏偏说是郑主任请他来听课?现在郑主任一到,马上就能揭穿你的谎话!

    几乎所有男学生都在心里幸灾乐祸,等着看陆少曦的笑话。哼,秦师姐是我们学院的女神,岂能让你这外来的小白脸骗走!

    铁青着脸的柳子丰也立时换上了尊敬的笑容,他指了指陆少曦,告状道:“郑主任您来得正好,这个人混了进学院搞乱,还打伤我们的学生……”他边说边在心里冷笑,郑主任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你这小子敢打伤学院的学生,看你怎么倒霉。

    但出乎他的意料,他话还没说完,郑海已快步走到陆少曦面前,温和道:“哦,这不是陆小弟嘛?怎么还不去听课?不认识去a1教学楼的路吗?”

    陆小弟?

    原本还阴笑着等看陆少曦倒霉的学生们全傻眼了,往日在他们眼里高高在上的战斗英雄、教务处主任,竟称呼这小子为“陆小弟”?

    柳子丰伸在半空中的手指顿时僵住了,连同他脸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