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十七章 情诗
    陆少曦现在很后悔,刚才怎么就没坚决地走掉呢?

    倒不是沈教授的课很无聊很没趣,事实上课程才开始了五分钟,陆少曦已觉得收获良多。

    问题是他根本没法子专心听课!甚至有种如芒在刺、坐立不安的拘束感!

    一个俏丽无双、可以说是美绝人寰的少女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他旁边,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就像为她披上了神圣的金纱,更使她添了几分动人的圣洁魅力。

    她轻轻地用小手托着下巴,美丽的眼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眼前,里面甚至闪动着光芒,就像看到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宝物一般,微风吹拂着长长的秀发,少女的红润诱人的薄唇泛起淡淡的笑意。

    这情景美得就像一幅最精雅的少女画卷,静谧、安然、圣洁。

    无数的学生都看痴了,甚至忘记了这是沈教授一票难求的课,整个课堂里一百零一号人,几乎有九十九双眼睛都在以惊艳、梦幻、眷恋的目光凝视着秦如绚,当然,也不时有恶狠狠、充满羡慕妒忌恨的目光落到旁边的陆少曦身上。

    但让陆少曦坐立不安的不是这些目光,而是秦如绚的目光!

    她从上课开始后,就一直这样微笑着,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陆少曦,目光夹杂着温柔与好奇。

    陆少曦终于忍不住了,他轻咳一声,敲了敲书桌:“秦同学,教授的黑板在前面。”

    秦如绚点点头,俏丽的脸上还是保持着那好看的笑意:“我知道。”

    “所以您是不是应该把目光移到黑板上比较好?”

    秦如绚甜甜笑道:“我觉得看你更开心些。”

    陆少曦心脏猛然一跳,马上便咬牙切齿起来。

    卑鄙,太卑鄙了!

    别以为用这样的话就能打动我!

    尽管不断地提醒自己,可这秦的话太直接太有冲击力,陆少曦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脸上似乎也有些发热了。

    陆少曦马上深吸口气重整旗鼓,肃然道:“秦同学,你这样盯着我,我很难专心上课。”

    秦如绚抿嘴轻笑,忽然移开了目光,拿起笔沙沙沙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谢天谢地,她终于决定认真听课了。陆少曦如获大赦,长长地吐了口气,激动得几乎要掉下眼泪。

    说实话,陆少曦实在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独特的魅力,能让这个天之娇女看上自己。别说刚才那柳子丰,在场一百名学生中想找出比他优秀比他帅的男学生并不难。那她为何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目的在哪里?

    他在边看黑板边想着,一张纸条悄悄递了过来。

    雪白的纸页上,写着四行绢秀小巧、极为好看的字:

    你在书桌上看黑板,

    我只愿在旁边看你,

    你用知识来装饰梦想,

    我用你来点缀心中的霓裳。

    陆少曦的脸刷地红了。他不是没追过女生,事实上当年他追那冷漠腹黑女时用的手段不少,像是传小纸条写小情诗也没少做,可从女生手里收到这样直白的情诗还是第一次。

    望着陆少曦通红的脸,秦如绚掩嘴轻笑,凑近陆少曦的耳边,吐气如兰,如恶魔喃呢般轻声说道:“嘿,感动了么?”

    恶魔,这绝对是个恶魔!其恶劣程度绝不会下于那个腹黑女!

    陆少曦赶紧把椅子移开些,与秦如绚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见陆少曦如临大敌的神色,秦如绚掩嘴娇笑,终于把凑近陆少曦的娇躯移回自己的座位上,满饱着笑意的目光也移到了黑板上。

    随着她目光的转移,班上学生们的目光随之移动到了黑板上,但落在陆少曦身上的恶狠狠目光却成倍地增加了。

    当中最恶毒的目光来自于柳子丰和他身边的同伴们。

    薛锋气哼哼地低声道:“柳师兄,那小子太得意忘形了!”他鼻子上贴着止血贴,看起来有些滑稽和狼狈。

    柳子丰刚才见秦如绚与陆少曦极为亲密地窃窃私语,早嫉妒得眼都红了。

    “哼,我决不会放过这小子!”

    柳子丰从牙缝里冷冷地挤出一句话。

    “不过,想不到那小子居然真是郑主任请来的……”

    柳子丰的脸色更加阴沉了。想到刚才郑主任一口一句“陆小弟”,又反复劝说拘留、亲自领着陆少曦走进这间大讲堂,柳子丰更是气结,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这小子难道背景当真这么深厚可怕,连出了名不好相处的郑主任都对他如此客气?

    柳子丰哪知道要陆少曦来听沈教授的课是夏院长的指示,郑海作为夏院长的心腹,怎不知道这事的重要性——哪怕你做好一百件大事,都不如做好一件领导重视的小事重要,这就是郑海能成为夏院长身边红人的重要守则之一——所以当听陆少曦说要走不听课了,郑海怎敢不竭力挽留?若是在其它事上,郑海还会给柳家大公子几分薄面,但在陆少曦的事上,郑海是铁了心站在陆少曦这边,这个队郑海是决不会站错的。开玩笑,柳家虽然是省城第一世家,但夏院长是什么人?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小学院的院长,但当年在军队里也是出了名的硬骨头,在军队中的影响力极大,更别说他还有个得意的门生、当世隐修武林最强者之一的燕天北!一个燕天北足以匹敌一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团,灭掉柳家绰绰有余了!

    “区区一个郑海不足为虑,最怕的是这小子背后的人哪……”柳子丰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郑海不过是少尉军衔,在柳家里的子侄里,中尉甚至上尉也不在少数。但问题在于,郑海对这陆少曦如此客气,是因为忌惮其背后的人,还是因为夏院长?

    要是这陆少曦是其它武林世家的子侄,只要不是像秦家这样恐怖的存在,柳子丰都有胆子去硬碰一下,但如果是夏院长的亲人,那就棘手了。

    柳子丰是省城第一武林世家柳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哪可能不明白水深水浅的道理。

    要不是陆少曦的衣着打扮太不起眼,又与秦如绚如此“卿卿我我”,以柳子丰的城府和胸怀,未必就会轻易得罪一个陌生人。

    “可是柳师兄,这小子看起来不像有钱人,如果他真有大背景,怎会要靠旁听券来听课?想进学院来学习不是轻而易举?”

    柳子丰皱皱眉,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马上给我查查一个叫陆少曦的青年人资料!”

    “对了,柳师兄,一会估计又有惯例的教授提问环节,到时……”旁边一个尖脸细眼的男生用阴险的笑容朝陆少曦的方向努努嘴。

    柳子丰一怔,随即冷笑起来。

    这的确是个让陆少曦颜面扫地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