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十八章 审判时刻
    自从秦如绚转过头看黑板时,陆少曦松了口气,也专心地听起课来。

    这沈教授显然是研究元气与真气方面的武学理论专家,他今天的课程就是关于元气与能量的。

    所谓元气,就是聚气境界里聚的“气”,在经历炼体环境对身体的极限磨砾后,肉体的强化基本上已达到了瓶颈期,这时就需要引入天地元气对肉体进行“洗髓”。聚气境借助经过科学优化、精炼的内功,吸纳天地元气,从表入里,不断地淬炼、温养肉体,当身体完成元气的“洗髓”后,才有可能进行凝丹,一旦在丹田里形成真气“元丹”,便可以突破到“凝丹境”,使用出需要真气支撑的强大武技。

    正因为元气是真气的基础,聚气境便成了奠定“凝丹境”实力的关键阶段,不同的聚气功法完全可能会影响到修炼效果,使得突破到“凝丹境”所需的时间呈现极大的差异。这数十年来,数不清的武学理论专家教授为了研究出更优化的聚气功法可谓是费尽了心思,才使得从古武气功发展而来的聚气功法在这个科技昌明的超现代仍大放异彩。

    眼前正在讲课的这位沈学清教授就是当中最杰出的研究者。他不但对天地元气和聚气功法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甚至还研究各种各样事物中可能蕴含的能量,比如声音、话语、知识等抽象的东西中蕴含的能量,据闻书武馆人手一块的“显品石”,就是根据这位沈学清教授的研究成果最终开发出来的。

    曾有数不清的大学与学院、科研机构向沈教授伸出了橄榄枝,许以让无数人瞠目结舌的丰厚条件,但沈教授不知何故全都拒绝了,只是一心留在雷霆学院做研究,同时每周会抽半天时间讲课。

    不过这沈教授有个大缺点,就是不擅言辞,所以讲课技巧并不高明,事实上他的讲课内容一向是艰涩难懂而著称,他不会管听课的都有哪些学生、是什么实力境界、什么学历层次,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每节课自顾自地选个课题就开始讲,甚至不时会把最新发现的、可能引起巨大轰动的研究成果随意地在课堂上讲出来——为此学院禁止任何人对沈教授的讲课进行录音录像,一旦发现就必定开除。

    尽管几乎没什么学生能跟得上他的节奏与思路,但哪怕能听懂其中的几句话,对实力的提升作用都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依然有无数学生甚至学院外的世家子弟拼了命都想抢到沈教授的课程名额。所有有幸抢到名额的学生,上课期间几乎都会不停地写写写,摘抄沈教授的片言只语,只为课后可以反复思考里面每句话蕴含的知识量,增进自己对武学的见解、提升实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很多落在秦如绚和陆少曦身上的目光都集中到黑板与沈教授身上,并进入了抄抄抄模式,毕竟这听课名额太珍贵了。

    全场没有抄抄抄的,只是两个人,一个是漫不经心地听课的秦如绚,目光还不时往陆少曦身上瞟,俏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容。另一个就是陆少曦,一来他是不知道有这个抄抄抄的传统,二是来是他光是听懂沈教授的每句话都有些吃力,更别说分心来记录了。不过当他专注力完全集中在沈教授的课程中、甚至完全忘记了旁边的秦如绚时,丹田里那股灼热气柱便悄然游走到他的大脑中,陆少曦很快就发现他的思维能力与记忆力跃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不但能完全记住沈教授的所有话语,更能轻易听懂并思考沈教授话蕴含的知识点。

    这堂课对于已以可以看到聚气境的陆少曦可谓极为关键,要说他原本对聚气境的认识只停留在肤浅的阶段,沈教授的这些话一下子就将他引进了更高层次的理解当中,尤其是沈教授在讲课时偶尔提及的聚气功法片段,更使陆少曦眼前一亮。

    时间悄然过了差不多三十分钟,沈教授忽然停了下来,他随手丢下粉笔,又把手上的粉笔屑便白大褂上抹了抹,目光便开始在全场学生中扫来扫去。

    全场大部分人立时明白进入惯例的“审判时刻”了,霎时间人人都顿时屏住了呼吸,多数人甚至把头压得低低的,恨不得把头埋到书桌中,只求沈教授别看到他们。

    陆少曦对这诡异的氛围莫名其妙,忍不住低声问秦如绚:“秦同学,教授讲得好好的怎么忽然不讲了?”

    秦如绚眨了眨美丽的眼眸:“你叫我如绚,我就告诉你。”

    望着眼前无处不好看、无处不动人的少女,陆少曦无奈道:“好好,如绚,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刚才沈教授讲的内容,你听懂多少了?”

    “呃,开头时没留意听,后面的基本上都听懂了。怎么?”

    秦如绚先是惊讶地睁大眼眸,随即掩嘴娇笑:“那就行了,看来‘审判时刻’没你什么事。”

    “审判时刻?”

    秦如绚笑眯眯不答话,一脸“你等会就明白”的表情。

    陆少曦正要再问,忽然见沈教授随便唤了一个学生站起来,那学生哭丧着脸,浑身颤抖。而其余众人都一脸同情又庆幸的表情。

    沈教授木无表情问道:“这位同学,你来回答一下,刚才我说的‘元气其实是一种能量波动’该怎么理解?”

    那名学生苦着脸,低声道:“不知道。”说罢便脸色死灰地狼狈离开了大讲堂。

    “咦?他怎么就走了?不是没下课吗?”陆少曦忍不住又问了句。

    秦如绚事不关己般道:“这就是‘审判时刻’咯,答不出来就得离开,这是每周这堂特殊课程定下的规矩。每次下课,基本上这里就只剩下几个人了。”

    听秦如绚一说,陆少曦这才知道沈教授还有个怪脾气,就是喜欢随机提问,要是学生答不上来必须离开课堂,这是铁打的规矩,谁都不能例外,所以学生们都将这个提问环节称为“审判时刻”。

    陆少曦点点头,这沈教授还真是脾气古怪。

    忽然间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个纸团,夹着劲风向打向陆少曦头顶。陆少曦几乎是潜意识地伸手接住了纸团,正皱眉想问是谁乱扔东西,沈教授已留意到他了,一指陆少曦:“你来回答。”

    一时间全场所有目光全落在陆少曦身上,更夹杂着声幸灾乐祸的偷笑声。

    “哈,想不到是那个旁听的小子被逮到进行‘审判’了!”

    “嘿,活该他倒霉,刚才我看他一直在和秦女神说话,根本没认真听课。”

    “就算他认真听课,难道他能听懂?这一年来,除了秦师姐,就从没人能答对过沈教授的问题!”

    男生们多数都眼红这不知哪里钻出来的小子居然能得到秦女神的青睐,都憋足了劲等着看陆少曦出丑。

    全场最高兴最得意的要数柳子丰和薛锋等人,柳子丰朝那个尖脸的男学生做了个“goodjob”的手势,同时冷笑地等着看陆少曦的笑话。

    你不是很得瑟么?不是郑主任亲自请你来听课么?一会你答不出来被教授像丧家犬一样赶出课堂时,看你还得瑟什么!到时秦师妹自然看清你无能的本质!

    在万众期待中,陆少曦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沈教授的“审判”开始了。

    “你来回答一下刚才我提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