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十九章 语出惊人
    “你来回答一下刚才我提出的问题。”

    沈教授的声音从加密耳机里传了过来。郑海站在二楼的专用监控室里,看着画面中有些拘束地站起来的陆少曦,不由苦笑地对旁边喝茶的夏院长道:“院长,我明明提醒过沈教授,让他别提问课堂中唯一一个不穿校服的人,似乎他根本没听入耳。”

    夏院长摇摇头:“对老沈来说,他的课堂就是他的领域,任何人的意见他都不会听,更别说提问这样的小事。”

    郑海叹道:“但沈教授的问题太专业深奥,别说是才听了半小时课的人,就算是听了他一年课的学生都难以回答。老沈在这里教了三十多年书,能回答他问题的人屈指可数,这一年多来也只是秦如绚能答得上来。陆少曦就算再天资聪颖,难道能像秦如绚那么妖孽天才?”

    夏院长放下茶杯,目光落在陆少曦旁边的秦如绚身上。见屏幕中的秦如绚满脸淡定,夏院长便笑了起来。

    “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

    陆少曦站起来后就一直在沉默,他皱着眉头,似乎在苦苦思索。

    看着他这神色,在场的男生们顿时激动起来了,脸上几乎掩饰不住幸灾乐祸。柳子丰等人甚至都开始幻想起呆会怎么痛打落水狗。

    就在人人以为陆少曦答不上来时,陆少曦终于开口了。

    “沈教授,我觉得您刚才提问有点小问题,不太准确。”

    此言一出,真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沈教授固然愣了愣,连秦如绚都睁大了眼睛,大讲堂里的学生们更是倒抽了口凉气,随即炸开了。

    “喂喂,我没听错吧?这小子居然质疑沈教授的问题?他以为他是谁?有资格质疑沈教授?”

    “哈,够不要脸,这小子自己答不上来,却反倒觉得是沈教授的问题有问题!”

    “无知,真是太无知了!”

    柳子丰更是心花怒放,简直想仰天大笑三声,真是自作孽不可恕,这小子要是答不上来乖乖走出去,他们顶多能嘲笑几句,毕竟到最后估计大多数人都熬不到下课,但这小子居然质疑起沈教授来,那结果可就完全不同了!

    薛锋同样恨极陆少曦,他笑嘻嘻地说道:“嘘,大家安静,专心看好戏!沈教授好久没亲自轰人出课室了,这回终于有机会让我们亲眼目睹这历史性的时刻啦!”

    学生们很快就安静下来,人人抱着双臂笑嘻嘻地等着沈教授发飚,听说沈教授最讨厌那些不懂装懂的人,去年就曾亲自将一个学生轰出课室,并宣告永远不许那学生进入他的课堂。今天敢质疑沈教授的陆少曦,下场必定更惨!

    沈教授锐利威严的目光刷地落在陆少曦的脸上,他沉声问道:“哦,你说说我的问题有哪里不太准确?”

    陆少曦认真道:“元气是一种能量波动,它不应该去‘理解’,而是应该‘推导’。”

    沈教授提起兴趣了,目光也柔和下来:“你说得没错,科学的‘定义’,严格来说的确不能用‘理解’,而要用‘推导’。那你觉得应该怎样进行‘推导’?”

    陆少曦想了想,干脆走到黑板前,捡起沈教授刚才抛下的粉笔,在空白处刷刷刷地写了起来:“从您刚才提及到的‘阿米德罗’公式,可以推导出这个公式,再这样代入‘傅里叶新式算法’,可以推导出第一个结果,就是激发凝聚起元气所需要的临界频率……”

    他作为计算机编程与破解方面的第一流高手,本身在理科和数学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此时他全神贯注在整个推导过程中,丹田里的灼热气柱再次流入他的大脑中,使他的思维能力急速上升。随着他的思维越来越敏捷,先前半小时沈教授所讲的零散混乱内容仿佛有针线穿起来般,连成了一条清晰的推导过程。

    陆少曦越写越快,整个黑板上几乎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公式与推理、论证过程。

    “……所以,这样可以推导出‘元气是一种能量波动’的‘定义’了。不知您觉得我的推导过程有没有问题?”

    陆少曦放下粉笔,一脸诚恳地等待着沈教授的点评。

    静。

    整个讲堂里一片寂静。

    人人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写满了推导过程的黑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陆少曦刚才边写边解释,虽然很多名词公式他们听不懂,可条理与逻辑却是远比沈教授刚才上课讲的还要清晰得多。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陆少曦这个推导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沈教授也呆住了,这个推导过程他也曾在研究时写过出来,但那可是整整花了一周多的时间,可这个年轻人,竟只花了两三分钟就写出来了!尽管这年轻人是借鉴整合了他讲课的内容才完成的这个推导,可光是这份理解力与思维力就足够惊世骇俗了,甚至完全可以与被称为“妖孽天才”的秦家小丫头并肩了!

    沈教授震惊地望着眼前一脸诚恳请教的年轻人,好会儿才点头道:“这个推导过程没错,而且引入了‘傅里叶新式算法’,倒省却了不少步骤,比我原本的推导还要简洁些。”

    陆少曦松了口气,笑道:“谢教授夸奖,您的课程非常有趣,让我眼界大开。”

    沈教授心中一动,又出题道:“那我再问问你,你在这个推导过程中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倒是想到了一些问题,正好可以向您请教。”陆少曦想了想,居然拿起粉笔擦,开始擦起黑板来。

    有学生忍不住惊呼起来:“哎,大哥等等,这推导过程我们还没抄完哪!你再稍等一下下!拜托拜托!”

    其余学生这才始梦初醒,哎呀,自己怎么没抄下来呢!这个推导过程要是能研究透了,那可了不得!

    一时间多数学生都慌慌张张地拿起笔拼命抄了起来。

    沈教授根本不理学生们的哀号,从陆少曦手里拿过粉笔擦三五下把黑板擦得干干净净:“你写,我答。”

    陆少曦随手在黑板上写了行公式:“根据这个公式,元气转为化真气需要一个临界值的频率变化,这个变化的产生,按我们通常的理念来说,应该是通过特定呼吸改变胸肺呼吸频率、压强产生的推力来激发的,但如果根据刚才的推导,似乎又有种意识力在里面,难道一个人的思维真能产生能量?”

    沈教授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好小子!你是第一个能从刚才的推导过程中发现这个问题的人!这个我给你说说……”

    一老一少似乎完全忘记了周围还有其他学生在,居然就在黑板上热烈的讨论起来。

    陆少曦的眼睛越来越亮,不住地点头,偶尔提出一两点,沈教授便一拍大腿,喜形于色,不住口地称赞。

    内容越来越复杂,在场除了一直微笑凝视着陆少曦的秦如绚外,再没人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见两人越说越起劲,沈教授甚至亲自搬了两张椅子拉着陆少曦坐下来,比划着说个不停。

    因为不懂,自然而然就产生了敬畏。

    学生们望向陆少曦的目光完全变了,从最初的妒忌、瞧不起变成了震惊、佩服。

    “我草,这小子原来这么厉害!大神哪!”

    “是啊,好牛!居然能和沈教授聊得这么投缘,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沈教授这样高兴!”

    “喂,有人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吗?明明他们说的是华夏语,怎么我就像在听天书?”

    “难怪秦女神能看上这小子,慧眼识珠呀!”

    “笨蛋,还光顾着听,赶紧记呀,哪怕听不懂,能记下一两句话也是好的,万一以后能想明白呢?”

    而大讲堂里为数不多的十几个女生,望着陆少曦的眼睛也变成了星星眼。全场脸色最难看的怕要数柳子丰等人,他们万万想不到原本想让陆少曦出丑,结果却成了他的表现秀。

    柳子丰直恨得咬牙切齿,望着陆少曦的目光越发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