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十一章 伏击
    “小子,这就要走了么?”

    柳子丰脸色阴沉至极。

    陆少曦知他们来者不善,但在雷霆学院里他怕啥,背后有郑海撑着呢。

    陆少曦耸耸肩,哂笑道:“不走难道你们请我吃饭?”

    “你!”

    柳子丰额上青筋暴起。他自出生以来从未试过这么丢脸,居然在课堂上被沈教授轰了出来,摔了个鼻青脸肿,还被勒令以后还不得再上沈教授的课!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柳子丰不知道自己的书桌为何会忽然就垮了,但肯定是有人在搞鬼,最大的嫌疑就是秦如绚或者这陆小子!不过就算是秦如绚,这笔账也得算到这可恶的陆少曦头上。特别是刚才见到他与秦如绚卿卿我我,柳子丰更是妒火中烧。

    不狠狠教训陆少曦一顿,他咽不下这口恶气!

    “柳师兄,你别生气,等我来教训一下这小子!”见柳子丰黑着脸,一个跟在他后面的白净男生立时开始讨好巴结起来。

    白净男生说罢,不屑地扫了眼陆少曦,身体骤然加速,右手成掌刀高高抡起,如风车般劈向陆少曦的肩膀。

    咦,王家的劈挂掌?而且看他的速度,有炼体九重的实力!

    难道这是王家的亲戚?看他的年纪,的确比王宽王羽年轻许多,估计是小辈。陆少曦心念一动,这劈挂掌武技他还差三招没偷学全,正好趁这个机会再偷学全!

    眼见白净男生的掌刀劈到,陆少曦也不反击,只是施展柔身术闪避。

    白净男生对自己的出手极有自信,哪想到居然被陆少曦避了开去。他惊怒交集,一掌落空,立时大喝着又是另一招劈出。

    他接连攻了五招,一招比一招快,但全被陆少曦避了开去,刚好其中有三招是陆少曦没学会的,陆少曦把握机会进入减速世界观全神贯注地观察,很快就将这三招也学会了。

    好,劈挂掌学全了!

    “你只会闪来避去,算什么本事!胆小鬼!”白净男生忍不住破口大骂。

    “是嘛?那我就不客气了。”

    陆少曦冷笑一声,趁着闪开攻击的空隙,骤然使出虎形绝杀,右腿从下而上,怪异地踹出,正中白净男生的下巴,将他整个踹飞了出去。

    柳子丰等人都吃了一惊,这小子居然几招间就打败了炼体九重,的确有些本事。

    旁边一个粗眉男生是白净男生的好友,顿时怒了:“草,敢打我兄弟,找死!”

    他两掌泛起白光,呼地一掌向着陆少曦拍了过来。

    居然是聚气一重!

    这一掌又快又狠,速度远在陆少曦之上,陆少曦避无可避,但他夷然不惧,双手同时使出鹰爪武技十三重劲迎击。

    就在他出手的刹那间,丹田里的灼热气柱化为两股螺旋气流,急速流入他双臂和十指间。

    果然来了!

    陆少曦只感觉双手手臂骤然膨胀起来,双手甚至泛起一层极淡的白光,立时信心大增,全力将双手的十三重劲轰了出去。

    双爪带起骇人的旋风,硬拼粗眉男生泛着白光的双掌!

    陆少曦这次双手同时使出十三重劲,威力尤在昨天之上。

    “嘭——!”震动空气的爆鸣声中,陆少曦退后了一步,粗眉男生却脚步踉跄,连退十余步,终究还是站立不稳,重重地摔倒在碎石小路上。

    要说之前陆少曦踹飞白净男生,柳子丰等人只只稍稍惊讶,但此时见他居然与聚气一重硬拼还占了上风,终于不得不对这小子另眼相看。

    “想不到你有聚气一重的实力,看来得我亲自出手了。”

    陆少曦忽然笑了:“这位同学,雷霆学院的学生难道可以随便殴打学校外的人?”

    “哼,我就是瞅你不顺眼,揍你怎样?”柳子丰以为他胆怯了,顿时嚣张起来。

    陆少曦笑得更诡异了:“可是我听说在郑主任的管理下,雷霆学院的学生风纪一向很好。你揍我,就不怕郑主任处罚?”

    柳子丰不屑道:“哼,郑海?别以为搬出郑海就可以保住你!不妨告诉你,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东西,实力是不错,但至今还是区区少尉军衔,我家里随手都能抓出一大把中尉!”

    薛海跟着讨好地附和道:“就是,区区郑海在柳家面前就是渣渣!他也敢管我们柳师兄么?”

    “是么?原来我在你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东西!柳家大公子,还有薛家的二少爷,果然很高眼光啊!”忽然听到一阵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柳子丰等人回头一看,只见铁青着脸的郑海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众人身后。

    “啊?郑主任!”

    柳子丰吓得脸无人色,见前面一脸笑嘻嘻的陆少曦,哪还不明白自己是中了这小子的圈套!他们心里暗暗叫苦,正要解释一二,郑海已寒声道:“你们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但不能蔑视院规!学院明令禁止在‘试炼之地’以外的地方私斗,你们忘了么?”

    一听郑海将此事定性为私斗,柳子丰等人顿时脸如死灰。学院里一向禁止私斗,处罚最是严厉,要不是瞅准中午吃饭时间没什么人,这里又刚好是摄像头的监控死角,柳子丰等人也不敢在学院内动手。哪想得到郑海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被逮了个正着。

    “你们跟我走!”郑海阴沉着脸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走近陆少曦身边时压低声道:“右边的小亭子里有人等你。”

    郑海很快押着哭丧着脸的柳子丰等人走了。陆少曦心情大好,边哼着歌儿边向着右边的小亭子走去。

    远远便见到之前带他进试炼之地的老者和沈教授正在亭子里说话,陆少曦立时收住歌声,尊敬道:“老师,沈教授,您们好!”

    “看你心情似乎不错?”老者严肃的脸上也现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陆少曦聪明道:“能有机会再次聆听老师您和沈教授的教导,学生怎会不高兴?”

    “现在已学会滑嘴滑舌了?是秦丫头教你的?”

    老者的话让陆少曦的脸微微一热,马上打了个哈哈混了过去。他心里暗暗奇怪,这老师居然知道自己和秦如绚的事?

    “老夏,这小子天资不错,怎么不招到学院来?”沈教授望向陆少曦道。

    老者自然是夏院长,他淡淡一笑:“学院招人自有规矩,不是我说了算的。你不是说有东西是考考这小子嘛?别耽误我们一会下棋的时间,赶紧交给他吧。”

    沈教授一听“下棋”,眼睛就亮了,果然话也不多说,从衣袋里掏了一本薄薄的手抄本塞给陆少曦:“陆少曦,这是我关于元气炼体的一份最新心得,刚才忘记给你了,你拿回去仔细读读,提些建议。对了,这份东西除了你,谁也不能看到,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有这份心得,知道么?”

    “是。谢谢沈教授。”陆少曦一见沈教授的神色就知道这本薄薄的手抄本非同小可,立时双手小心地接过,仔细地放到背包夹层中。

    沈教授挥挥手:“行了,你忙去吧,有空多来听我的课,顺便替我多监督一下丫头。”

    陆少曦苦笑地点点头,向两位老人深深地鞠了个躬,这才快步离开。

    望着陆少曦的背影,沈教授道:“老夏,你舍得用百年前的珍稀棋谱,换我这份凝聚了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送给这小子,可是要收他作关门弟子?”

    夏院长笑而不答,反而问道:“老沈,你觉得这小子怎样?”

    “不错,要不是看他醉心武学,我都想收为关门弟子和我一起走学术路线了。对了,你不是说他有麻烦不容易报名参加菁英赛?怎么不帮帮他?”

    夏院长望着陆少曦远去的方向,眼中透出殷殷期望:“不历刺骨寒,怎得扑鼻香。当年燕天北也是这么独自熬过来的,这小子不能例外。但愿他不会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