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登门道谢
    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陆少曦从入静中清醒过来。

    经过一天的苦练,他清晰地感觉到元气洗髓又有了不少进化,双手的前臂已有将近一半完成了元气洗髓,充溢着如火焰般的赤红真气。

    如果保持这样的进度,估计十天内就能练成烈天阳诀第二重功法、突破到聚气二重了!

    陆少曦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便起身伸了伸懒腰,回头对守卫在旁边的猎鹰道:“搭档,走吧,到时间去雷霆学院练枪了。”

    猎鹰爽快道:“是,ster!猎鹰最近也迷上了练枪!”

    ……

    牵动无数大人物神经的胁持人质事件在几天前已告一段落,军方赶到后就封锁了整个现场,一众参赛者也被军方用保护的名义扣押了下来,麦上尉则被救了上军用直升机,不知送到了哪里。

    陆少曦因为有伤在身,很快和其余伤者们一并送到了随军的军医处接受应急治疗。

    不久后,夏院长便与沈教授、郑海一起到场了。有外人在,夏院长只是与陆少曦交换了个眼色,示意他做得非常好。

    随后几名看起来级别极高的军官过来邀请夏院长和陆少曦到了一个密室中。

    在夏院长的暗示下,陆少曦把事情的经过全说了遍,当然,有些涉及到系统特殊功能的细节都被他以直觉或者无意中看到为借口蒙混了过去。

    问清楚来龙去脉和各种细节后,一个军官用力地握住陆少曦的手,感激道:“陆老师,如果没有你的活跃表现,这次的事件可能引发严重的后果,我谨代表军方向你表示感谢。等我把这些情况向军区首长汇报后,一定会好好答谢你!”

    夏院长之前介绍陆少曦的身份是雷霆学院的兼职老师,军官便称呼他为“陆老师”。

    陆少曦马上按着夏院长先前指示过的话,客套道:“长官你太客气了,这次纯属误打误撞,而且能为国效力,是我的荣幸,哪敢要什么奖励。”

    双方客套一番后,夏院长便将陆少曦带离了对战场地。原本所有有关人等都不能轻易离开,但陆少曦有夏院长这个军中老人带着,自然没受到任何阻拦。

    见左右无人,夏院长低声说道:“少曦,你刚才的回答很好,周耿青这人我清楚,你越是什么都不要,他就越会给你好的。这份人情大着哩,他怕得头痛怎么奖励你了。”他又拍拍陆少曦的肩膀,笑着说道:“另外,你的枪法还得再练练了。以后每天傍晚六点到晚上八点,你到学院的射击馆进行枪法特训,我让郑海专门教你。”

    陆少曦再三道谢。当晚他与夏院长、沈教授及郑海吃过晚饭,回到天扬书武馆时已十一点多。

    他肩膀的伤并不重,夏院长嘱咐过他可以随时去学院的附属医院治疗,不过陆少曦能吃秘笈治伤,自然没必要再跑医院。

    这次的胁持人质事件涉及到北国王子,更涉及到军方的名声,最终被完全掩盖了下来,所有非军方的知情者都被下了保密令,连北国王子马吉也不例外。至于陆少曦在其中发挥的关键作用,更是被隐瞒了起来,除了几个高级军官与首长周耿青上校外,估计军方也没多少人知道。

    菁英赛c赛区的赛事中断,则是以场地安排不合理、容易造成人员伤亡的理由蒙混过去了,据说会安排三天后重新进行比试,为止还特地将其余几个赛区的预选赛事延后,确保公平。

    不过这已经与陆少曦没什么关系了,第二天他就接到了菁英赛组委会主裁判的电话,说因为他在昨天发现并提出场地安排不合理的问题、避免了参赛者受伤,这份观察力与应变力值得赞扬,又考虑他为此受了伤、影响到后续比寒,经裁判团的集体商议,决定特别奖励他两个积分,使他可以直接出线,成为所有参赛者中第一个取得七分、晋级一月初正式比赛的参赛者。

    这套说辞陆少曦自然心知肚明,想必是军方暗暗出了力,作为“答谢”的一部分。不过估计整个菁英赛中真正明白内幕的人屈指可数,隐修武林管理局的贺申宁局长显然就是不知情者——后来隐修武林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还屡次想找借口拖延不肯替陆少曦办一星半的馆主证,在菁英赛组委会工作人员的再三催促下才不情不愿地办妥了手续。

    ……

    预选赛结束后,陆少曦的生活回归正常,白天修炼烈天阳诀,晚上苦练武技,哦,另外多一项,傍晚去雷霆学院练习使用各种枪械。

    郑海隐约知道这次的事件,只是不清楚陆少曦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过他见夏院长下了指示,他自然不遗余力地把所有用枪技巧全教给陆少曦。

    夏院长的确没选错人,郑海在枪械方面堪称全才,各种大小枪械都熟悉无比,陆少曦在他的指导下,枪法大有长进,后来他又让猎鹰学习了枪械的知识,一并让它也参加训练。陆少曦的书武馆里还藏着几把狙击枪和手枪,如果猎鹰也精通了枪械,实力无疑会大增。

    眨眼间又过了几天,这天晚上,陆少曦练完枪法,坐在猎鹰上回到天扬书武馆,远远便见到门前站着个身穿马褂式练功服的中年武师。

    陆少曦眼尖,一眼认出来了。

    咦,这不是虎禄书武馆的刘天锡?上个月在李年杰的公司见过面。

    刘天锡一见陆少曦开着车回来,马上迎了上来,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他弯腰替陆少曦开了车门:“陆先生,您回来了。”

    现在已入了初冬,虽然还没下雪,但夜晚气温降得快,今天晚上还下起了小雨,陆少曦见刘天锡衣衫和头发都沾着水珠,脸上也冻得有些僵了,估计在门口等了相当长的时间,不由问道:“刘师傅,你这么晚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急事?”

    刘天锡见陆少曦态度温和,不由暗道有戏,他在这冬雨之夜等了这么久,就是要这煽情效果。

    他连脸上的雨水都没去抹,恭敬地说道:“陆先生,我是特意来向您道谢的,上次不是有您出手,刘某怕就没脸再在武林中混下去了。”说罢拿起门口的大堆礼品递了过来。

    陆少曦心清如水,刘天锡的车子就停在十几步外,这家伙特意不在车里等,而要冒雨在门口等,分明就是想表达讨好自己的诚意。

    陆少曦这些天一直在琢磨着组建势力的事,不由心中一动。

    这刘天锡,倒是个可以拉拢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