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初次交锋
    (注:为更符合人物形象,本书前后的人名“贝戎”统一改为“贝狨”。)

    出乎陆少曦的意料,贝狨竟径直地往他住的客房走来!

    陆少曦一惊,贝狨是顺路路过还是特意向着自己房间走来?但他一见贝狨眼中沉静如水,心里暗叫不料,这家伙九成是冲自己来的!

    陆少曦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快夜晚11点了,赶紧合上阳元石的盒子,放到桌子上,自己则躺到床上,盖好被子,假装已睡着。

    他刚躺下没一会,便听到敲门声。

    陆少曦通过监测雷达看得清清楚楚,贝狨和两名随从就站在自己房门前!他果然是来找自己的!

    陆少曦心中凛然,但他再顾忌贝狨,此时也只能假装不知情的样子起身去开门。

    门打开了,陆少曦一脸愕然地望着面前的“陌生人”:“你们是……”

    “我是贝狨。”贝狨打量陆少曦几眼,嘴角泛起了温和的笑容:“你就是二爷的心腹手下陆少曦?听说你今天在演武场上为三爷争了光,不错不错。”

    尽管贝狨态度温和,但眼中神色中波澜不惊,使人无法揣摸其真实想法。陆少曦打醒十二分精神,抱拳道:“原来是贝爷,久闻大名!今天我只是出了份小力,要是有贝爷在,哪轮得到我这样的小角色露脸。”

    贝狨微微一笑,饶有深意道:“哦,听闻陆爷一直生活在远州,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过我的名字?”

    陆少曦想不到自己随便一句客套话,便被逮住了追问。要说是二爷提起的,贝狨必然会追问二爷是怎么说的,问题是陆少曦对蝮蛇与贝狨的关系完全是一摸黑,乱说极容易被看出破绽。但要说是到了越北后才听人提起的,又说不通,蝮蛇派他出使越北,怎可能不事先给他说明各种情报?

    陆少曦心思急转,笑着答道:“贝爷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在龙夏也颇有名气?听说龙夏军方还将你和二爷并列为同等厉害的人物。”

    这回轮到贝狨对这小子刮目相看了,他似乎有回答,实际上答得滴水不露,半点消息也没透出来。

    贝狨扫了一眼他的房间,又问道:“陆爷已睡着了?想不到你睡得这么早。”

    “习惯了,一般十点半就睡。”

    贝狨呵呵一笑:“陆爷是不是习惯了睡觉还穿袜子?”

    陆少曦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袜子,扱着棉拖鞋就走出来开门了。他之前一直在练功,只是刚才装睡时才脱下外衣和鞋子,一时没留意袜子,这么一个小细节竟让贝狨起了疑心。

    陆少曦若无其事地笑道:“是啊,方便三爷有什么事唤我时直接穿鞋子就可以出门了。”

    贝狨眼中神光闪动:“陆爷是二爷的人,看样子在这里倒挺用心替三爷办事?”

    “二爷吩咐过,在越北期间要好好保护三爷,我自然得用心替三爷办事了。”

    贝狨叹道:“不错,真是英雄出少年,二爷手下有你这么一号少年英雄,却不知为何半点风声都不露出来?”他明里是表扬陆少曦,实际上还在试探想摸清陆少曦的底细。

    在贝狨面前,再想像上次回答黄蜂那样忽悠过去就难了,幸而陆少曦对这个问题早准备了答案,他摇头道:“二爷原本是想我混入龙夏军方,怕走漏了消息被龙夏军方识破,所以从不轻易让我参加任务,也没让我离开过远州。这次要不是因为情况特殊,他还打算让我继续潜伏在龙夏,找个最合适的机会混入军方中。”

    “哦,因为二爷要带齐手下去找‘灵狐之血’,才不得不起用你,把你派来越北?奇怪,他手下的黑熊、蜘蛛、老九、老七还有留在越北的青衣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为何不派他们来,倒要让你这个不熟悉越北的人来呢?而且二爷既然在龙夏,有你这个龙夏人协助不是更合适?”

    见贝狨步步进逼,似乎一定要揪出他的破绽,陆少曦暗叫不妙,这家伙果然是才智超绝之人,问的问题直指核心,要是自己回答得不好,必定会被其识破身份!

    陆少曦苦笑道:“现在二爷全副心思都放在‘灵狐之血’上,甚至取消了让我混入龙夏军方的计划。我闲着也是闲着,这次来越北是我主动请缨的,原本二爷想让蜘蛛想和我一起来,不过之前二爷为了找到‘灵狐之血’的确切消息,在远州闹了个大动静,老九老七都受了些伤行动不便,二爷身边能用的人不多,就把黑熊和蜘蛛都留在身边,一起去取‘灵狐之血’了。那边才是二爷最为重视的,自然得集结精锐,像我这样的新手,只好打发来跟三爷处磨练磨练。至于青衣,越北的地盘得他盯着,怎走得开?”

    贝狨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呵呵笑道:“像陆爷这样智勇双全的人才,来越北最合适不过了!早点休息吧,不打扰陆爷了!”贝狨一抱拳,带着两个随从大步离去。

    陆少曦只觉得后背全是冷汗。

    这个贝狨确实名不虚传,他必定是起了疑心,接下来不知道会想出什么鬼主意来试探对付自己?

    幸而哪怕这贝狨再聪明绝顶,也决不会知道自己有着众多不可思议的底牌!

    陆少曦关上房门重新回床上躺着,监测雷达却紧紧地锁定在贝狨身上!

    眼见贝狨走到了黄蜂的套房内,敲门而入,第一句话就是:“三爷,这个陆少曦有些不妥。”

    黄蜂见他回来极为高兴,但听他提起陆少曦,不由皱眉道:“哦?他有何不妥?”

    贝狨冷然道:“他刚刚见到我时,装出认不出我的样子,但蝮蛇派他来,怎会不事先把我们的照片给他看过?这是疑点一。”

    陆少曦在房中倒抽了口凉气,他当时有些紧张,怕被贝狨发现自己有监控雷达的异能,故而装作从没见过他的样子,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

    黄蜂迟疑道:“可听夏东和光头说,陆少曦认出他们了。”

    贝狨没答腔,又继续道:“我刚才去探了探他的口风,这小子对答如流,丝毫不露破绽。但疑点就在于这个回答得没破绽。”

    黄蜂不禁问道:“为什么回答得没破绽反而是疑点?”

    “蝮蛇调教出来的人,哪可能这么好说话?我问什么他便答什么,就像事先想好了答案一样。要是我问的是蜘蛛,估计他直接翻了翻白眼,骂上句‘二爷的安排你管得着?’,直接关上门根本不理我。”

    陆少曦又是一阵苦笑,想不到自己竟在这里露出点破绽。

    贝狨最后下定论道:“不管怎样,我觉得这小子必定不简单,我们一定要设法摸清他的底细和真实目的!”

    见黄蜂被其说得明显动了疑心,陆少曦顿觉一阵寒意从脊骨直冒出来。

    贝狨太可怕了,要是自己不想法子除掉他,这次越北之行的任务必定会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