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离间
    黄蜂忽然问道:“陆小弟,你听过‘八色千寻草’不?”

    “‘八色千寻草’?没听过。三爷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陆少曦若无其事地应着,心中却有些激动,这“八色千寻草”正是他昨晚放在箱子里的那株奇草,哈哈,箱子果然落到黄蜂手里了!

    “哦,没什么,随口问问。”黄蜂望了眼桌上的阳元石:“陆小弟,你练功顺利不?”

    陆少曦一脸感激道:“托三爷的福,有阳元石和三品培元丹在,我昨晚和今早都进展神速,一天顶以前十天,真是再怎么感激三爷都不为过。”

    见这小子知恩感恩,黄蜂望向他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的信任,又问道:“哦?昨晚陆小弟一直都在练功?”

    “倒没有,我这人习惯了早睡早起,被贝爷吵醒后又继续醒了,今早一大早就起来练功了。”

    黄蜂见他神采奕奕,而且房间内温度较外面高了好几度,种种迹象都表明陆少曦确实早起练了好久的功。

    黄蜂略一犹豫,还是说道:“那不打扰陆小弟了,今天我不出门,就暂且不劳累陆小弟保护了。你好好在房中练功,有事时我再找你。”说罢匆匆离去。

    陆少曦知道自己毕竟才来没多久,黄蜂虽不再怀疑自己的身份,但想其像信任夏东等心腹那般信任自己,还是不可能的。

    黄蜂不用他跟着,陆少曦乐得清闲,他躺在床上略作休息,监测雷达却锁定了黄蜂。

    黄蜂先去了趟监控中心,问值班兵士:“昨晚可有异常?”

    “报告三爷,一切正常,您重点关照的那位客人除了贝爷来找他时开过门外就再没出过门,房灯一直黑着,到早上五点左右才亮起来的。”

    “知道了。派人通知夏东来见我。”

    黄蜂回到自己的大套房,喃喃道:“看来姓陆的小子与此事无关哪……”

    陆少曦“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偷笑起来。

    没多久,夏东就匆匆来了,黄蜂劈面就问他:“你还记不记得‘八色千寻草’?”

    夏东一怔:“这个不是上个月三爷丢的是那株奇草?”

    黄蜂咬牙切齿道:“没错,我花了两百多万,软硬兼施才从国际黑市里买回来的这么一株,对我练功极有好处,结果回来路上被手下弄丢了!”

    夏东小心翼翼地应道:“是……那不走心的家伙还被三爷乱枪打死了。”

    黄蜂脸色阴沉,将一个小盒子啪地丢到桌上:“今早巡逻的人给我送来了这个,装在一个旧箱子里的。”

    夏东观察着黄蜂的脸色,轻手轻脚地打开盒子,脸色也跟着变了:“八色千寻草?”

    “对!这就是我丢的那株八色千寻草!这个铭牌我记得清清楚楚!”黄蜂一拍桌子,满脸怒容。

    陆少曦心里直乐,哪想得到自己随手选出来的一株药草,竟刚好是黄蜂最为看重又丢失的那株?不见了一个月的奇草,却忽然出现在贝狨庄园附近,黄蜂不起疑才怪!

    “三爷,这八色千寻草是在哪里发现的?”

    黄蜂重哼了声,一字一句道:“贝狨的庄园附近!”

    夏东倒抽了口凉气:“贝爷?”他见黄蜂脸色不善,马上改口道:“这奇草怎会在贝狨这厮的庄园附近?难道有人想嫁祸给他?”

    “我开始时也是这样想的,但我一早召贝狨来见我,他居然找借口推托,说要中午才能见我!他在防着我哪!”

    夏东吓得话都不敢说,他作为蝮蛇的心腹之一,自然知道黄蜂与贝狨有些矛盾,但平时里这两人表面都相安无事,黄蜂还一幅很器重贝狨的样子,夏东怎么也想不到矛盾竟深到这地步!

    “夏东,你跟我时间最长,你说说,贝狨这人怎样?”

    夏东知道站队的时候到了,贝狨虽然威望高,功劳大,但平城的兵权还是牢牢掌握在黄蜂手里,夏东马上坚定道:“三爷,我一直觉得贝狨这贼子说话总是不尽不实,居心叵测!”

    黄蜂满意地点点头,他来回踱步,忽然道:“你说如果我想干掉贝狨,有几成把握?”

    夏东全身剧震,连忙劝道:“三爷,贝狨这贼子极有人望,如果无缘无故干掉他,怕会引起其余兄弟们的不满与恐慌,现在与全瑞开战在即,三爷你千万要三思哪!”

    黄蜂沉默了一会,又哈哈地笑了起来:“我不过是开开玩笑,贝狨跟了我几年,一直忠心办事,你们放心,只要好好替我办事的人,我一定不会亏待的!”

    夏东走后,黄蜂气哼哼地一掌拍在桌上,把桌子都拍出个深深的掌印,咬牙切齿道:“好你个贝狨!”

    中午时份,贝狨终于来见黄蜂了,他神色如常,丝毫看不出任何破绽,黄蜂也一脸笑容,两人绝口不提大箱子与奇草的事,只是不断地讨论进攻全瑞的事。

    黄蜂有意无意道:“小贝,你这次就随我一起去吧,平城我让夏东留下来就行。”

    贝狨眼中精芒闪动,但脸上没露任何声色:“是。”

    陆少曦一边练功一边监视着两人的对话,暗暗欢喜,知道黄蜂不敢留下贝狨,是怕大本营都被这贝狨占了,以贝狨的精明又怎会不知?

    显然两人的矛盾已开始激化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黄蜂调兵遣将,一幅即将出兵全瑞地盘的迹象,陆少曦也不管这事,专心修炼烈天阳诀。白天有阳光,再加上阳元石,修炼效率更加高了,到了晚上十点多收功时,陆少曦感觉离聚气三重不过一两步之遥。

    不过他决定休息一下,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凌晨时份,陆少曦故技重施,顺利地溜出了官邸,半小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房中,把一切恢复原状,然后蒙头呼呼大睡,静候第二天好戏上演。

    “哐!”远处传来巨大的坚木桌椅破碎的声音,陆少曦哪怕隔着重重隔音墙都能隐约听到,他马上清醒过来,用监测雷达去看黄蜂的动静,只见黄蜂脸色难看至极,双眼通红,坚木书桌被他拍得粉碎。

    向他报告的巡逻队队长吓得全身颤抖,根本不敢抬头。

    黄蜂铁青着脸瞪着他,暴怒道:“夏东和光头在半夜惨死,被人挂在院子的大树上,你居然到天亮时才发现?你这个队长是怎么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