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四强赛第一战
    持续了将近大半个小时的淘汰赛后,进入了十五分钟的休整期,可以取回背包,服用丹药补充体能或者疗伤,并整理武器装备。

    陆少曦转化了两本次品秘笈,体能便完全恢复过来,他见夏侯飞坐在角落里拭擦着弯刀,便走过去,微笑道:“夏侯兄,看来我们还是有机会决一胜负。”

    夏侯飞扫了他一眼,淡淡道:“看抽签吧,希望你在遇到我之前不要被打败。”

    “彼此彼此。”陆少曦只是借机会过来,利用系统的鉴定功能观察一下夏侯飞的装备,果然没错,弓是三品五级的好弓,连箭矢都是二品级别,弯刀是三品九级,夏侯飞身上的护甲则是三品六级的!

    任一件装备放到市场上估计最起码能卖到四五百万,靠,这个大土豪!

    但陆少曦见夏侯飞身着倒平常,看他的皮肤也不像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儿子,哪来这么多钱买装备?省城魏家,难道是魏家赞助的?

    夏侯飞抬头,忽然问道:“喝不喝酒?”

    陆少曦有些愕然地点点头。夏侯飞从背包里取出两瓶小酒,将其中一瓶丢给陆少曦,挑衅般道:“敢不敢一起干了?”

    陆少曦嗅了嗅,是高度数酒,但以他此时的体质,区区半斤酒不算什么,他轻轻一笑,仰头一饮而尽。

    夏侯飞忽然笑了:“你中计了,酒里有毒。”

    陆少曦也跟着笑了起来:“听闻箭神擅长暗箭伤人,但决不干‘暗箭伤人’的事。如果你真是这样的卑鄙小人,就当是我陆少曦倒霉。”

    夏侯飞望了他好一会,轻叹口气道:“有你这样的对手,我才倒霉。”他举起酒瓶,也跟着一饮而尽。

    “一会擂台上就是敌人,武功下见输赢吧!”

    “好!”陆少曦迎着他举起的手,用力地拍了拍。不知怎的,尽管与这夏侯飞经历过两次激斗,在这一次对饮间,陆少曦却有种奇妙的共鸣感。

    有时江湖传闻真没错,夏侯飞虽然擅长使用弓箭暗算敌人,可多数与他交过手的人对他的观感都不会太差,大抵是因为他伏在暗处,但眼神比许多人都要光明正大得多。陆少曦宁愿与他为敌,都不愿与那一脸老实巴交、眼神却深不可测的张伟为敌。

    休息时间眨眼便过,陆少曦刚与凛通了一小会电话,抽签的预备钟声便响了起来。

    “陆少曦,一定要小心。”

    “是是。你别再冲动了,刚才蔡叔都告诉我了,你差点要大闹裁判团了吧?”

    “谁让他们这么不公平对待你!”

    陆少曦隔着手机都能想像到小萝莉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由有些好笑。不知不觉间他居然能和凛这样毫无顾忌地聊天,想想也是神奇的事,要知道最初这小萝莉可是一脸瞧不上他。

    “好好,不说了,我先去抽签了,呆会决赛结束再聊。”陆少曦把手机放回背包里,带齐装备走向抽签台。

    这次抽签非常简单,徐寒玉第一个出线,由他来抽签,从余下三人中抽一个为第一组的对手,其余两个自动成为另一组。

    “第一场,徐寒玉,对陆少曦!”

    “第二场,夏侯飞,对张伟!”

    主裁判很快就宣读了最后的抽签结果,居然刚好与出线顺序相同。

    决赛场地就在淘汰赛场地正中心的一处河滩荒地上,工作人员早已用红线围出一个边长约五十米的大正方形,作为擂台。数十个悬浮摄像头全方面包围着擂台,这回可算是真正的360度无死角直播。

    规则很简单,掉出擂台者为输;失去战斗力者为输;主动弃权认输者为输。除了不得置人死亡外,一切不限。武器装保持与淘汰赛一致。比赛时间最长为半小时,若未决出胜负,由裁判团根据双方表现集体投票表决。

    观众们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见陆少曦和徐寒玉登上擂台,立时沸腾起来,以雷霆学院的学生为首,支持陆少曦的呼声此起彼伏,在擂台上依然能听得颇为清楚。

    徐寒玉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还是主动与陆少曦握了握手。

    “陆先生,我们智家一向想与先生交好,希望这一战无论胜负,都不影响到智家与你的情谊。”

    陆少曦看过徐寒玉的资料,知道他是智家的女婿。智家只有一个小姐,并没儿子,所以这徐寒玉相当于是未来智家的掌舵人,这次的菁英赛算是一个提升名气的机会,使他将来更好地出掌智家。

    对于智家陆少曦并没太多的反感,之前他与王家起冲突时,孙家与龚家都曾偏帮王家,唯独智家一直保持中立,没插手过他与王家的纷争。

    不过这徐寒玉的眼神让陆少曦有些不舒服,与夏侯飞的光明正大不同,与张伟的深不可测也不同,徐寒玉的眼神闪烁,带着虚伪与假笑。尽管他努力表现出大方得体与真诚,但陆少曦还是一眼就看出他心底里的深深嫉妒与敌意。

    陆少曦心中暗暗摇头,脸上却不动声色:“好,一定一定。”

    裁判很快让双方准备。

    陆少曦戴上蜘蛛手套,腰间挂着火金双棍,与徐寒玉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

    徐寒玉腰间配着两件兵器,左刀右剑,极为罕见。事实上徐寒玉左手使刀,右手使剑,刀剑合壁,实力惊人,这个在远州并不是什么秘密。

    观众们眼看四强赛要开始了,也安静下来,全神贯注地盯着即将对决的两人。

    一个是智家千挑万选的女婿,以刀剑合壁武技名扬远州的青年才俊;一个是近来两个月才名声鹊起、但以惊人实力震动远州的书武馆馆主。

    谁也没十足把握判断两人中哪个能胜出,陆少曦刚才的表现固然出众,但徐寒玉秒杀两名聚气五重也是众人亲眼所见。

    随着裁判的一声“开始!”,四强赛终于拉开了第一战的序幕!

    徐寒玉手按刀柄剑柄,凝视着眼前垂手而立的陆少曦,心中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陆少曦的神色非常轻松镇静,一双眼睛却透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徐寒玉自五年前出道,大大小小的比试不下百场,几乎未逢敌手,但极少见到一个人的眼神能有这么深的杀气。

    怕只有手里染满鲜血、心思已再没“仁慈”二字的人,才能有这样的眼神。

    眼前这年轻人生长在远州这个和平地方,怕连人都没杀过,怎会积累得了这么深的杀气?

    徐寒玉不敢大意,朗声道:“陆先生请!”

    陆少曦微笑道:“不如徐先生请吧!”

    “好!”话音刚落,徐寒玉的刀剑同时出鞘,化为两道长虹,向着五米外的陆少曦急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