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九十章 可怕的张伟
    擂台上,张伟憨厚地抱拳笑道:“夏侯兄,手下留情。”

    夏侯飞皱眉道:“别装了,出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能让陆少曦这么忌惮想必有过人之处。”

    张伟呵呵笑:“陆兄忌惮我?夏侯兄你太抬举我了。”

    夏侯飞不再说话,他手按弯刀刀柄,缓步走向张伟,他的步伐不大,但每步的距离几乎一模一样,连步速也极为均匀,全身上下的气势更是不断上升。

    眼看离张伟不过两米,夏侯飞猛然一蹬地,弯刀出鞘,化为一道寒芒向着张伟劈去!

    好快的刀!

    这迅如闪电的一刀无论速度角度、力量招式都无可挑剔,显示了极高超的刀法技艺,难怪夏侯飞能在省城闯出偌大的名声!

    最让观众们惊叹的还是夏侯飞这一刀劈出时气势,一刀劈出,仿佛汇聚了他所有的整个人的精气神力,简单的劈击竟生出三军辟易的骇人刀气!

    不过眨眼间,弯刀已攻到张伟身前两尺!

    张伟这时无论如何出手都势难挡下这雷霆般的一刀,最好的下场就是急速退避,被夏侯飞接下来的刀势完全包围直至落败。

    观众们都摇起头来,没意思,看来这一刀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哐!”擂台上忽然传来一声震动全场的清鸣。

    所有人都忍不住向着屏幕望去,随即人人都惊骇地瞪大了眼睛。

    张伟高举左臂,竟硬生生地挡下了夏侯飞这惊天动地的一刀!而且他身形连晃都没晃一下,显然游刃有余!

    有没有搞错?血肉之躺怎可能挡下得夏侯飞的三品弯刀?

    众人定神望去,才看到张伟的手上戴着一个蓝幽幽的护臂,不知是何品级,但被夏侯飞的弯刀斩中,竟连一条刀纹都没留下!

    夏侯飞脸色骤变,急忙要后退,但已经迟了,张伟另一只拳头已由下而上,猛然轰了上来!

    刹那间整个气场完全变了,寒风卷在他钢铁般的巨拳上,正正打在夏侯飞的胸前!

    夏侯飞如被飞驰的火车撞中般,整个人呼地飞出三十多米,重重地落在擂台之外,口吐鲜血,竟站不起来。

    而他名扬省城的弯刀也脱手飞了出去,不知掉落到哪里。

    “……场外!张伟胜出!”

    裁判也是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声音似乎都有些变了。

    “承让了!”

    张伟朝着远处倒地不起的夏侯飞一抱拳,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实,但双眼精芒暴闪,配上他墩实如铁的身体,竟给人一种威如天神的感觉!

    秒杀,完完全全的秒杀!

    被视为夺冠热门人选的夏侯飞,竟被这个毫不起眼的张伟秒杀了!

    全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擂台的张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起码得聚气七重以上的实力了吧?

    不不,怕得聚气八重!

    因为太过震惊,竟没人鼓掌喝彩,场上反倒响起了相互打听这张伟来历底细的声音,但除了最简单的姓名出身外,师承、战绩,武技特长之类的信息,竟无一人知道。

    一时间这个原本被众人忽视的小角色,一跃而成了全场最大的冷门与黑马,而且还是来历神秘的黑马!

    这时裁判上前问张伟是否需要休息,张伟摇摇头:“不用了,我可以继续交手,早点打完好回家吃午饭。”

    他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接下来的一战可以轻松取胜,但配合他刚才那一拳之威,竟无人敢出声嘲笑。人人望着缓步走向擂台的陆少曦,原本对他的信心大为动摇。

    连那特殊房间中的白发老者都有些惊讶,回头问道:“这张伟,到底是什么来头?”

    周上校苦笑道:“老首长,他是张玄昊的徒弟。”

    “张玄昊的徒弟?”白发老者神色微动:“难怪这么厉害。那张玄昊居然还收了弟子?他不是销声匿迹了?”

    夏院长也大觉惊讶:“他是张玄昊的徒弟?你是从哪里查到的?我这边也只能查到他三年前的覆历,近三年几乎是一片空白。”

    周上校神色凝重道:“我们也是因为一直有追查张玄昊,才无意中发现张伟在三年前与张玄昊有过来往,怕就是拜张玄昊为师的。他之前通过预选赛时是聚气四重,现在倒不好说了。”

    夏院长盯着屏幕,冷声道:“聚气五重?我看他起码有聚气八重!一个月时间提升三个等级,你信么?他师父张玄昊号称‘丹药圣师’,明明有凝丹十重巅峰的实力,却通过奇门丹药伪装成聚气十重,横扫远州的二三星级考核会,打出偌大的名气后又忽然。这张伟怕也是用了同样的手段,使得完成了洗髓的部位真气不显,仪器测不出来而已。”

    周上校叹道:“不过现在他已通过了预选赛,哪怕我们知道他用了些小手段,也苦无证据了。别的不说,陆少曦不也在一个月内从聚气一重变成聚气四重?同样提升了三个等级。”

    “聚气八重比聚气四重厉害多少?”一直默不作声的沈梦瑶忽然插口问了句。

    众人都有些惊讶地望向她。

    沈梦瑶咬咬薄唇:“我就好奇随便问问。”

    白发老者答道:“大概一个聚气八重能打十个聚气四重。”

    沈梦瑶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握着手里盛有热水的杯子,似乎想借助杯子的温度来温暖自己冰凉的手。

    ……

    陆少曦缓步走向擂台,工作人员抬着重伤的夏侯飞从他身边经过,夏侯飞苦笑道:“看来没法子让你请喝酒了。”托身上那三品护甲的福,他伤得并不算太严重,但断了几根胸骨、战斗力已失,无力再战。

    陆少曦轻声道:“等你伤好了,我还可以请你。”

    夏侯飞笑了:“那你加油吧,这家伙怕有聚气八重,你别伤得比我还重,到时又赖账。”

    明明两人在淘汰赛在明争暗斗激战两场,但不知怎的,可能是性情相投,也可能是脾气相近,两人竟有种不打不相识之感。

    “嗯,我替你报仇。”

    陆少曦说罢大步向着擂台走去。

    夏侯飞望着他的背影,仔细盘算了好一会,还是摇头低头自言自语道:“不行,你绝不是他的对手,除非你还有什么我摸不透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