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独闯海家
    省城汉南城的东南区有个座大庄园,对于汉南城的百姓来说,这里是海氏集团董事长海世洪的私宅,但对于隐修武林的人来说,这里是省城十大世家中排名第九的海家根据地。

    这时海家家主海世洪正满脸堆笑地陪着一个身着道袍、仙风道骨的老道人说话。

    偶尔有不了解情况的下人路过,看到家主这样客气尊敬的神色都不免暗暗惊讶,要知道海世洪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对谁都没好脸色,现在居然一脸笑容地与这道长客套?这道长到底是什么人?

    海世洪赔笑道:“穆道长,我刚接到报告,‘血莲’和‘碧玉灵草’的种子已经采购回来了,还请您尽早炼制丹药,救救我迪儿,他双腿筋骨尽碎,一刻也拖延不得。”

    穆道长喝了口茶,这才慢悠悠道:“就算种子采回来了,我还得回去种植、等他们发芽长大,最快也得两个月时间,这事真急不来。”

    海世洪满心焦虑,自己唯一的儿子被那该死的陆少曦打成废人,偏偏此时那陆小子风头正盛,菁英赛的组委会也发声了,谁敢因为比赛的结果而私下寻仇,相当于是与菁英赛组委员、远州军方、远州武林管理局作对,海世洪满腔怒火只能压在心里,四处找人救治儿子。

    但儿子的双腿被陆少曦踩得筋骨尽碎,哪怕现在医学昌明,省城最好的大医院也束手无策,只是提出截肢重接生物假肢的建议,恼得海世洪差点把医院都拆了。幸而这时听说有个三品丹师穆道长正在柳家作客,海世洪立时登门求救,好不容易才把这半人半仙般的穆道长请了回来,好生供奉。结果穆道长提出需要准备二十多种珍罕药材,其中还包括价值不下两千万的“血莲”和“碧玉灵草”的种子。

    海世洪发动家族里所有的力量,终于在一周不到的时间内就找齐了大部分的药材,连最难找的“血莲”和“碧玉灵草”种子也在今天傍晚各找到了一颗,正要松口气,哪想到穆道长竟说要两个月时间?

    现在自己儿子这情况,天天受罪,哪能等两个月?

    海世洪搓着手焦急道:“要不这样,穆道长,您手里如果有现成的灵丹,我这边可以出高价购买,这些采购来的药材您也可以尽数带回去重新炼丹,您觉得怎样?”

    穆道长这才睁开半眯着的眼睛,说道:“我手里只剩下一颗能治这伤的灵丹了,售价一个亿。你要就买,先让你儿子服下半颗,外敷半颗,可保他伤势不恶化。两个月后我炼制了新丹药,再来治一次。”

    一颗丹药一个亿?还只能保证伤势不恶化?哪怕海世洪财大气粗,名下数十亿资产,也不禁倒抽了口凉气。要他掏出一个亿不难,可问题是,谁知道接下来得掏几个亿才能治好儿子的伤?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飞奔进来,慌慌张张道:“家主,外面有人求见,说有法子可以救海少爷。”

    海世洪一听立时眼睛发亮,起身道:“快快请他进来!”

    穆道长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重重地哼了声。

    很快,家人就引着一对年轻的男女走了进来。男的年约二十二三,长得极为英俊,女的年纪更小,顶多十二三岁左右,长得极为漂亮可爱。

    海世洪一看到年轻男子,立时暴怒起来:“是你?陆少曦!”他全身泛起白光,骇人的杀气透体而出,看他浑身真气厚重,起码得凝丹十重实力!

    凛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小手已握住了胸前的锤状挂坠,陆少曦轻轻按住她,朝海世洪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海家主了。”

    海世洪见他神色淡定,丝毫不紧张,一时看不透他的虚实,但这里是海家的大本营,高手强者无数,他也不怕这小子能逃到哪里去。他咬牙怒道:“姓陆的,你来做什么?要来看我海家笑话么?”

    在来海家的路上,陆少曦已与刘天锡碰过头,这才知道海家来了位三品丹师,要凑近药材炼丹救海迪。陆少曦大为惊奇,海迪被自己废了双腿,区区三品的丹师有什么本事能炼出治疗筋骨粉碎的丹药?

    但这“血莲”和“碧玉灵草”的种子极为罕见,偌大的汉南城也只能各找到一颗,要是错过了天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他老爸的伤势已拖了快一年,再拖下去,就算以后他炼出六品丹药,也不敢保证能完全治愈老爸,使他恢复如正常人一样。

    陆少曦思考良久,终于决定直闯海家,无论强抢还是诈骗偷取,都必须把这两颗种子拿到手!

    这时见海世洪杀气腾腾,陆少曦微微一笑,淡定道:“我是来救治海公子的。”

    海世洪舍得四处花重金采购稀有药材,显然很重视海迪这个独生子,陆少曦心知自己只要抓住这个关键点不放,就有机会得到两颗至关重要的种子!

    果然,海世洪尽管还是一脸不相信,但眼中的凶光已收敛了许多:“你有法子能救我儿子?”

    陆少曦不答话,转头看着穆道长,惊讶道:“这位莫非是丹师?”

    穆道长冷哼了声,双眼半开半合,神态倨傲,根本没将陆少曦这毛头小子放在眼里。

    海世洪不耐烦道:“没错,这位是丹师穆道长,姓陆的,你到底有没有法子救我儿子?”他根本不相信陆少曦有什么法子能救海迪,但想到陆少曦那深不可测的背景,心里还存有最后一丝的希望。

    陆少曦笑了,他找了个椅子大大方方地坐下,翘起二郎腿:“哦,不知道穆道长是几品的丹师?”

    穆道长心生不悦,陆少曦这小子光明正大闯入海家,当着他的面说有法子能救海迪,岂不是拆他的生意?穆道长不屑地扫了陆少曦一眼:“无知小儿!贫道乃是堂堂三品丹师!”

    丹师可不同于武者,武林中的丹师极少,一二品丹师都不多见,三品丹师更是足以成为各大世家的座上客,所以穆道长说出“三品丹师”四个字时满脸的踞傲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