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决择
    在离湖心岛两公里多的高楼楼顶上,化装为清洁工的男子手持微型望远镜,一直在盯着湖心岛的方向,他用一种古怪的语言低声对衣领边上的小通讯器道:

    “首领,目标对象所有的湖心岛似乎有些古怪,云雾弥漫,用我们最新型的超远距离激光狙击枪也无法进行远程狙击,唯一的入口处有保安把守,其余地方都是湖面,只能通过潜水靠近。照片刚才已发到您的邮箱,您看我们是否潜水进入湖心岛动手?”

    “你等会。”电话那头的首领仔细看了看照片,不由倒抽了口凉气道:“岛上布有阵法,看来这目标对象不简单,有高人阵师相助,难怪上头这么忌惮他。你们不可以在岛上动手,静候机会,等他离开湖心岛……不,等他离开远州市区再动手,一击得手你们立时离开龙夏,先绕道越北,再飞往北国,最后再回祖国。注意,目标人物身边有个凝丹五重的小护卫,实力极强,务必等候最佳时机,一并做掉她!十二三岁的凝丹五重,留下也是巨大的隐患。龙夏已有一个妖孽般的秦如绚,不能再出天才了!”

    “是!首领放心,为了祖国,哪怕牺牲生命,我们也会确保完成任务!”清洁工男子满脸肃穆道。他又盯了湖心岛好一会,才收拾东西悄然离开。

    ……

    距离太远,陆少曦并没察觉到外面的危机,他一直练功到傍晚时分才睁开眼睛,天色已开始黑了下来,外面乌云阴沉沉,似乎暴风雪将至。

    用监测雷达扫了眼旁边数十米外另一个专门为凛准备的练功点,见十几条冰柱布成的汇聚寒气阵法中,无数风霜正绕着凛纤细的身子回旋,显然正练功练到重要关头。凛一身短衫短裙的运动服,全身细腻的肌肤近乎透明般的雪白,看起来如同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自从上次凛与霍雄天一战后,她也开始与陆少曦一起认真修炼,白天两人各自练功,晚上则练习对战,陆少曦还特意在后院这个元气最充沛之地,专门为凛建了个汇聚寒气的小阵法,使凛修炼冰系功法更有奇效。

    这将近十天里,凛的进展也非常明显,听说已快突破凝丹六重了。

    陆少曦也不去打扰凛,他迈出幻境阵法,身影便重新出现在后院中,环目四顾,便看到林雨柔正在细心地照料药圃里的药草植株。

    出乎陆少曦的意料,这次林雨柔居然没再看手里的小本本,而是一边思考着一边替植株浇水、施肥,每棵植株该浇多少毫升的水,聚光板与挡光板的角度是多少、施什么肥料,她竟一点都没出错。

    陆少曦不由暗暗惊讶,这小女生显然是极用心地把整本小本本里的知识点全背下来了,光是这份用心与记忆力就足以让人点头称赞了。

    林雨柔照顾完植株,又抬头望了眼黑沉沉的乌云,顿时有些发愁。她无意中一转头,看到陆少曦走过来,连忙拍干净小手里的泥土,快步迎了过来。

    “少曦哥,我看到快要下雪了,正想着不知该怎么办呢?”

    “不要紧,这个阵法可挡风霜雨雪,你刚才关闭的只是它的幻境功能,不影响阵法的其余功能。”

    “那就好。”

    陆少曦见小女生舒了口气,俏丽清纯的脸上现出开心的笑容,不由心中一动,问道:“小柔,今天照顾这药草的工作怎样?会不会觉得很麻烦?”

    林雨柔摇头道:“不会,比我在外面做其他兼职轻松多了,而且我也觉得很有趣,每棵药草的习性、气味、外貌都各有特色,我一边照顾它们一边琢磨着它们的外貌与习性的关系,还瞎想着它们的药效,一点都不觉得累。”

    陆少曦见快要下雪了,怕她冻着,便拉林雨柔回到别墅中,边走边问道:“小柔,你明年就要高考了,想上什么大学念什么专业,想好了吗?”

    林雨柔本来就长得柔弱,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年幼些,陆少曦一直把林雨柔当成未长大的小妹妹,拉着她的手腕并没什么异样的感觉,林雨柔却有些脸红耳热。她偷偷望着陆少曦,低声道:“我原本想念远州大学的医学系,但现在家里情况不好,可能会找个免费的师范学院念完就出来工作。”

    陆少曦想起自己并不了解她的家庭情况,不由柔声问道:“你家里只有妈妈?你爸呢?”

    大概是陆少曦的声音极是温柔,林雨柔眼圈一红,低声道:“我爸在我小时候就因为酗酒出了意外去世,我妈现在是下岗工人,只能靠做零工赚些钱,她身体不好,我原本想着学医,能照顾好她,但学医要五年,学费也贵,我……我想还是早点工作赚钱较好。”

    陆少曦想起两三个月前的休学继承书武馆的自己,与这小女生的境遇何其相似。看来义父夏院长看人真有一套,这林雨柔的确是个品性极佳的好孩子。

    他猛然下了决心,伸手按在林雨柔的肩膀上,郑重道:“小柔,我想和你说些重要的事。”

    “是……是!”林雨柔被他吓了一跳,被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脸蛋刷地红了。

    “你应该知道,我是练武功的,但我并非寻常的武术爱好者,我是隐修武者。”陆少曦把隐修武林的情况与凶险大概和她说了遍。

    “我会炼丹与医术,这些药草就是用炼丹的。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学会后你不会再为生活发愁,但学会后你要永远留在我身边帮我,不得背叛我,而且武林凶险,一旦学了丹术,你就是武林中人,人在武林往往会身不由己,或者你会不得不出手伤人,甚至是杀人。学与不学,由你自己决定。哪怕你不学,我也可以继续让你在这里帮我照顾药草,收入足够你家的开销和读完大学。”

    林雨柔听得目瞪口呆,事实上她与陆少曦也算是经历过几次患难,不提两个月前遇到王家杀手那次,光是在最近的菁英赛上,她已见识过武者较量的凶险。她不像陈曼曼那样喜欢刺激冒险,她性子温和,喜欢平稳与平凡,这个隐修武林的世界对她来说太刺激太凶险。

    眼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走进少曦哥那凶险的世界,与他并肩而行;另一条是退出去,回到平凡的生活,过完平凡的人生,与眼前这少曦哥越离越远。

    她想起在菁英赛淘汰赛结束时,她被工作人员带走,只能远远望着陆少曦站在舞台上的情景,那一瞬间,她和陆少曦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如果不是陆少曦这次联系她帮忙照顾药草,两人大概再不会有交集,也永远不会看到少曦哥温暖的笑容。

    只要一想到这个结局,林雨柔的心里就有种莫名的难过与失落。

    也不知道是一种怎样朦胧的感情在驱使着她,林雨柔咬咬贝齿,坚定道:“我……我学!”

    当然,有些话她无法表达,也不敢表达。

    但她紧紧握着的小拳头,急促跳动的心脏,仿佛都在默默地诉说着:

    我要走在您身边,与您并肩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