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二百二十章 好大的口气!
    “不好意思,马馆主,我那些微末道行实在不值得班门弄斧,也没打算卖,你请回吧。”陆铁脸色有些难看了。这马天强已是连续第三天登门拜访了,态度一次比一次强硬,陆铁脾气是好,这时也不耐烦了。

    马天强,年近三十,是故园唯一一间武馆的馆主,当然,他开的只是普通武馆,并非书武馆,马天强也并非隐修武者,充其量算是身强力壮的普通武夫,跟着一个游方路过的和尚学过一套罗汉拳,倒也有些许水平,施展起来寻常大汉四五个人近不了他的身边,约莫有相当于炼体二重左右的实力。

    昔日陆铁武功未被废的时候,马天强对其可谓是极尽巴结客套之事,每次陆铁回来故园探亲,马天强都涎着笑脸跑前跑后,求陆铁教他真正的武功。只是陆铁见这人心术不正、欺善怕恶,一直不肯教他。

    及至陆铁重伤回到故园镇养伤,这马天强的态度就慢慢变了。刚开始时他忌惮陆氏家族在故园还有些势力,不敢太过放肆,可后来发现陆铁夫妻并不受陆氏家族待见后,态度一下子嚣张起来。要不是小镇太小,周围都是乡亲父老,怕做得太过份引起众怒,马天强怕早就用强硬手段逼陆铁交出秘笈。

    最近故园里来了不少隐修武者,免不了有冲突交起手来,马天强偷偷旁观过,这才第一次见识到真正武者是何等厉害,心中更加渴望成为隐修武者,他不敢招惹那些陌生的强大武者,重伤未愈、连走路都费劲的前高手陆铁就成了他的目标。

    现在一连三天登门求购秘笈被拒后,马天强终于火了。

    靠,你这个废人,软的不吃偏要吃硬的吧?他捏紧拳头,眼中凶光闪动,上前就要揪陆铁的衣领。

    旁边的阮君萍见马天强眼露凶光,心中一惊,连忙过来拦住道:“马馆主,你要做什么?”

    马天强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冷笑道:“阮老师,看在你在我上小学时曾教过我两年语文的份上,我姑且再叫你一声老师,要是你不劝劝陆铁交出秘笈,别怪我不客气了!”

    阮君萍忍住气道:“马馆主,我家老陆现在早就退出了武林,他那些什么武功秘笈也都留在远州,就算我们想卖,也实在没法子……”

    马天强哈哈大笑道:“阮老师你真会开玩笑,陆老师怎么说也曾是聚气八九重的高手,身边总会有些许秘笈吧?要不我搜搜你们家?哦,先从陆老师睡着的这张床开始搜!”

    陆铁大怒,喝道:“马天强,你敢?咳咳……”他有伤在身,一用劲便咳个不停。

    马天强狞笑起来:“陆铁,你以为你还是以前聚气境的高手?现在的你,我一只手指就能摁死!我有什么不敢!”

    阮君萍气得杏目圆睁,她一边扶着丈夫一边怒道:“马天强,你不要欺人太甚,我阮家在故园里也是有些底蕴,要是我拼着这张脸不要回去求他们,你也别想好过!”

    马天强不屑道:“阮家?别拿阮家来吓我!当年你为了陆铁,辞了教师公职远赴远州,阮家早就不认你了,这一年来你家穷成什么样子,你阮家可有伸过帮过你?”

    阮君萍一向极是要强,但这时被戳中痛处,也被气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圈。二十多年前,她为了和青梅竹马的陆铁在一起,不顾家人的反对辞掉了小学语文教师的公职,孤身去了远州与陆铁结婚,气得阮家公开声称与她断绝关系,但时间一长,后来也慢慢恢复了些许往来。只是阮君萍回到故园这一年,不愿让家人看到自己落魄的一面、更不想娘家人瞧不起陆铁,宁肯自己受苦一边做着杂活一边照顾丈夫,也不肯向娘家求助。

    她咬咬嘴唇,把无数的苦楚尽咽回肚子里,瞪着眼道:“姓马的,我儿子少曦过几天就要回来过年了,你最好现在就走,不然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马天强更加嚣张了:“你儿子!哈哈,娘家靠不住就想靠你那废柴儿子?听说他练了大半年还是炼体二重,真打起来难道我会怕他?你们最好现在就交出秘笈,不然到时我把你们儿子都打成残废,你们下场更惨!”

    就在马天强步步逼近陆铁夫妻时,外面的大门忽然“啪!”地推开了。

    一个裹夹着雪花的年轻身影大步走了进屋,后面还跟着一个粉雕玉琢般可爱的洋装小萝莉。

    年轻男子双眼如刀,透出凛冽的杀意与怒火,语气无比冰冷道:“马天强,你想将我打成残废?好大的口气!”

    马天强一惊,这才看清楚年轻人的相貌,不由失声笑了起来:“哟,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陆少曦嘛?阮君萍,你儿子回来了,要是不想我揍他,最好乖乖把秘笈交出来!”

    “大胆!”凛秀眉一挑,眼中杀气升起,她捏紧小拳头就要出手,陆少曦轻轻拉住她:“你受伤了,我来。”

    陆少曦三两步走近马天强,冷冷道:“我妈的名字是你这样的杂种能叫的?”

    马天强被他盯得全身发毛,正要先行出手,忽然眼前人影一花,“啪——!”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声传遍整个屋子。

    马天强如炮弹般从屋里飞了出去,远远落到十几米外的雪地上。他捂住被打得肿起来的半边脸,眼中全是惊骇之色。

    好快的速度!好强的力气!

    陆少曦几乎如幻影般出现在他身边,寒声道:“想学真正的武功?好,我现在就教你!看清楚了!”

    马天强根本没看清楚陆少曦怎么出手的,整个人已被一股巨力震得飞上了数十米的高空,呼啸的寒风与雪花吹得他脸颊生痛,他还没回过神,便发现自己身体向着地面飞速落下,不由吓得尖叫起来。

    眼看就要头下脚上地落在地上,马天强几乎要吓晕过去,陆少曦的手闪电伸出,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他的脚腕,随手将他掷到十数米外的墙壁上,在他就要撞得脑浆迸裂前又飞身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将他狠狠地摔到雪地上。

    一连数次的与死亡擦身而过,马天强早吓得屁滚尿流,这一摔更是将他几乎摔得全散架了。陆少曦从他身上摸出银行卡,喝道:“学会了吧,交学费!把卡的密码告诉我!不然就以命抵学费!”

    马天强早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他颤声说了密码,陆少曦把卡号密码发给猎鹰,没一会猎鹰就传来已转光里一万多元的消息。

    陆少曦这才将银行卡丢给马天强,又一连两脚踩断他的左手左腿骨头,才喝道:“再不滚,我把你另外的手和脚都打折!”要不是在故园里伤人杀人后果太麻烦,陆少曦才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

    陆少曦向倚在不远处树下的一个大衣中年汉子点了点头,大衣中年汉子向他行了个军礼,转身踏入风雪中。这是夏院长安排来保护他爸妈的凝丹二重强者,若他不是恰好回来,出手的应该就是这凝丹强者了。

    回到屋子里,陆少曦望着老爸老妈有些憔悴的脸,特别是想到自己不在时爸妈的居然受屑小欺负,不由心如刀绞,他立时“卟嗵”地跪倒在陆铁和阮君萍面前,眼圈发红道:“爸,妈,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