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眼前就有一个六品丹师
    “哎呀你这孩子,回来就回来了,好端端的跪什么跪?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平时怎么教你的?”阮君萍眼里全是泪水,但她性子刚强,还是依着以往的规矩数落儿子,但话中的疼爱之意谁都能听出来。

    陆铁更是老泪纵横,他拍着儿子的肩膀,颤声道:“好,好,果然实力提高了许多!”

    虽说现在陆铁武功废了,但眼力还留有几分,见刚才儿子出手干净俐落,快得不可思议,甚至比自己全盛时期还要快,不由惊喜交集。

    见气氛有些悲伤,凛马上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从猎鹰里拿回来了几大袋的礼物,放到陆少曦旁边,然后轻轻拉拉他的衣服。

    陆少曦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在回途路上给爸妈买的东西,他朝凛感激一笑,把几大袋的礼物全递到阮君萍手中:“妈,这袋是我买回来的年货,余下的这几袋衣服,是凛特意选来送你们的。”

    “哎呀,你这孩子,过年了还买这么多东西回来干嘛……哦,凛?”阮君萍和陆铁这才留意到陆少曦身边跟着的小女孩,见她十二三岁左右,披肩的栗色长发,漂亮典雅的洋装裙子,粉粉嫩嫩,漂亮可爱至极,一看就像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放眼整个故园镇,哦不,哪怕放眼远州市,怕也没这么好看秀气的小女孩。

    两人不由疑惑地对视一眼。

    这女孩子是谁?女朋友?不可能吧,年纪也太小了。可是……如果关系普通,又怎会和自己儿子一起回来?看她旁边放着小皮箱,似乎要在这里过年?

    阮君萍惊讶问道:“少曦,这位是……”

    陆少曦望了望凛,凛咬咬薄唇,有些紧张地鞠躬道:“叔叔阿姨好,我是凛。是陆少曦的……的……”

    见小萝莉期期艾艾的,阮君萍更加起疑心,不由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自己儿子不会对这么小的女孩子下手了吧?如果是的话,少不得要狠狠教训一顿!

    陆少曦见自己老妈一脸猜疑,连忙解释道:“凛是我的搭档,也是我的护卫。”

    “护卫?”阮君萍和陆铁愕然了。自己儿子什么时候混得这么有出息、居然连护卫都找到了?可这小女孩娇柔可爱,哪里像是什么护卫,要说自己儿子当她的护卫还勉强说得过去。

    阮君萍一下子把陆少曦拉到边上,低声问:“少曦,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人家小女孩拐骗回家,要是人家家长找上门来,我们陆家可丢不起这脸!”

    陆少曦哭笑不得,这年头自己说实话怎么咱妈就不信呢。

    “妈,她真是我的小护卫,实力比我还强呢。她家那边有些情况,暂时回不去,我回来过年,总不好把她一个人孤伶伶地丢在远州吧。”

    “小护卫?这么可爱娇小的小女孩,怎么就当你的护卫了?还实力比你强?是不是看我不懂武功就忽悠我?”

    “行了行了,妈您就别问了,我说的都是实话,迟些再慢慢解释,凛可是救过我好几次,您对她好点。对了,您先去试试衣服合不合身,我还要替老爸治伤呢。”

    阮君萍满腹疑团要再问,可听到最后一句更加惊讶:“给你爸治伤?你什么时候学会治伤了?”

    “您别再问了,如果您不想去试衣服,就帮忙准备热水和毛巾,五十度左右就行,我先替爸治好伤,让他开开心心过个年。”

    见陆少曦一脸的自信,阮君萍将信将疑,但还是去准备热水和毛巾了。

    “阿姨,我来帮您。”凛机灵地跑了过去。

    “哎啊,不用不用,您是客人,先坐坐,我给你泡茶。”

    凛极有礼貌道:“阿姨,您叫我凛就行了。我是陆少曦的护卫,帮帮忙是应该的。”

    多好的小姑娘呀,又漂亮又懂事,要不是小了点,以后当自己的儿媳妇真不错。阮君萍不由心生好感,她拉着凛低声问:“凛,你是哪家的孩子,过来我家里过年,你家里人同意吗?”

    “我……我……是二小姐让我来的。我在这里,打扰您和叔叔了?”

    见小萝莉有些委屈可怜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疼,阮君萍连忙道:“不打扰不打扰,能有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来家里过年,我求之不得呢。”

    凛乖巧道:“谢谢阿姨,能来这里过年我也很高兴。”

    说话间阮君萍已从热水瓶中倒了热水入脸盆中,又兑了冷水,试试温度差不多,正要捧起来,凛已抢着把装了半满盆的水抱了起来。

    “凛……”

    阮君萍正要说话,却见凛神色轻松,竟似乎半点不费劲,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十多斤的水盆,这娇柔的小姑娘居然轻轻松松就捧起来了?难道她真是武林高手?

    那边陆铁也拉着陆少曦问凛的事,陆少曦这才发现自己想得似乎有些简单了,原本在他的意识里,凛是自己的搭档,又是个小女孩,带回家里也没什么的,可现在看来似乎引起了极大的误会。

    他苦笑道:“爸,凛真是我护卫,迟些你就知道了。我先替你治好你的伤势。”

    “治伤?”陆铁全身剧震,随即摇头自嘲道:“少曦,你别哄我开心了,我这伤势自己清楚,除非能请来六品以上的丹师,才有治愈的希望,但六品丹师,整个华海省怕也找不到一个,就算找到,那诊金哪是我们这家庭付得起的?”

    陆少曦微笑道:“爸,六品丹师不用请,你眼前就有一个。”

    陆铁左望右望,最后望着自己的儿子,不相信道:“你?”

    “嗯,你信不信我?”

    “信。你要替我治,我就让你治。”陆铁毫不迟疑道。虽然他心里并不太相信儿子能治好自己,但他有这份孝心,自己就让他试试,哪怕治不好变得更严重了,也可以当成是给儿子的一次实践机会。

    陆少曦眼眶再次红了,他自然听得到老爸话里蕴含的爱。

    陆铁和天下的父亲一样,不擅言辞,也不会把“爱”挂在嘴边,但他们骨子里对孩子的疼爱,总会在不轻意间流露出来。

    陆少曦没再说话,他从凛手里接过脸盆,回头道:“凛,你陪我妈去旁边的房间试试衣服吧。”

    “嗯。”凛拉着阮君萍就走。阮君萍还要再问,见丈夫朝自己点点头,只好跟着凛走了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