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治伤
    陆少曦低头用热毛巾替老爸拭擦之前受伤的位置。

    张玄昊下手极狠,陆铁除了双手双腿骨头粉碎性折断、经脉断裂外,腹部的经脉也被震断,一身修为尽数被废,而且这一年来的行动不便,使陆铁伤处的肌肉变得枯瘦如同老树皮般。

    “真是老了。”陆铁轻轻拍着自己干枯消瘦的腿,自嘲道。

    听到老爸意气消沉的沙哑声音,陆少曦眼中热泪迸流,心中的恨意再次涌起。张玄昊!总有一天我要找到你,把你打成废人,让你尝尝我爸承受的这份煎熬!

    他偷偷抹去泪水,低声道:“爸,你没老,等我治好你的伤,你可以重新习武。我手里有最好的秘笈,一定可以让你变得比以前更强!”

    “你有这份心意我就很满足了。”陆铁摇头笑道,以为儿子这是在安慰他、给他希望呢。

    陆少曦也不解释了,认真道:“爸,你的手骨和腿骨已愈合了,但当时没接好,怕影响以后重新练功,我替你拉断重接,虽然我事先会用银针替你刺穴,但还可能有点疼,你忍着。”

    “银针刺穴?啊好。”见陆少曦真从衣袋里拿出一个针囊,陆铁不由惊讶起来,特别是见陆少曦运针如风,不过眨眼间,三十多根银针已准确地刺入完全不同的穴道中,手法之稳之准之快,让陆铁暗暗惊叹,而且银针刺了进去后,不但没半点疼痛,反倒有种舒服与麻麻的感觉。

    难道自己儿子真的跟着什么明师学习过医术?

    他正想着,忽然手脚骨折处传来一阵轻痛,原来骨头已重新被陆少曦用暗劲震断了。

    陆少曦有透视眼在,做接骨手续简直没半点难度,三四十秒,已将陆铁的断骨完美重接,然后掏出五品的续骨丹和六品的血莲金丹,让老爸内服外敷,又用按摩手法和银针刺穴帮陆铁断筋再续,最后给老爸服下了一小瓶用数十种珍稀药材、放在元气最盛处泡浸了二十多天才制成的昂贵药水,帮忙陆铁恢复肌肉与经脉的生机。

    不过一个小时左右,整个治疗已全部结束,陆铁那原本干枯消瘦的手臂、小腿,竟奇迹般地恢复如常,皮肤紧凑饱满,血脉顺畅。

    陆少曦舒了口气,拭去额头的汗水,笑道:“可以了,爸,你下床活动一下,注意别太用力,我再继续帮你理疗三天,你就会完全恢复如常人一样,可以重练武功了。”

    “真的?”陆铁不敢置信地光着脚下床,感觉到双腿那沉稳有力的支撑感,他一连走了十几步,感觉除了略略有些不习惯外,正常走路已完全没半点问题!他又试试了活动手臂,灵活而有力,竟似真的康复了八九成!

    “少曦,我不是在做梦吧?”陆铁激动得老泪直流,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

    陆铁终究伤得太久,陆少曦花的时间精力远超替海迪治伤,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看着老爸那喜悦的泪花,陆少曦忍不住也跟着热泪盈眶。

    闻讯而至的阮君萍望着眼前这一切,先是惊讶地愣了愣,随即也忍不住抹起了泪水。

    刚才她表面上陪着凛试衣服,又替凛安排床位,可耳朵一直竖起来听着陆铁这边的动静,心中惴惴不安,凛曾数次安慰说没问题的,相信陆少曦吧,可阮君萍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自己丈夫怕受不了这份打击,心底里终究是不安居多。这时满腔的不安、一年多来的苦闷,尽数化为欣喜的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

    一家人围着桌子包饺子,陆铁原本极少做这样的家务事,但这时双手恢复,也乐滋滋地学着做,凛也坐在陆少曦旁边,乖巧地帮忙,可能是人逢喜事,也可能是凛实在长得太漂亮可爱,阮君萍越看她越是喜欢,一直夸个不停,既夸小萝莉聪明懂事、手又巧、连选衣服的眼光也好等等,不时又数落陆少曦几句。

    陆少曦享受着这份家庭的温馨,也不去分辩,任由老妈唠唠叨叨。

    见阮君萍唠叨得差不多了,陆少曦才简单地把自己这四个月来的事说了遍,当然把去越北执行任务的事隐瞒了下来。

    陆铁和阮君萍听得目瞪口呆,自己儿子居然当上了雷霆学院的兼职老师?取得了菁英赛的第一名?在远州还有了座湖心岛和别墅?还开了间保安公司,手下有四五十号员工?银行里有数亿现金?连天扬书武馆也升级为一星半?

    夫妻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见陆少曦神色淡然,似乎只是在说着些无关轻重的小事,而凛也理所当然地点着头,还不时补充一两句,陆铁两口子这才不得不信。

    自己儿子似乎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间,变成了极了不得的人物!

    “爸妈,过完年您们就随我回远州住吧,湖心岛上我建了汇聚元气的阵法,可以使爸的练功进度更快些,妈您也可以延年益寿,越来越年轻漂亮!”

    陆铁两口子对视一眼,自己儿子连阵法都会布?

    与这些事相比之下,陆少曦身边跟着凛这个小护卫反倒并不奇怪了。

    ……

    陆家的小房子只有两个房间,阮君萍收拾了一下,让陆铁与陆少曦父子一间房,而她与凛一间房。是夜,等老爸老妈睡着后,陆少曦悄然溜了出门,他要先去简单地探一探那神秘的古代遗迹。

    “陆少曦。”凛无声无息地跟了出来,担心道:“你要去哪?”

    陆少曦若无其事道:“我就出去走走,见见老朋友。”

    “骗人,你是不是想去探索遗迹?那里怕有危险,我和你一起去。”

    见被凛猜中了,陆少曦干脆点头道:“我让猎鹰陪我去就行了,你身上有伤,留下来替我保护好爸妈。”

    凛伸出小手拉着陆少曦的衣袖,不舍道:“我伤好了大半,我……我要和你一起去!让猎鹰留下来!”

    陆少曦本不想同意,可见小萝莉神色有些紧张与落寞,一下子便想起她其实有些怕生,今天才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又与自己爸妈不熟,呆在他们身边怕真有压力。想到白天时凛舍生相救的情景,陆少曦心中泛起一股热流,他拉起凛的小手道:“好,你陪我一起去。”

    凛这才开心地搂住他的手臂。

    “猎鹰,替我保护好爸妈。”

    停在门口的猎鹰应道:“了解,ster尽管放心。”

    “走吧,凛。”陆少曦带着凛,如两只灵活的夜鸟,悄然消失在雪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