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好怀念的感觉
    陆少曦正要回答,忽然心生警兆,似乎被什么无形的目光窥视般。自从修炼了元气炼体术后,陆少曦的五感特别是第六感份外敏锐,甚至还在凛之上,他马上意识这是神识外放,有强者用神识监视自己!

    他心中一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飞快地用透视眼扫描整个三公里范围,赫然见到三公里左右的昏暗处,有个全身裹着黑色大衣、如同影子般的高瘦人影正悄无声息地注视着这边。

    监测雷达显示其实力境界为“???”,陆少曦不由倒抽了口凉气,要知道监测雷达目前已能判断出凝丹十重强者的等级,却无法显示这黑衣人的等级,那这黑衣人显然是通脉境的超级强者!

    陆少曦用透视眼掠过其面容,见是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脸色煞白发青异于常人,周身更萦绕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阴森气息,似乎修炼的是极妖邪的功法。

    这人就是幕后黑手?

    陆少曦无法确定,但知道要是这人出手,自己和凛必定完蛋!不知道刚才自己与凛的小声对话这黑衣人有没有听到,陆少曦马上朝凛使了个眼色,说道:“暂时不去了,等军方来了再说,以我们的实力想进入这个遗迹太困难了,而且危险也大。”

    凛极是聪明,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有异,点头道:“好的,不去就不去。我们回家吧。”

    陆少曦见她似乎想放出神识侦察四周,立时一把将她搂住怀中:“这里风大,凛你冷不冷?”

    凛忽然被他抱住,吓了一跳,小脸蛋不由得泛起了红晕,完全忘记了放出神识的事:“啊?我……我……”

    陆少曦悄然在她的后背写了个“不要放出神识”六个字,凛这才醒悟过来,马上点了点头。

    陆少曦把外套披在凛身上,柔声道:“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外面的确有些冷了。”他拉着凛的小手往故园小镇缓步走去,似乎丝毫没察觉到那通脉境超级强者的监视。

    好一会,察觉那黑衣人已悄然离去,陆少曦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谢天谢地,这黑衣人似乎真被自己蒙骗过去了。

    “没事了,凛。”陆少曦这才凑近凛的小耳朵边,把刚才的凶险低声说了遍,听得凛全身发冷。

    “难道那人是魔修?”凛神色紧张道。

    “魔修?”陆少曦也吓了一跳。魔修是特殊的武者群体,他们不服从管理局的管理,练习的功法也极为特殊诡异,而且多数都阴毒狠辣,像是以吸食人血为媒等等,一向为武林中人所不齿。但这些魔修普遍实力强于同等级的武者,行踪也诡秘,武林中人对他们极为忌惮。

    “这次遗迹探险要不还是算了,我怕你会遇到危险。”凛紧紧地握着陆少曦的大手,有些担心地说道。

    “嗯,我再考虑一下。”陆少曦心思转动,他其实还是很想进去遗迹找找宝藏、提升实力的。如果没估计错,透视眼异能只要入了遗迹就能正常使用,到时哪怕里面有什么机关陷阱也能应对自如,风险应该不大。

    而且刚才那实力恐怖的魔修听到了自己的话,多半以为自己会随军方入遗迹,要是自己提前一天,比如在年三十的深夜——那天阵法的防御估计也就比年初一稍强点——先和秦如绚、凛溜进去遗迹一趟,先把里面最好的东西收走,初一夜里再带军方的人进去取走剩下的宝物,这样既可以完成周上校的委托,也可以使这个魔修把注意力全转移到军方身上,自己悄无声息就可以拿到最大的利益。

    陆少曦并不担心这样做会替军方带来麻烦,龙夏军方的强大举世皆知,只要那魔修脑袋没进水,断不敢轻易招惹龙夏军方。

    凛以为陆少曦打消了进入遗迹的主意,暗暗地松了口气。她并不怕危险,但阵法机关之类她一窍不通,总有种劲儿无处使的感觉,怕自己在遗迹里面保护不好陆少曦。

    陆少曦见小萝莉脸有困色,不断地揉着眼睛,想到她怕是不习惯熬夜,便弯下腰道:“凛,这里离家里还有一段距离,我背你回去,你在我背上先睡一会。”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走回去……”凛不舍得放开陆少曦的手,可接触到他关切的目光,不由得小脸蛋微红,乖乖地趴在他的背上。

    陆少曦轻轻把小萝莉背了起来,加快了脚步。

    天上不知何时又开始飘下了雪花。

    “陆少曦,你的后背好大好温暖。”凛搂住陆少曦的脖子,舒服地把小脸蛋贴到他的背上。

    陆少曦笑了笑正要说“因为我是大人了”,忽然感觉似乎有两团小小的柔软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背上。他先是一怔,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有种异样的感觉。

    平时看凛穿着洋装和运动衫,曲线并不明显,可这样近距离接触,才发现这小丫头似乎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小丫头……

    陆少曦忍不住问道:“凛,你今年多大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十四岁了吧?”

    十四岁?你看起来最多也就十三岁吧?陆少曦无语道:“你怎会连自己多大都不知道?”

    “我……我没有小时候的记忆。秦家的人也从不和我说。”凛的声音在寒风中有些迷惘,更有些落寞。

    陆少曦怔住了。

    他有次私下问过秦如绚关于凛的事,秦如绚只回了一句“凛的事,还是她自己和你说较好。”

    因为秦如绚的这句话,陆少曦反倒不好问凛了,怕里面有什么不方便透露的难言之隐。

    今晚他纯属只是一时惊讶冲口而出,没想到听到凛这样的回答。

    陆少曦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那你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了?”

    凛点点头。

    陆少曦笑了,柔声道:“我是腊月二十九生日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这天也作为你的生日吧,我们每个生日都可以一起庆祝。你觉得怎样?”

    听着陆少曦温柔的声音,凛的眼圈儿发热,她用力地点着头,低声道:“嗯,以后我们一起庆祝生日!不过我可能过了不几个生日……”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低沉下去,以陆少曦的耳力在风雪中也听得不真切。

    “凛,你最后说什么?”

    “没什么,对了,陆少曦,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好不好?”

    “我小时候的事?好像没什么有趣的事。”

    “不要紧,我就是想听听。”

    陆少曦听着她撒娇般的声音,不由得轻笑起来,便捡了些小时候的事来说。明明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凛却听得津津有味。

    陆少曦不知怎的,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往事,那时他也曾这样背过一个极年幼的小女孩,哦,手里还拉着另一个十岁左右稍大的女孩,在雪夜里逃命,后来三人滚下山坡,他的头撞到石头上昏了过去,醒来时已在家中,似乎一切都像梦般。

    八年过去了,不知道那两个小女孩后来怎样了?

    他正想着,却听到凛像是呓语般小声道:“好怀念的感觉……”

    “嗯?凛?”陆少曦回头,却没听到凛的答话,用透视眼一看,小萝莉不知何时已趴在他的背上,甜甜地熟睡过去。

    这小丫头。陆少曦不由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