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少主
    “呼呼呼呼!”两只石盆大的大圆锤如同灵活翻飞的燕子,竟准确地飞向陆少曦、秦如约、陌心和凛!

    陌心剑术已达大家境界,她的剑尖如无数绽放的白花,变幻化无穷无尽的攻与防招数,似攻又似守,硬生生地把黑脸老者近半的压力抢了过去。

    凛的巨锤上裹夹着透骨的寒气,数次助力打力,硬轰向黑脸老者的大圆锤,金铁交鸣之声多半出自她的巨锤与黑脸老者的大圆锤。

    秦如绚全身雷电缠绕,无数的电火花如灵蛇般见隙便攻,双刀更是舞得密不透风,无数的刀影笼罩着黑脸老者。

    陆少曦则是双棍腾起灼热的火焰,无数的棍招声东击西,打左指右,成为最核心的战术指挥。

    四人已全力出手毫无保留,但实力差距极为明显,战场上的局面明显已倾向黑脸老者,陆少曦四人依然被打得节节败退。

    陌心娇叱一声,长剑挽起数点寒芒,奋不顾身地向着黑脸老者攻了过去。

    她精通剑法武学,整体的实力依然是四人中的最强者,只有她全力反攻,逼得黑脸老者回防,才能减缓其一力降十会的霸道大圆锤攻击,使秦如绚等三人有乘隙进攻的机会。当然,这样一来同样她也极容易陷入被黑脸老者击杀的危险中。

    但这时己方败势已成,她不拼命,四人都得完蛋!

    陌心剑影如风,幻化为无数流星,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凶悍杀着,饶是黑脸老者武功远胜于她,但不愿与她拼命,只得回锤防守。

    最敏锐地察觉到战局变化的是经历过无数生死之斗的陆少曦,他苦练数月的各项武技这时终于发挥出惊人的效果,他势如猛虎前扑,泛着火焰的万千火红棍影如天罗地网向着黑脸老者迎头罩下!

    正是遮天千变武技的至境绝技,遮天蔽日!

    以他此时强化状态下不逊于凝丹十重的实力再使出带炎属性的“遮天蔽日”,还加上了“瞬间暴击”的50%暴击加成,威力较之前何止提高了百倍!

    凛与他配合最为默契,巨大的铁锤带着骇人的寒气,如风车般向着黑脸老者的下路砸去。

    秦如绚双刀电光四溅,双刀泛起红蓝奇芒,无铸的刀气竟幻化为两道巨大的刀影,以一往无前的惨烈气势轰向黑脸老者。

    这是她唯一熟记在心中的武学,也是她第一次使出来的武学,秦家流传千年的“断章八式”中的“霸刀诀”!

    要是以三人的全力出手仍压不下这黑脸老者,奋不顾身抢攻的陌心就会陷入黑脸老者的反击危机中,不死也重伤,而少了陌心这实力最强者,余下三人的处境难逃败亡之危。

    “哐哐哐哐哐——!”金铁相撞之声不绝于耳,陆少曦的火金双棍最先与大圆锤纠缠在一起,黑脸老者之前曾数次与陆少曦的双棍硬撞硬过,心里已对其实力有了初步的判断,哪知现在再次以硬碰硬,他骇然地发现陆少曦双棍上传来的力量竟比之前起码强了50%!

    强者过招,一着之失就会陷入被动,何况是错误估计了对手的实力?黑脸老者原本只想着用三成实力对付陆少曦,其余用来对付陌心、凛和秦如绚,但他三成实力遇到陆少曦底牌尽出的全力一击,立时被压得腰身下弯,原本如虹的气势立告中止。

    就这么一刹那的时间,凛的巨锤已轰在他的小腹之中。锋锐的锤尖破不开其防御气墙,但已可以将他轰得连退数步。

    秦如绚的双刀刀影堪堪以无坚不摧的气势,向着他的咽喉劈落!

    这少女的双刀可不是开玩笑的,锋利无比,黑脸老者大骇,危急间只得抛下两只大圆锤,狼狈地就地滚开,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割头之险。

    陆少曦看得清清楚楚,双棍再次变招,一连两棍偷袭,正正打在黑脸老者的后脑之上,只是黑脸老者的防御力太惊人,只是被打得头晕眼花,但他全身黑气泛起,显然专注于防御,这时哪怕是陌心的剑与秦如绚的双刀,都休想再破开他的防御护罩!

    “按着原计划,走!”陆少曦一击得手不敢停留,带着众人急冲入幻境之阵内,向着大石门的方向狂奔。

    白脸老者一直没理会这边的战况,只是专心地研究石门上刻着的阵法符号,思索破阵之法,却没想到黑脸老者竟会被这四个无足轻举的鼠辈打败,他这才抬起头,却见自己的手下们死伤大半,余下的人也被猎鹰压制得连连后退,竟无一人去拦住陆少曦等人。

    白脸老者脸色一沉,正要出手,忽然幻境阵法再变,无数幻影丛生,他竟发现自己如同置身上地狱之中,到处是恶鬼呼喊,鬼卒索命,恐怖至极。

    白脸老者先是一惊,但接连拍飞几只恶鬼后就发现问题了。

    “雕虫小技!”白脸老者对阵法也有一定的研究,哪还猜不到这幻境阵已被人控制,他深吸口气,大喝顿脚道:“破!”

    刹那间气浪如潮水般扩散,所有的魑魅魍魉片刻间消失不见,但不过转眼间,幻像又生,这回却是身陷丛林,毒蛇猛兽张开血盆大口向着他扑将过来。

    “看来你能撑几回!”白脸老者刚才听出有人受伤吐血的声音,知道自己的破阵之法已震伤了施法者,不由心里冷笑,随手震开飞扑来的猛兽,再次暴喝道:“再破!”

    如此者一连五次,眼前所有幻象终告消失,那施法者显然已身受重伤,再无法调动阵法。

    白脸老者放声大笑,忽然感觉身边风声微起,随即“哐!”的巨响,诺大的石门已在他面前重新关闭。

    白脸老者先是怔了怔,再看看四周,除了己方的人马外,不但那四个鼠辈与机械人消失不见,连同那数十名俘虏也尽数不见了踪影。

    难道刚才有人趁着他和手下们身陷幻境,不但打开了大石门,还把所有的俘虏尽数救了进去?

    这……这怎么可能!刚才的幻境加起来的全部时间还不到一分钟!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一个年轻人带着几名随从大步闯了进来。他年约二十七八,神色高傲,长得不算英雄,但一身笔挺的军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隐约透出贵气与霸气。

    黑脸白脸两位老者一见年轻人,就像老鼠见到猫般,立时大气都不敢透,垂手道:“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