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百二十章 风上校
    军演第四天的中午,学生军在陆少曦的率领下稳步行进,距离藏有核弹头的区域已不到十公里了。

    期间学生军曾与敌人有过两次小规模的战斗,依然是大胜,敌军那边被淘汰四十多名老兵,不过这两次敌人的顽抗极为激烈,学生军也被淘汰了将近三十人。

    激烈的战斗使得学生们迅速地成长起来,子弹的消耗量开始减少,各队的配合也愈发默契,伤亡人数越来越少,目前学生军存活172人,而远州军方存活177人。

    学生军们收缴了大批火力强大的武器后士气高昂,气势如虹,大有要与远州军方百人主力大拼一场的意思。

    而在军演区域外的作战指挥部里,参谋长徐而立与几个军官同样被陆少曦的军事指挥能力震惊得目瞪口呆。他们甚至调出战场里的卫星监控录像,反复地研究着陆少曦指挥的这四场战斗。

    他们越研究,便越对陆少曦那料敌之先的察敌能力、不按常理出牌的战术能力感到叹服。

    有军官叹道:“我自问从军二十年,指挥过大小战斗不下三十余次,但遇着这陆中校怕也得败下阵来!”

    另一军官跟着叹道:“可惜他没加入我们远州军,不然与省城军区的大比拼我们就能稳操胜券。”

    “这事没法子,‘潜龙’相中的人,我们想抢也没法子抢!”

    现在陆少曦的中校军籍表面是挂靠在远州军方,这些高级军官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个军官脸有忧色道:“估计半日内陆少曦的部队就会与我军的主力相遇了,到时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要是我们的老兵被这群学生军打败了,传出去怕会笑掉别人大牙。徐参谋长,你看该怎么办?”

    昨天一早夏院长和周上校匆匆离去,还带走了郑海、麦中良等大半的高级军官,只留下徐而立参谋长和几个军官负责这次的军演,当然,主要是负责观察双方的表现、及时保护受伤或者被淘汰的学生、士兵退出军演区域。

    徐而立参谋长苦笑道:“还能怎么办?这次军演对于学生们和我们的兵士而言都是一场考验,何况我方军士无论在武器还是经验、训练上都远胜学生军,要是我们还再偏帮己方兵士,那才是饴笑大方。”

    众人正说话间,指挥部的大门推开,远州军三号首长陪着几个年轻人大步而入。

    这几个年轻人昂首阔步,气势不凡。最引人注目的走在最前面的男子,他身材挺拔,俊眉朗目,相貌英俊至极,年纪顶多二十四五岁左右,嘴角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像极了电视剧里那些贪杯好色的富二代花花公子,但他步履稳健,肌肉扎实,一看就实力极强。

    徐参谋长不知为何三号首长忽然出现,还带来了这些陌生的年轻人,连忙带着众军官起身相迎。

    三号首长示意众人退下,极客气地对那为首的英俊男子道:“风上校,这就是我们军演的总指挥部。”

    徐参谋长暗吃一惊,这年轻的英俊男子居然是上校军衔,岂不是与周上校同级?能在这个年纪就当上上校,实在不简单!

    被称为“风上校”的英俊男子看了眼那大屏幕上的数字,有些意外道:“哦?不是说雷霆学院的学生人数比你们出战的兵士人数要少?武器装备也要差得多?现在人数怎么反倒拉平了?”

    徐参谋长与众军官面面相觑,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三号首长咳了声道:“这次军演更多的是对学生们的考验,我们的兵士自然不会使出全力,有些退让才能让学生们得到更多的成长。”

    风上校微微点头,忽然问道:“对了,陆少曦被淘汰了没?”

    徐参谋长等人更觉意外,难道这风上校是为陆少曦而来的?

    三号首长离开了一天左右,不了解最新战况,目光便落到徐参谋长身上。

    徐而立赶紧答道:“陆少曦还没淘汰,目前他已当上了学生军的统帅,正指挥着学生军向着目标区域靠近。”

    “哦?”风上校明显提起了兴趣:“这陆少曦倒有些意思嘛。”他见到另一面屏幕上还在播放着卫星录像,他饶有趣味地看了片刻:“这场战斗是陆少曦指挥的?”

    徐而立不敢隐瞒:“是,正是他指挥的。”

    “有点意思。不枉我亲自跑来一趟。看来他的水平还可以,你们的兵士放水也放得明显些了吧?”

    听着他最后那句有些讽刺意味的语,三号首长脸上微红,他打了个哈哈道:“一切都是为了学生们得到更好的军演经验嘛。”

    ……

    侦察队的队员陆续回报,前方几公里发现敌踪,陆少曦想了想,却传令侦察兵向东南方前进三公里搜索,其余人原地扎营。

    张纯一直奉命跟在他身后,这时不由指着地图出声道:“陆大神,你怎么选择东南方?如果想找个理想扎营地的话,西南方的这个位置不是更合适?”

    “这里人多口杂,先去军用帐篷里说。”陆少曦一边用透视眼监视着四周的的动静,一边领着学生们到了第七队的休息帐篷。

    队伍有个休息用的大帐篷,但极为简陋,勉强可以挡风雪,各人还是要在里面铺上自己的睡袋才能抵御严寒。进入大帐篷后,陆少曦简单地划分了区域,让男女生分了开来,各自整理行李装备。

    陆少曦微笑道:“张纯兄弟,你所指的位置怕是有人想逼我们赶往这个山坡,一头扎入敌人的埋伏圈。”

    张纯嘴角泛起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道:“陆大神认为这是敌人特意给我们设的难关?所以才反其道而行之,偏要往东南方的这处树林移动,在林中空地扎营?”

    陆少曦也笑了起来,笑得就像盯着狐狸的猎人:“张纯兄弟觉得不妥?”

    张纯望着陆少曦的笑容,若有所思道:“如果我是敌军的统帅,这次设伏的地点应该会在东南方。西南方这个陷阱并不难猜出来,以特殊作战部队的聪明,应该会在西南方以扰敌,在东南方部署重兵。”

    “那我们要不要赌一下?如果我们在东南方遇到重兵,就当是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