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决一死战
    陆少曦一言不发地拿着望远镜看了好会儿,才转身对杜峻茂和典钦道:“休息结束,迅速传令集结队伍,敌人开始调动了。”

    杜峻茂与典钦很快领命而去,陆少曦将望远镜交给了张纯:“张纯兄弟,你看看敌军想做什么?”

    张纯接过,只见三公里外的树林忽然飞起了数十只惊鸟,他不由暗暗惊讶,那片茂密的大树林是核弹头埋伏的区域,按理说敌军已占领了这样的地利,应该慢慢搜索核弹头,并以逸待劳等着学生军自动送上门才对,为何现在出现这么明显的调动?看惊鸟飞起的先后顺序,张纯很快就推断出一个极出乎意料的结论。

    “敌人看样子是打算主力尽出,要与我们决一死战。这部署有些不合常理,而且他们怎会知道我们在这个方向?”

    现在学生军驻扎休息的地方在一处背风的山坡下,是陆少曦特地绕了一个方向,位于密林的西北方,便于从后面包抄偷袭敌军。但这回敌军不但忽然作出决一胜负的部署,还似乎清楚地知道学生军就在这里扎营,未免让人费解。

    只有陆少曦心里清楚,那风清洋上校显然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学生军的位置,怕他们转移位置,才迅速放弃了原主帅的策略,改为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打学生军一个措手不及。

    要是双方硬碰硬,学生军哪可能是这批主力老兵的对手?最好的结果就是大败溃退,最坏的结局是全军覆灭。

    这风清洋到底是什么人?手段果敢凶狠,接掌兵权后,只花了几分钟就慑服了那一百七十名老兵,而且军事部署出人意表,若非自己有透视眼,这回肯定会吃上大亏。

    陆少曦叹道:“之前四次大败,都是我们以多胜少、以奇制胜,现在敌军以己之长来攻我方之短,也是一个奇招。”

    “难道是指挥部有人向敌方泄露了我们的位置?”按着军演的规则,双方都不允许携带雷达等索敌装备,张纯略一思索,便得出了这样几乎接近真实的结论。

    陆少曦心中不由赞叹一声,他拍拍张纯的肩膀:“走吧,张纯兄弟,这场仗我们不能由着敌人牵着我们鼻子走,我们兵分两路,我带三分之二人往后面退,引开敌军主力,你和杜峻茂带着一批装备冲锋枪的兄弟开着雪地摩托绕路抵达那片树林,搜索核弹头。刚才我观察过了,敌人还没来得及搜索树林的东南角,核弹头在那里的可能性最大。”

    张纯马上明白陆少曦的部署了,他迟疑道:“这周围都是荒野,对方有雪地摩托,你如何能逃得过他们的追踪?”

    “这是我的问题,我自有法子,你和杜峻茂如果找到核弹头,就按原计划护送它到撤退点,不必管我们。”

    见陆少曦态度坚决,张纯也不多劝,点头便离开了。

    凛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奇怪道:“陆少曦,这张纯对你的态度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是吧?”陆少曦微微一笑,目光落在数公里之外不断地集结兵力向着这边全速赶来的敌军主力,很快就下了决心。

    你要决一死战,那就战!

    “凛,一会陪我去闯闯敌阵,敢不敢?”

    “好!”凛毫不犹豫便点点头。

    ……

    风清洋与三名部下分别坐在两辆雪地摩托上,带着一百多名老兵直扑西北方。

    替风清洋驾驶雪地摩托的年轻人嘻嘻笑道:“队长,你这手是不是阴险了些?通过指挥部确定陆少曦的位置,又用这些老兵去欺负那批学生兵。”

    风清洋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眼中却闪动着奇光:“我阴险?谁阴险还说不准。这陆少曦倒真有些古怪,我看他的行军策略,反应奇快,总有些许无法理解之处。换了我也无法做得这样完美,他就像有超级力、可以看透整个战场的布局般。这次我快刀斩乱麻,就是要试试他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能力!”

    “超能力?”年轻人的笑容敛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超能力的存在,国家就有一支超能特种部队,里面的人个个都有超凡的能力,像是能放出电磁场、意念移物、身体能再生等,只是这些能力比起通脉境的超级强者来说是小巫见大巫,到了通脉境能以气化形,做到的事远超寻常超能力,所以超能特种部队的地位远比不上他们潜龙。

    “我也只是瞎猜测,也不排除是陆少曦天生思维敏捷,能从细微的线索推导出敌人的部署。”

    “队长,你太高估陆少曦了,世上除了司元微将军,怕还没有谁能做到这点。”

    “不管怎样,我们先与陆少曦交交手,很快就知道真实情况了。”

    一百多名老兵开着雪地摩托,很快便接近了学生军驻扎的山坡,远远看到山坡上学生们正飞快转移,似乎打算撤退。

    年轻人笑道:“哦?看他们的动作,似乎也只是刚发现我们的突袭不久。”

    风清洋目光落在远处两条急速靠近的人影上,嘴角泛起了邪邪的笑意:“这陆少曦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居然单骑冲杀过来!所有人听令!举枪,瞄准陆少曦!射!”

    刹那间百多枚子弹如雨幕般向着靠近这边的陆少曦与凛洒了下来!

    ……

    侦察队的队员陆续回报,前方几公里都没发现敌踪,陆少曦这才挑了个透风处扎营,让学生们赶紧处理猎来的动物。

    张纯道:“陆大神,你怎么只搜索东南方?如果想找个理想扎营地的话,西南方的这个位置不是更合适?”

    陆少曦微笑道:“张纯兄弟,你所指的位置但你不觉得今晚这钟声响得太及时?正好在暴风雪将至的这个时候,怕是有人想逼我们赶往这个山坡,一头扎入敌人的埋伏圈。”

    张纯嘴角泛起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道:“陆大神认为这是学院特意给我们设的第一道难关?所以才反其道而行之,偏要往东南方的这处树林移动,在林中空地扎营?”

    陆少曦也笑了起来,笑得就像盯着狐狸的猎人:“张纯兄弟觉得不妥?”

    张纯望着陆少曦的笑容,若有所思道:“如果我是敌军的统帅,这次设伏的地点应该会在东南方。西南方这个陷阱并不难猜出来,以特殊作战部队的聪明,应该会在西南方以扰敌,在东南方部署重兵。”